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 56 章(VIP33)
 
被苏哲成功激起一身鸡皮疙瘩的苏默言停下手上的动作, 对叶鸿鑫说道:“鑫子,你来。”

昨晚叶鸿鑫已经看苏默言做过一遍了,也稍微掌握了点技巧。

磨豆腐要磨挺长时间的, 苏默言便让大家各自去忙。

等会儿苏哲走了, 他再继续教大家。

一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一边对他说道:“进来坐会儿吧!”

苏哲又问道:“哎?我能不能叫阿桑一起进来坐啊?顺便, 在你家小凉亭里点个冷锅串串。”

苏默言皱眉, 转身朝这几天刚搭好的小凉亭走去, 说道:“随便, 付钱就好。”

苏哲道:“你看看你, 真是掉进钱窟窿里了,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样呀!”

苏默言十分痛苦的说道:“我以前也不知道, 你竟然受了以后会崩人设崩的那么离谱。”

苏哲却道:“可是阿桑说我这样很可爱呀!”

苏默言:……

他是什么时候从一个渣男,变成恋爱脑的?

不过不重要,只要他不做坏事,苏默言就不会和他作对。

苏哲低头发信息,把车上的肌肉男阿桑叫了下来。

阿桑见到苏默言后十分礼貌的对他点了点头, 说道:“苏老板, 幸会幸会。一直吃你家的食物,想不到能和你坐在一起吃饭。认识一下,我叫阿桑, 是开拳击馆的。”

说着他递给苏默言一张名片,看上去好像确实是个正儿八经的生意人。

肌肉练的也相当大, 原来受了以后的苏哲审美倒是正常。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阿桑说话做事挺得体的。

没有那种, 苏哲身边那些让人不舒服的人给他的不适感。

便转头对其中一个小商贩说道:“余大姐,端一锅串串过来。”

余大姐应了一声, 回头去端了一锅冷锅串串过来。

阿桑谢过苏默言,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吃东西,也不打扰他们。

苏哲却冲阿桑挤了挤眼睛,阿桑对他笑了笑,继续吃东西。

苏默言问道:“你打听到什么了?说来听听。”

苏哲叹了口气,捏着兰花指拿了串毛肚,说道:“其实呢,说起来可能你会伤心。我也不知道当年爸妈领养你,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已经在阿桑面前替你打报过不平了,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爸妈,我不好多说什么。”

苏默言想知道真相,也不是想报复,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

他无语道:“不用铺垫这么多,直接说原因就可以了。”

苏哲的眼神有些闪躲,问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谢琪?”

苏默言皱眉,心里咯噔一声,突然就有点担心。

苏哲这个时候提起谢琪,怕不会是知道了点什么?

他有些心虚的问道:“为什么突然提起谢琪?”

苏哲道:“那天我听刘方元说,你想打听苏家为什么要领养你,就去问了一下我家十几年前辞退的女佣。她在我家做了七八年,突然就被辞退了。我猜想,应该跟你的事有关。不过我事先说好了啊!这件事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和我合作。但是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了,阿桑不喜欢我这样。”

苏默言特别意外的看了正在认真吃东西的阿桑一眼,难道恋爱脑突然找一个三观正的对象就有那么大的转变?

他不是很懂,也不是很想懂。

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行吧!你说吧!我既然答应过会合作,就一定会合作的。”

苏哲得到他的承诺后,便继续说道:“我从那个女佣口中得知,当年你出生的那家私人医院,有一个女人也刚刚生了孩子。我妈妈抱着小语和女佣一起在医院的公园里散步,听到小凉亭后面有人在交谈。其中一个女人说,我妈对面那个病房的女人也生了个儿子,但是男人不肯要。对方问为什么不肯要,那个女人就说那女人出身不好,进不了豪门。”

苏默言听到这里突然就精神了,原来自己的身世竟然还挺高贵的啊?

不过想想苏家人对他的所作所为,他突然又觉得,出身豪门也未必是好事。

苏哲接着说道:“我妈在凉亭里听了半天,才知道原来对门病房里的那个孩子是谢琪的。但是谢琪并不知情,那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去找他。后来有一天晚上雷雨交加,我妈半夜被一阵很大的动静给惊醒了。但是她不敢出去,直到天亮了才出去看。结果发现对面的病房里围了一堆警察,那个女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地上一滩血。”

“本来医院和警察商量,是要把你送去孤儿院的。但是我妈妈……你也别多想啦,妈妈她当时……可能真的是觉得你可怜,才决定收养你的。”

苏哲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他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他还能不了解?

