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 72 章(VIP49)
 
说实话如果不是这房子走近了看到一个十字标志, 不会有人觉得它是医研所。

为什么要把医研所建在这里?

他觉得这个地方,不像是个正经的医研所。

纪峰却笑着跟他解释道:“老板别害怕,这里有个医学疯子, 他就是觉得这里清静,不会被人打扰, 才会来这里的。”

阿桑没再多想, 不过这样的副本, 他也并不害怕。

当年他曾一个人深入毒穴, 和几十个人斗智斗勇, 都能全身而退。

这样的小地方, 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纪峰却很大方的开了门,说道:“除了后院你不能去, 那边是那疯子的地盘儿。”

里面有很多医学仪器,还有那个年轻人。

好在那个年轻人多数时间都在睡觉, 不说话也不吵闹,乖的很。

阿桑也没表现出半分好奇, 只是跟着他去了他们的小仓库。

的确有不少山货, 都是各种菌类, 还有非常难得的黑虎掌菌。

单单那一袋子,足有十几斤, 收货价就得好几千。

阿桑非常了解这些山货的行情,当即也没犹豫,收下了他所有的山货。

纪峰还挺高兴的, 说道:“我们俩没事儿的时候就进山采摘,下次要是还有货, 还出给你怎么样?”

有了这万把块钱,他能吃顿好的了。

来这大山里那么多年了, 连顿红烧肉都没吃过,倒是各种药材不要钱似的买。

他觉得自己都不如昏迷的那年轻人待遇好,至少为了保证他的营养,每次他醒来的时候都有肉吃。

不过纪峰倒也不在意这些,那个孩子跟他儿子年龄差不多,也是个晚辈。

他是生无可恋了,活一天算一天,混日子罢了。

阿桑给了他一张名片,说道:“好,那如果还有什么货,就直接打我电话吧!”

说着他把东西放到了自己的后备箱,并暗中观察那片不能进入的区域。

并打开手机,拍了一下这个医研所,发给了谢琪。

并附带了一句话:“私人医院还没查,遇到一个可疑的医研所。”

谢琪并不能从医研所里看出什么,只回复道:“先探探底,还是尽快去那家私人医院看看。”

阿桑回道:“明白。”

毕竟他先接金老板的单子,得先把纪峰这件事处理好了。

谢琪又给他回了一句:“辛苦阿桑。”

阿桑也非常喜欢和谢琪合作,因为给钱很痛快,只是目标很不明确。

他一直在找一个人,那人只有一张照片,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身份信息。

这世间黑户的人不少,可是没有任何身份信息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有时候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谢先生脑补出来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天才等同于疯子,他也曾见过类似的疯子。

可是谢先生却是个很正常的人,并没有发疯的征兆。

阿桑很奇怪,但也只能依照着他给自己的资料去寻找。

把东西放到后备箱后,头顶却又传来一声炸雷。

于是准备离开的阿桑开始犹豫,手里夹着烟说道:“唉,这天又要变了啊!”

纪峰抬头看了看天,神态里也是有些犹豫。

他们从来没让人在这里留宿过,因为这边藏着一个不□□。

见纪峰不说话,阿桑不动声色,说道:“这雨看来不会小,我得赶紧走了。万一遇上山体滑坡,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纪峰的良心终于过意不去了,说道:“别,你还是别着急走了。那云压得那么低,你这走到半道儿上就得下下来。我这边地势还挺高的,要不你在这儿凑和一晚上得了。不过,你只能在前院呆着,不能去后院。这里毕竟是个私人医疗研究所,里面有很多珍贵的仪器。闲人免进啊!而且老疯子的脾气特别古怪,要是让他看见了,还不知道怎么发疯呢。”

阿桑不好意思的笑道:“哟,这怎么好意思呢?会不会太打扰了?”

纪峰说道:“我在你那儿蹭吃又蹭喝的,正好这回咱俩抵了。”

阿桑见状,立即从自己的后备箱里拎出一堆速食品和真空包装的肉食,说道:“那我也不跟您客气了,这些吃的喝的,今天晚上咱们就把它们解决了吧!”

