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快穿】反派是个撒娇精 > 误入杀戮孤岛的小可怜×杀戮游戏岛主(8)
 
后颈的软肉被冰冷的指尖扼住, 男人强迫地抬起温凌的下巴逼他与自己直视。

“说话。”

温凌身体抖若筛糠, 咬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星翌或许早就察觉到自己想逃了, 所以干脆将计就计看看自己想做什么。

“凌宝儿很喜欢逃跑”顾星翌捏着温凌后颈的手向下游移抚摸着他的腿骨:“如果打断了腿,应该就乖了吧”

“不要!!” 温凌吓得连忙伸出自己的小手握住顾星翌的, 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顾星翌眯着眸子目光在温凌的脸上打量着。

他的小家伙总是这么单纯的让人想要发笑, 示弱装乖, 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盘算着怎么逃跑。撒谎的时候手会下意识地攥紧, 那张粉嫩的小嘴儿在说想要和牛奶的时候, 衣服都已经捏皱了。

“撒谎的时候,可不能紧张的捏衣服。” 顾星翌的指尖轻轻抵在温凌的眼角轻轻摩挲, 他看着温凌因为害怕一点点睁大的眼睛,笑意越发浓重。

顾星翌松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温凌, 随后把人拖着臀部环着膝盖窝, 抱小孩一般把他搂在怀里。

他站在硕大的广场中央, 面朝着不远处孤岛的森林。

“新一轮的游戏已经开始了。 从这里走到码头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你觉得以你的能力, 能安然无恙地从他们的手里活到抵达码头么”温凌身体又是一个激灵, 上一轮游戏时在海边遍地的尸体还历历在目, 他连躲着都已经万分艰难, 怎么可能完好无损地活着走到码头。

他太天真了。

“要试试么我给你一个放你走的机会,从这里 一直沿着向西的方向走就能抵达码头, 如果你有命活着登上船的话--温凌,我放你离开。”

温凌看着不远处巨大游轮的剪影, 眼眶忽然有些发酸。 根本就不可能走过去的, 那个灌木丛里一如最开始那样,藏匿着无数的人。

只要自己敢迈出去半步, 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冲上来把自己撕碎。 6210510451

“去吧。”顾星翌松开手,要把温凌放下来。

温凌死死搂着顾星翌的脖子, 说什么都不肯下去,直往他怀里钻。

“不要!我不要下去!!”顾星翌的眼睛轻轻睨着他: “不是想要离开么,怎么又反悔了” 温凌摸着眼泪轻轻啜泣,他趴在顾星翌的 怀中服了软:

“那还走么”

温凌摇了摇头,眼睛红的像只小兔子。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 顾星翌抱着人转身回到了巨大的庄园里。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如果你还是想跑的话, 我就会把你送进游戏场地。” 顾星翌吻了吻温凌的发顶:们杀掉,是吗”温凌回想起那些人手中握着尖锐的武器逼向 自己时狰狞的模样,快速摇了摇头。

“只有我才能保护你,温凌,依附我, 你会得到任何你想要的。” 顾星翌的嗓音低沉又蛊惑, 像是在引诱他不停坠落。温凌没有回答, 只是搂着顾星翌的手臂又紧了紧。

是夜, 温凌一个人坐在床上望着外面的景色怔怔出神。

这个时间,岛外面的人都在做什么呢

是刚结束加班准备吃点夜宵, 还是已经洗完澡进入梦乡了呢 不知道。

他已经进入这个孤岛两个月了, 和外面的世界完全脱轨。

忽然,温凌猛地想起了一件事。

他蹑手蹑脚地翻身下床找到了自己一 直以来带着的那个双肩背包, 拉开拉链的找到书包内部的暗格, 温凌心脏剧烈狂跳着。

黑色的手机正安静地躺在里面, 这是他担心出去玩手机没电特意带的备用机。

有了这个他就可以联系外界了。

温凌只觉得手臂都在发麻僵硬, 这个手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无论如何也不可以被发现。

把手机小心翼翼地放回暗格, 温凌仔细的拉好拉链,随后重新躺回床上。

这个手机实在是意外之喜,温凌开始失眠了。

他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森林, 心中除了忐忑更多的事恐慌。

难道要一辈子都被关在这座岛上吗想想外面没有尽头的杀戮和扭曲的游戏, 温凌就止不住浑身发凉。

“让我看看,是哪只小兔子还没有睡觉”

温凌被吓了一跳,他回过头, 发现郁泽渊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你,你怎么没睡觉” 温凌结结巴巴开口问道。

郁泽渊的唇角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来看看有哪只小兔子不听话,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被我抓住的话, 可就直接吃了。”忌惮, 一万个人里最后活下来的胜利者, 绝对厉害到恐怖。

“我睡不着”

郁泽渊眯了眯眸子:“怎么,很想离开”

当然想离开!

