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 67 章(VIP44)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昨天老大明明醒了啊!

而且他们交流了一整天, 他还吩咐了自己很多接下来要做的事。

刚好纪峰查的也有点眉目了,但是看来这件事和纪峰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因为他自从离开了j市,就没再回来过了。

而离开了j市就没再回来的纪峰被对面的男人喷了一脸口水:“你懂什么?曾经有人只是诋毁了一下这个人, 谢琪就整的人家破产。如今他这副生不生死不死的模样,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

纪峰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我感觉这样太疯狂了, 关的越久, 谢琪的报复只会来的越多。收手吧, 你想让你这些研究都毁于一旦吗?”

男人颤抖着手开始吃药, 一边抖一边说道:“我必须要留着他, 才能活。因为他昏迷前曾经写过信, 但是只写到了一半。应该是没来得及,但他清楚的说过, 不可以让谢琪找到他。另外还有半句话,被血糊住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 好像匆忙间写下的,事情却没来得及交待完就陷入了昏迷。

纪峰皱眉:“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男人说道:“是他不让提, 我得听他的。”

纪峰:……

说着男人将一张照片投映到屏幕上, 说道:“你看, 他写的。”

纪峰:“你现在怎么又不听他的了?”

男人急了:“他这么一昏迷就是十几年,让我怎么继续听他的?有效期都过了!”

俊美青年的字迹非常漂亮, 但是显然写的非常急迫。

内容是:不要让他知道我的现状,我很快就回来。把……

能看清的内容只有这么一句,后面的字迹就被血糊住了。

男人吃完药后终于不那么抖了, 只是说话变的有点慢条斯理:“这个他,只能是谢琪。把什么?我不知道, 姑助就把他给藏在这里了。”

纪峰:……

你他妈能不能再轴一点儿?

这都十九年了,确定谢琪不会发疯?

他现在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这儿, 他要是知道,怕是这个医研所都保不住了。

男人看出他的意思,说道:“所以我只能寄希望于他醒过来,只要他醒过来了,让他自己把理由说给谢琪听。”

纪峰不懂他的脑回路,只得由着他去,只希望他不会连累死自己。

不过也无所谓了,当年他自杀,如果不是这人,自己怕是也死了。

但是苟活的这些年,也挺没意思的。

就是天天看这人发疯,然后冲着昏迷的青年唉声叹气。

有一说一,这青年和自己儿子年纪差不多大,但是长的是真好看。

难怪谢琪对他一往情深,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陷入昏迷这么长时间。

就算醒了,还一副失了魂的模样。

纪纲问道:“你没给他仔细的检查过吗?他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男人道:“查过啊!我这儿什么仪器没有?该查的都查了。”

纪纲道:“那我觉得你查的还不够仔细,就……那方面查过没有?他和谢琪在一起那么多年,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男人一跺脚,指着纪纲骂道:“你知道什么叫避讳吗?他一个受,我要是乱碰是要被剁手的!”

纪纲:……

这老头儿真的轴到家了,他没办法和他沟通。

但他对医学的狂热,真的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此人是华国器官克隆第一人,只是因为这种性格,把路越走越窄。

窝在这个医研所里,看不到任何希望。

罢了,人各有命。

纪纲生无可恋,反正能活一天是一天。

小院儿里,苏默言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决定亲自□□苏哲。

叶鸿鑫也跟着过来凑热闹,说道:“师父,这是我二师弟吗?”

苏默言:……

苏哲:……

这倒好像还确实是,满打满算他亲自带的徒弟就这俩。

叶鸿鑫是第一个,苏哲是第二个,叫二师弟倒也没错。

苏默言说道:“行,今天我们就先学习一下,奶茶的制做方法。”

苏哲说道:“那我需要做什么?哎小言你今天这个项链很好看呀!在哪儿买的?”

苏默言:……

就这种工作态度,还想开奶茶店?

苏默言一脸严肃的说道:“上课时间,不要打断老师说话。”

苏哲:……

“哦,好的。”

苏默言又吩咐叶鸿鑫:“去买木薯淀粉,如果没有,就买木薯。”

不过木薯作为巅峰之王,应该不难买到它的加工品才对。

果然,叶鸿鑫说道:“好的师父,我知道哪儿有卖木薯淀粉的。”

说完他便转身,朝市场里跑去。

刚跑了几步却被苏默言叫住:“等等,把你二师弟叫上,一起去买。”

苏哲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苏默言道:“嗯,你对自己的身份定位非常准确。”

苏哲抱怨道:“哎呀我比那小dd大那么多,叫二师弟怪不合适的。”

叶鸿鑫还和他斗嘴:“那有什么不合适的?先入门者为长,以后不论师父再收多大年纪的徒弟,我都是大师兄。”

苏哲无语,说道:“好,大师兄,那我们去哪儿?”

