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 58 章(VIP35)
 
苏哲下意识的扭了扭腰, 说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有什么不好?”

阿桑他就非常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苏太太反问道:“有什么不好?你竟然觉得没什么不好?你知不知道,现在那些人都在背后笑你啊!”

她就搞不明白了,她的二儿子原来虽然是废物了些, 随她那个没用的老公。

但至少也像她老公一样, 风流潇洒,英俊帅气。

如今倒好, 把自己整的娘唧唧的, 走路还扭来扭去!

她本来觉得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他有必要受的全世界都知道吗?

苏哲着急回去见阿桑, 说道:“反正在妈妈的眼里, 我上不如我哥有能力,下不如小语讨人喜欢。我就是没用, 变成什么样又有什么关系?”

他仿佛是破罐子破摔了,但是不用讨好任何人,这种感觉也挺爽的。

而且他不用去讨好阿桑,他现在这个样子,就是阿桑最喜欢的。

苏太太气道:“你就不能学点好的?就算你想找男人, 我也不反对。但是你能不能找个有能力有背景的?那个阿桑就是个开健身房的, 跟他来往的也是一帮不入流的下等人。你跟下等人在一起,还要不要未来了?”

苏哲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他妈妈,问道:“妈, 什么叫下等人?阿桑怎么就下等人了?你知不知道阿桑他……”

他本来想说,阿桑他已经和谢琪合作过了, 跟他来往的怎么可能是下等人?

再说阿桑说了,人就不是分三六九等的, 小学生都懂的道理,为什么他妈妈就是不懂。

但是他又不想说这些了, 因为如果他说了,那他妈妈可能就会像期待苏默言一样,期待阿桑。

如果阿桑又没有达到她的期待,是不是也会像苏默言一样,成为她的弃子?

苏哲越想越失望,越想越失望,眼睛红红的说道:“妈妈,我为什么会生在这样的家庭里!”

苏太太被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质问道:“什么叫这样的家庭?苏家这样的家庭哪儿配不上你了?”

苏哲问道:“您的三观,是怎么塑造而成的?”

这句话,阿桑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这么问过。

苏太太却嗤笑了一声:“什么三观?三观是钱塑造的!没有钱,哪儿来的三观?”

苏哲彻底失望了,他起身,哭的梨花带雨,说道:“妈妈,您这样是不对的……”

但是他没有阿桑那样的能力,无力改变他妈妈的看法。

说着他看了一眼他妈妈脸上的表情,转身迈着小碎步跑了出去。

苏太太:……

她真是搞不懂,二儿子一个大好青年,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苏哲跑出去后直接打了个车去了阿桑家,扑进阿桑的怀里就开哭,哭的像个两百来斤的孩子。

阿桑知道,他哭成这样,哄是没办法哄了,便直接拖到了床上,酱酱酿酿起来。

这边苏默言的豆腐却已经成型了,他揭开豆腐上的石头和木板,以及盖住豆腐的纱布。

混杂着豆香的白嫩嫩豆腐,便出现在了眼前。

胖婶儿道:“小苏这豆腐,炖起来肯定特别好吃。”

老张头道:“我猜小苏做的肯定不是炖豆腐,他的美食向来和家常菜是有所区分的。”

莫如泽也带着两只小尾巴在旁边围观,都想吃香喷喷的豆腐。

苏默言神秘一笑,说道:“大家看看就知道了。”

苏默言把压结成块的豆腐切成小块,又取来一个新木箱。

然后铺一层干净的稻草,铺一层切好的豆腐,直到把所有的豆腐都放进去。

众人一脸的迷茫,为什么要把好好的豆腐放进稻草里?

这样的话,不就焖坏了吗?

胖婶儿提出了自己的质疑:“长毛了可怎么办哟?”

苏默言立即对胖婶儿说道:“对,我们就是让它长毛!”

众人一脸的惊悚,接二连三的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它长毛,那不就坏掉了?”

“坏掉了就不能吃了吧?”

……

苏默笑神秘一笑,说道:“要的就是让它坏掉,不过这个坏掉,可不是不能吃的坏掉。越坏掉,越好吃。”

油炸臭豆腐这个东西,就是越臭越香!

众人越来越迷茫了,为什么要吃坏掉的食物?

在他们的印象里,坏掉的食物就该扔掉了。

苏默言又把那一个个的木箱子,搬到了背阴通风的储物间里。

那个储物间在阳面,是十分完美的做臭豆腐的环境。

放好以后,苏默言拍了拍手,说道:“好了,接下来我们只要静待三五天。等它发酵好了,臭豆腐就可以吃了。”

众人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叶鸿鑫问道:“师父,臭豆腐一听就非常臭,为什么还要吃它?”