温凌心里大声回答,可面上却违心地摇了摇头: “走不掉的。”

“如果,我帮你呢”郁泽渊歪了歪脑袋, 语气忽然带了些诱惑。

温凌瞬间警惕起来, 他想都没想直接摇头拒绝: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不会走的。”

通过之前, 他可以看出来郁泽渊和顾星翌的关系似乎并不是特别好。

顾星翌是这座岛的岛主, 那么郁泽渊和他应该就是雇佣关系。

一旦没了利益牵扯, 两人很容易就会反目成仇的。

郁泽渊恐怕也有自己的目的,他在这座岛上除了依附顾星翌没有任何的能力, 如果真的被利用了,他会死的很惨。

即便可以离开这个诱惑对温凌来说无比心动, 他也依旧咬死不啃松口。

郁泽渊看着温凌像只躲在自己洞穴里不肯出来的胆小兔子,眼底划过晦暗的光线。

他勾着唇角语气颇为遗憾:单手撑在温凌的身侧, 郁泽渊浅色的眸子在黑夜中尤为潋滟:

温凌看着郁泽渊扬长离开的高挑身影, 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郁泽渊为什么要帮他, 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 温凌最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他们之间的波诡云谲不是自己可以参与的, 在这之前, 他还是老老实实待在顾星翌身边吧。

自从住进了这座庄园, 温凌没再经历过食不果腹的日子。

顾星翌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的给他准备食物。

从房间出来下到一楼, 温凌看着已经坐在餐桌的顾星翌, 连忙小跑过去。

“昨晚没休息好” 顾星翌看着温凌眼下淡淡的青黑,问道。 坐在顾星翌身旁的椅子上点了点头: “有点失眠。”

顾星翌眼底划过一抹若有所思,随后颔首: “先吃东西。” 吃完饭,顾星翌揽着温凌的腰肢把人抱到了广场的高台上, 这里的视野宽阔, 可以看见不远处游戏场上的一切。

此时海边正在打架,温凌看着他们手中捏着刀, 发狠地朝着对方刺去,吓得面色惨白。

“啊啊啊啊!!!刀穿过其中一个人的身体,血液喷涌而出, 温凌失声尖叫出来。

顾星翌适时捂住温凌的眼睛, 清冽的嗓音冷漠又残忍: “这就是这里的游戏规则,温凌,依靠我, 你不需要经历这个。”

温凌只是死死握着顾星翌的手腕, 嘴唇咬的泛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要回去0乌呜呜,阿翌,我要回去!” 温凌的眼泪一颗颗落下, 打湿了顾星翌的手掌。

这一声阿翌明显让顾星翌的心情极度愉悦, 他抱着温凌坐在了那把椅子上, 把他的脸强行掰到与自己对视。

“乖宝儿,以后都要这么叫我。”

温凌红着眼圈又脆生生叫了一句:“阿翌, 我不想看见他们杀人,我要回去!”

顾星翌吻了吻温凌的眼皮, 语气颇为无奈的纵容:“好, 不会再让你看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过度吓到他的小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需要让温凌明白, 这座岛上的一切规则都属于自己, 乖乖呆在他的身边,才是最优解。

“下周,我会带你离开出岛。”坐在沙发上, 顾星翌的语气淡淡,他看着温凌的脸, 没有错过一丝一毫的表情。间就抬起头, 他拼了命让自己看起来平淡一些, 可眼底的希冀却怎么也藏不住。

“怎么突然要出去呀”

顾星翌慵懒地倚着沙发用手拄着头: “你不是很想出去么刚好带你出去玩玩儿。 ”温凌激动的手都在发抖,他有些结巴, 试探性地开口问道:“那, 那我用不用带一些行李, 或者我可不可以把之前的包带上我的东西都在里面呢。”

顾星翌弯着嘴唇,说出来的 话几乎让温凌面色上的血液快速褪去, 整个人都变得惨白一片。

“当然,不把你那个黑色的手机带着, 出岛以后怎么能方便逃跑呢”

他捏着温凌的下巴, 眼底带着近乎把他摧毁的恶意。

“我说的对吗,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