如果不是因为她事先知道了苏默言的身世,怎么可能会想领养他?

她当时打的主意,应该是把这个孩子养到成年,宠着他惯着他,让他离不开自己。

成年后再告诉他自己的身世,让他回到谢家,再和谢家搭上根深蒂固的关系。

这样的心机,苏默言没想到竟然是苏太太能想出来的。

他对苏太太的印象,一直是个野心极大头脑简单的花瓶。

苏默言非常怀疑,像这样的情节,不是她这样的女人可以想到的。

或者自己还是不够了解她,再或者,这里面肯定还有苏哲没有打听到的东西。

不过苏默言没有问这些,而是问道:“哦,那她们后来是不是确定我不是谢琪的孩子了?”

苏哲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说了你可别难过哈,其实一个人的出身代表不了什么。阿桑说了,他爸爸虽然坐牢,妈妈是个农民,但他一直积极向上。白手起家开了好几家拳击馆,真的超厉害的你知道吗……”

苏默言:……

他现在知道哪里出问题了,苏哲这个人,会把某一种人设贯彻到底。

原来他的人设是渣男兼炮王,所以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男女朋友。

可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在自己的各种骚操作下,苏哲竟然换了性向。

受则受到了底,还触发了恋爱脑技能。

可能也是他比较幸运,遇到了一个三观和道德标准都比较高的人。

希望阿桑真的可以彻底改变他,毕竟苏默言穿书后,苏哲还没有做出过任何伤害他的事。

见苏默言不说话,苏哲立即住了嘴,说道:“我……继续说你的事,就那个……那个女的嘛!嗯……对不起,那是你妈妈。我们后来查到她的名字叫林美怡,但是林美怡的身份……比较尴尬。她是酒吧的陪酒女,我妈猜正是因为她陪酒女的身份,所以谢琪才会不接受你。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谢琪只有过一个男朋友,根本没跟任何女人有过关系。”

关于这一点,苏默言早就知道了。

他看向苏哲,问道:“所以呢?”

苏哲继续道:“所以我妈妈就有点怀疑,如果谢琪真的只有过一个男朋友,那他怎么可能会有儿子?所以……”

苏默言问道:“你们悄悄验了dna?”

苏哲惊悚道:“那怎么可能?那可是谢琪啊!谁能弄得到他的dna?所以我妈就去查了那个女人,发现她那个阶段的确交往过一个男朋友,但并不是谢琪。那个男人赌博喝酒□□,赌输了回来还要打她。是她自己跟别人吹嘘自己生了谢琪的孩子,所以我妈才会误会。但是我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你都已经……”

过惯了被苏家人宠着的生活了。

苏默言倒是对自己的父母没有太大的想法,不论他的父母是谁,都不影响他继续好好过日子。

苏哲见苏默言沉默,以为他伤心了,说道:“你也别难过了,其实……我觉得,你现在就挺好的呀!”

苏默言却开口问了他另外一个问题:“你的意思是说,那天晚上发生一些奇怪的声响后,林美怡就不见了?”

苏哲点头道:“是啊!有人说半夜那个男人来找她,找她要钱还赌债。她不给,男人就把她拖走给……”

苏默言:……

这他娘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既然林美怡失踪了,那么他的身世仍然不能确定。

毕竟十几年前的一桩玄而又玄的往事,苏默言是从来都不相信这就是真相。

除非有足够的证据摆在他面前。

而且就算林美怡是他的亲生母亲,遗弃了自己那么多年,除非她有自己可以接受的苦衷,否则自己不会认她。

就像上辈子自己的亲生母亲找回自己,为的竟然是给她爱情的结晶捐造血干细胞。

苏默言捐了,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永久断绝母子关系。

其实,他也是个狼灭。

苏哲见他一直沉默,竟直接摘下了自己的手表,塞到了他手里:“好了好了,这个是你一直想要的。给你了,别哭行吗?你小时候一哭谁都哄不住,只有打我一顿才能停下来。不过,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打就算了吧?”

苏默言一脸无语的把他的表还回去,说道:“你别闹,对了,关于你查到的林美怡的资料可以给我一份吗?”

苏哲打开包,把一个文件袋递给了他,说道:“你和你妈妈长的不太像哎……难道像你爸爸?”

苏默言无语,突然想到一件事,因为谢琪曾经说过自己像一个人?

说曹操曹操到,不远处,谢琪的车刚好停在了苏哲车的旁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