叶鸿鑫道:“去对面的市场采购,对就是那个市场。”

苏哲花容失色:“哎呀太阳那么大,幸亏人家涂了防晒,是不是该打把伞呢?”

叶鸿鑫:……

“要不你还是回家当少爷吧?”

苏哲道:“我只是随口说说,又没说不去,快走啦大师兄!”

叶鸿鑫被这个大师兄叫的心情舒畅,说道:“我带你认识这个市场,这里很大,是我们这片老城区最大的市场了。因为有这个市场,我们这片的经济最活跃。”

苏哲以前根本看不起这边的所谓的经济,但是自从和苏默言的关系越来越好后,也渐渐理解了。

毕竟这边苏默言一天的流水就十几二十万,说实话,哪怕是在苏家,一天十几二十万也不少了。

虽然这些多数都会分给商户,但苏默言自己的摊子一天收入也好几万了。

这样算下来,他一个月至少能赚一百万。

苏哲惊呆了,那这么说来,第一家奶茶店,利润肯定也不会低吧?

一想到这里,他的干劲儿就十足起来。

和叶鸿鑫一起,一人扛了一袋木薯粉回去。

另外还有一些零碎的材料,也一一购买。

东西虽然多,但是买起来倒也方便。

他开始理解为什么苏默言的生意做的那么顺利了,干餐饮就守着大市场,多么得天独厚的条件?

等到一切食材都买完了,苏默言才正式开始教。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在外面众多学员面前讲大课堂。

小吃和奶茶毕竟不是一个体系,对于苏哲来说,这也算商业机密。

却没有阻止叶鸿鑫,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觉得叶鸿鑫这个孩子还挺靠谱的。

而且妈妈也经常过来帮忙,不要工钱,说是只是为了锻炼锻炼。

苏默言知道,她是为了还苏默言的人情。

不过苏默言并没把这当成人情,照常给叶鸿鑫每个月发工资。

叶鸿鑫也没有独立出去单干的意思,一直在给苏默言管外勤。

难得有个值得信任的人,苏默言就把他留身边了。

他看着眼前他们给自己摆好的食材,洗净手后说道:“我们今天做最基础的珍珠奶茶,珍珠奶茶,首先要做珍珠。”

一听这个,叶鸿鑫就知道,单单是食材就要准备好多。

脸上还有点小得意的对苏哲说道:“师父做的食物,配料都麻烦的很,做出来的全是精华。”

苏哲一脸恍惚:精华啊……

脸上开始泛红。

苏默言:……操啊,这条大黄鱼!

幸亏叶鸿鑫还小,听不出什么。

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今天我们要做的是黑糖珍珠奶茶……”

“首先,拿出我今天让你们准备的食材。这种古法传统黑糖是特别健康的,尤其适合女孩子。所以我们的珍珠奶茶,会特别受女孩子的欢迎。记住,尽量不要用白砂糖,红糖次之。食材的配比也非常关键,黑糖,木薯粉,水的比例最好是2:1:1。当然,我们还是以实践为基准……”

说着他开始配比黑糖和木薯粮,而后将黑糖清水煮化熬到粘稠,放到一旁冷却。

又补充了一句:“一定要完全的晾凉才可以,否则木薯粉容易结块。”

待到黑糖稀完全冷却后,苏默言开始往里面均匀的倒入木薯粉。

苏默言一边小剂量的加入木薯粉,一边用力十分均匀的搅拌着,直到把白色的木薯粉完全融化到糖浆里。

苏哲一脸羡慕的说道:“小言,你的手好稳哦。”

苏默言一脸无语的看着他,说道:“你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把那些黄色废料都扔出去。”

苏哲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说道:“不好意思啦,习惯了……”

叶鸿鑫一脸的迷茫:“你们在说些什么?”

青山疗养院里,金亦已经用所有的仪器把莫如深该检查的都检查了个遍。

可是仍然得不出结论,为什么老大昨天明明醒了,今天却又重新陷入了昏迷。

好在他忍住了,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老爷子。

否则的话,老爷子又该忧心忡忡了。

悄悄躲在玻璃后面观察孙媳妇的老爷子:哎呀我孙媳妇真好看,躺着的那个臭小子真有福气啊!

金亦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他万分迷茫的时候,突然看到莫如深的脖颈后面,有一粒颜色已经淡化的吻痕。

他稍稍扒拉开对方的衣领,突然发现后面还有几道抓痕。

金亦:!!!!!!

他好像突然知道了了不得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