纪峰的眼睛开始发亮,只见阿桑又拿出了一瓶白酒。

这下纪峰的心情就更好了,虽然这些年来他一直隐居在这里,可有时候也真想念外面的生活。

就是儿子没了,家也没了,他总觉得生无可恋。

j市,苏默言画好设计图后,便让叶鸿鑫帮忙找会做这种炉子的人。

但是这个炉子的设计过于巧妙,它既要能用电,又要能用木炭,还要可以旋转。

问了好几家做炉子的,都没有人会做。

还是叶鸿鑫的妈妈看了以后,说她知道有人会做,便拿着设计图去找人了。

叶妈妈一有空就过来帮忙,也不要工钱。

没办法,苏默言只得给叶鸿鑫涨了工资。

只是随着夜幕降临,苏默言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又越发的不对劲了。

别的还好,就是觉得皮肤表面有些热烫。

上次是来的太突然,这次竟然是缓缓而至的。

他用体温计量了一下自己的体温,也没有发烧。

但是这种热烫的感觉,却是一阵又一阵,从体内涌上心头。

苏默言要疯了,为什么会这样?

他算了下时间,这次距离上次也才半个多月。

要是频率那么高的话,莫如深这小身板儿能撑得住吗?

原著里虽然没对原主身体上有什么过多的描述,但这种需求特别大也花了重笔墨来写。

应该也曾隐晦的提到过,在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晚上都需要。

而且,需要好几次才能缓解心中的渴望。

如果真发展到这一步的话,苏默言觉得自己大概是不用活着了。

而且这件事万一被莫老爷子知道了,自己这张脸怕是也不用要了。

希望今天晚上能挺过去,尽量不要把莫如深祸害的太厉害。

这样想着,苏默言便推着莫如深回了卧室。

最近收工越来越早,因为他这边有的单品,外面美食街都有了。

如果这边收工了,大家也会去外面买。

无它,主要是两边味道差不多。

苏默言每天都会去巡查品尝,各方面口感和品质都把控的非常好。

慢慢的他会把这边的停掉,只用于研发新品。

还有用于培训的场地,这边也显得小了些。

不过暂时还能用,等到和小泉的比塞结束后,他打算去弄个专门的培训场地。

一边琢磨着下一步的发展,苏默言一边推着莫如深去了浴室。

还好还好,今天的情况不像那天那么糟糕。

洗完澡后苏默言也并没有难以自制的去碰莫如深,而是给他吹完头发后,便躺回了床上。

他抬起胳膊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若有似无的,并没有特别浓郁。

可能要持续到一个顶点,才会促使自己产生那样的想法。

苏默言决定快点睡觉,不论如何先熬过今晚再说。

然而事情总是不让他如愿,闭上眼睛十分钟后,他又重新把眼睛睁开了。

明明入秋了,为什么还是这么热啊啊啊!

他打开空调,又重新躺回去。

片刻后,身体是凉爽了,心仍是静不下来。

整个人又开始陷入一片空白里,除了那件事,他什么都不想了。

不,他还想莫如深,上次和他发生过关系的人。

虽然身体极度渴望,脑子里却只想他一个人。

终于,他睁开眼睛,并未开灯。

而是借着窗帘缝隙里的月光,将莫如深推到了床边。

看着月色下他那张英俊的脸,苏默言觉得自己对他的深情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这他娘的是什么鬼,明明白天的时候我还和他泾渭分明。

这会儿却觉得他这儿也好看,那儿也好看,连植物人的状态都显得那么难能可贵。

我他妈的疯了,大概x虫上脑就是他现在这个状态。

苏默言一边哭着怀疑人生,一边毫不手软的把莫如深剥了个干净。

一边剥还一边碎碎念:“反正有了第一次,就不怕有第二次,你说是不是啊莫如深?你别紧张啊!上次我们不是配合的挺好的吗?就……我尽量,不把你用的太过分了……”

到后面,苏默言说话已经不成句了。

但是真他娘的痛快啊!

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步原主的后尘了,不知道以后该怎么跟他们解释。

自己现在这么有钱,养几只小狼狗应该不过分吧?

不过进行到最后,他仍然进入了一个头脑空白的状态。

明明尚未尽兴,却已经躺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苏默言眼睛半睁着,整个人的状态开始游离。

而刚刚一直被吃脐橙的莫如深的睫毛却微微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如同上次一样,他才是迷茫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随即,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

他的大脑瞬间恢复清醒,且此次醒来,他的腿很快就恢复了知觉。

莫如深活动了一下腿脚,才终于起身,看向侧躺在那里,似乎进入一个空白状态的漂亮青年。

他伸出手,在他的脸颊上蹭了蹭。

鼻端香味越发浓郁起来,躺在那里的青年似乎透着难挨着痛状。

莫如深终于倾身上前,与他十指相扣,并缓缓在他耳边蹭了蹭,低低问道:“你……叫小言,对吗?”

问完这句话,莫如深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巨锤狂擂。

莫如深闭了闭眼睛,大概猜到自己之所以会醒来的原因。

都已经两次了,这件事不可能只是巧合。

可他的大脑现在却思索不了别的,只想解救这个躺在那里的漂亮青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