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 50 章(VIP27)
 
莫如泽为了不让爷爷伤心, 上前把电视给关了。

这两天他也陪伴着爷爷住在了这里,还有莫如沁闹腾着,老爷子的心情倒也愉快。

只是今天看到了莫白丁发布的寻人启示, 难免会不痛快。

莫如泽正在想着怎么安慰老爷子的时候, 社会我龙哥却道:“如果能吃几串冷锅串串,我的心情可能就可以好起来了。”

莫如泽:……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爷爷竟然也爱上了美食。

大概是经历了那么多, 知道自已能活的时日无多了。

既然偷来了这些时光, 也就不再在意那些让他痛苦的事了。

能活一日, 就享受一日的幸福。

这个心态让莫如泽稍稍放下了心, 出门给爷爷挑串串了。

苏默言见老爷子能吃能喝心态平和,也便放下心来。

只要己方阵营人员身体健康, 他便可以放下心来去和那些人做斗争了。

苏家,苏太太的茶话会又如期举行了。

如今苏太太真的是人缝喜事精神爽,一边打牌一边夸赞道:“陈家的千金小姐就是不一样,不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是一等一的。跟我们家苏凛啊……别提多般配了!”

身边的太太们也跟着附和着:“是啊是啊!苏凛本来就是一表人才,和陈家千金真的是男才女貌, 金童玉女啊!”

刘方元的妈妈在最下手, 最近她心里有点不太痛快。

本来她儿子和苏哲在一起她还挺高兴的,谁料那个苏哲说受就受了。

但是她又不能说什么,毕竟苏家现在真是如日中天。

这又要和陈家的千金订婚了, 是她这种普通人羡慕不来的。

好在有她这些年拍马屁的功劳在,苏家还能给她儿子一些工程做做。

想到这里, 刘母立即眉开眼笑的说道:“这不是巧了吗?我昨晚还梦见金童玉女抬花轿,我就说怎么平白无故的做这好梦。敢情是我这好姐妹, 又有喜事临门了。话说起来,当年我做同样的梦, 还是你和妹夫订婚的时候。这下好了,这桩喜事十有八九又是成了。”

刘母这张嘴特别好用,每次她一开口说话,就拍的苏太太心里非常舒爽。

这也是为什么,苏太太身份水涨船高,仍然留她在身边的原因。

比如不动声色的喂牌,刘母打出一张,苏太太瞬间和了。

她眉开眼笑的说道:“哎哟我的好姐姐,你就是我的福星啊!那就借你吉言,希望下个月的订婚宴,可以进行的顺顺利利的。”

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明白,陈家这个婚事,是她们家高襻了。

如果不是那个陈小姐……

不过不重要,反正他们家找也不是个儿媳妇,不过是个人脉罢了。

陈家可是比之前那些小门小户,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他们说话间,苏凛回来了,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苏凛刚刚得到了九哥的消息,说是苏默言终于撑不住了。

他们打算再使点手段,减少他们的客流量。

苏凛刚刚交待九哥,让他自已看着办。

反正这种下三烂的手段,他们这些道上的小混混多的是。

苏默言却神态轻松自若,他大概能猜到他们会用小手段来对付自已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用的手段,会不会比他之前的竞争对手更卑鄙。

不过苏默言都交待下去了,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告诉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却安静如常。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九哥觉得他老大苏凛订婚之际,不适合搞那么大的动静。

这个消息还是他通过红毛套出来的,红毛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

仿佛破罐子破摔一般,竟然发奋学起了拉面。

半个月的功夫,竟真能拉出一碗正常粗细的拉面来。

苏默言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却没想到红毛竟来向他投诚了。

这倒是让苏默言十分意外,他问道:“你们道上混的,不都是非常讲义气的吗?”

红毛却把手机交给了苏默言,说道:“我不知道别的道上的讲不讲义气,九哥是不讲义气的。他说我帮他做事,会给我一万块钱,给我妈治病。可是已经一个月过去了,他一分钱都没给我。我妈的病拖不起了,还有半个月我就能出师了。小苏老板,我知道你早就发现我们了,也是故意把菜谱放到桌子上的……”

其实红毛很聪明,他竟然能发现自已在盒子上系的白头发。

但他好像也还是把菜普交给九哥了,也许他真有苦衷,苏默言却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信任他。

苏默言笑了笑,说道:“哦,所以呢?你就因为这个,弃暗投明?你觉得一个背叛过旧主的人,值得信任吗?”