苏默言一脸诲人不倦的模样,细心教导道:“你没吃过臭豆腐,吃过奶酪吧?它可是比奶酷的营养价值还要高,蛋白质,大豆异黄酮,植物性乳酸菌,维生素b12……而且从中医的角度来讲,臭豆腐性平、味咸,归胃、脾、大肠经。不但能消解胀气,健胃健脾,甚至还有养颜护肤的作用。常规人群,都可以吃。不过由于它含有的盐和嘌呤比较高,所以建议三高患者以及中老年人尽量少吃。当然,偶尔吃上个一两次还是没问题的。”

众人被苏默言唬的一愣一愣的,余大姐问道:“中医啊?这可是老祖宗的东西,咱都不知道了。”

苏默言这才想起来,这个架空的世界,连中式美食都无了,更何况是中医。

而且在大家的心目中,仿佛中医比美食更高大上的样子。

所以刚刚苏默言拽了几句中医的词汇,直接让大家对他的敬佩提高了好几个层次。

苏默言还怪不好意思的,他其实也不懂中医,只是老院长对食补和食疗有些研究。

每次都会跟他们念叨一下,哪类食物归哪个经,对人体有怎样的效果。

苏默言好学,全都记了下来。

一听大家这么夸自己,立即清了清嗓子,说道:“总之,大家对食物,也要保有敬畏之心。它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赖以生存的源泉。”

掌声再次响了起来,苏默言很想捂脸。

自己何德何能,当得起大家这样的敬服。

而与苏默言这里画风完全相反的苏哲那边,刚是春光泄洪了。

他抱着阿桑的胸肌,眼角还残留着泪痕,哑着嗓子说道:“下次我还想吃。”

阿桑逗弄他:“嗯?用哪儿吃?”

苏哲作为整部小说里第二黄的人,竟然也会脸红了。

小声逼逼道:“你不是明明知道,还问,故意让人家害羞嘛。”

阿桑笑了,说道:“好,晚点给你吃,满意了吧?”

苏哲脸颊热烫的点了点头,说道:“那……那要不,我去我弟弟那边,给你买点吃的过来?”

阿桑道:“不用,你休息吧!”

说着他起身,去浴室冲了个澡。

苏哲也洗完了澡,裹着浴巾手里拿着遥控器,吸了吸鼻子说道:“阿桑,我不想回家了,那个家让我觉得窒息。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觉得,因为以前的我也是这样的。”

阿桑对他笑了笑,说道:“所以,你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没有背过那些道德标准吗?”

苏哲迷茫的说道:“我读的国际学校,不知道有这些。”

阿桑点了点头,心道原来如此。

他在自己的运动手表上操作了两下,说道:“我去打一下健身桩,你要不要一起?”

苏哲捧着脸颊,说道:“好呀好呀!我要看你打桩!”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被阿桑吸引,就是在他的健身房里看到了他打健身桩的背影。

真的太帅了,太帅了。

然而更帅的,是他转过身来,正对上自己的大咚。

想着想着,苏哲又流出了口水。

健身桩是阿桑自己发明的健身器材,可以对全身的肌肉进行锻炼。

他的拳击馆,健身房都有这种设备,他自己家也有。

苏哲每一次被约打桩的时候,还以为是那个打桩。

其实阿桑不是随便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也不会和自己做那种事。

他突然又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在家里不受重视,至少在阿桑这里可以得到他全心全意的爱。

苏家,苏太太是真的要气死了。

苏凛回来以后就拉着他一直喋喋不休:“你二弟真的太不像话了,你说他能干点什么?现在跟那个开健身房的天天鬼混在一起,哪怕能替你搭把手,也算他有良心!”

苏凛今天的心情看上去竟然还不错,上前对妈妈说道:“别管他了,妈,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

苏太太的脸上露出喜色:“是不是陈小姐答应订婚了?”

苏凛皱眉,说道:“妈,陈家的事就不要想了。再说她肚子里怀着一个女人的孩子,我心里也过不去。”

苏太太叹了口气,说道:“的确,毕竟不是你的骨血,妈妈也觉得隔应。”

而后又问道:“那到底是什么好消息啊?”

苏凛说道:“谢琪答应见我了!”

苏太太的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真的吗?”

龙安庄园,谢琪拿着手机,放大着手机上的照片。

而在他的桌面上,摆着林青玉的照片。

青玉人如其名,雨过天青色,公子如玉般。

他的爱好很奇特,喜欢穿着中式的长衫。

而在他的左侧偏后的脖颈上,有一粒淡红色的小痣。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巧合的事。

他刚刚去苏默言那里蹭饭,苏默言的后脖颈上竟然也有一粒一模一样的小痣。

而他一时间没忍住,偷偷拍了张照片过来对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