红毛抿了抿嘴,终于开口道:“我本来不想说的,那天跟你们一起过来的那个黑帅黑帅的少年,是我弟弟……”

苏默言:!!!!!!

红毛解释道:“不是亲弟弟,是我堂弟,是我亲叔叔家的弟弟。我叫叶鸿鑫,他叫叶鸿飞。他说……说您的弟弟莫如泽去我家后看到我妈的情况,二话不说把他这次竞赛的奖金都留给她了。我不该相信九哥,也不该把你的菜谱交出去。我不值得你信任,但是……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赚够我妈看病的钱,就去自守,再慢慢把因为我而使你造成的损失补上。”

万万没想到,这世间处处有巧合。

其实红毛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实际上黑帅黑帅的少年把他拉到弄堂里打了一顿。

打完以后又把他拽回家,让他看了一眼他妈妈的情况。

结果他妈妈就从破布包里拿出来三千块钱,说是小飞那个叫莫如泽的同学给她的。

苏默言心道这个臭阿泽,你做好事就做好事吧,还瞒着我。

我就算再不明事理,也不至于因为你做好事而批评你吧?

红毛还把手机交给了他,并调出自已和九哥的聊天记录:“他们打算在苏家订婚仪式后开始搞你的摊子,具体细节已经发给我了。”

苏默言接过他的手机,直接被九哥的骚操作给震惊了。

只能说人性的底限是个无底洞,当你觉得它已经是极限的时候,又会有人来刷新你的三观。

九哥就是这样,苏默言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不过……这倒也无所谓,他把手机还给红毛,说道:“让他按照流程来做就可以了。”

这话让红毛十分惊讶,问道:“按照……流程来做?苏哥,您是说真的吗?”

苏默言:……好家伙,哥都叫上了。

他笑了笑,说道:“你觉得,九哥一直在我对门儿跟我叫嚣。我是没办法起诉他,还是不敢跟他叫板?”

红毛皱眉,想到他们这边的相关法律,感觉好像也不至于纵容九哥到这一步?

红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好像苏老板一直在纵容九哥?

而且他故意把菜谱放到桌子上给自已拍,这不是姑息养奸是什么?

看他的智商也没有太笨,苏默言才道:“有些人天天在你面前蹦哒,你要做的不是把他赶走,而是摁死他,不让他再有任何在你面前蹦哒的机会。”

红毛抬头看向苏默言深不可测的眼睛,问道:“哥,你说怎么做!”

九哥就是个薄情寡义的人,红毛真的失望透顶。

如果不是因为他说跟着他会有一万块,能让自已的母亲去治病,自已也不会一路走歪到这一步。

苏默言笑了笑,说道:“你有前科,暂时不会交给你重要的事。不过,既然如此,不如明天就喊你一个小伙伴过来,把你们九哥的第一场演一下吧!”

红毛点头如捣蒜:“好的哥,我这就去安排!”想不到这么快就从苏哥变成了哥,这家伙过于机灵了点儿。

虽然良知尚未泯灭,但是苏默言还是打算先观察他一段时间。

收拾干净以后,苏默言便把摊子交给了别人。

抬头看看天气,莫如泽那臭小子也该回来了。

晚上他得和莫如泽谈谈,虽然他知道小学霸有自已辨别是非的能力。

也知道他那个校霸同学是肯定没有问题的,红毛也并不是无可就药的孩子。

但未成年人做事不和家长沟通,这就很有问题。

以后如果悄咪咪把事儿办了,万一孩子不小心走了弯路,他作为监护人也是揪心。

苏默言一边在厨房做饭,一边操碎了心。

夕阳西下的时候,莫如泽终于回来了。

可能是莫老爷子被接回来了,小学霸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不过他回来第一件事还是去厨房和他嫂子打招呼,一脸俏皮的说道:“嫂子,你猜我今天考了第几?”

又到月考的时间了吗?

苏默言却是一脸严肃的对他说道:“阿泽,跟嫂子来趟房间。”

莫如泽开始心虚,那件事不会被嫂子知道了吧?

而隔壁的莫老爷子此刻也正坐在轮椅上,抬头望着天边的晚霞。

他唇角微动,眼神却是深邃不见底的。

大花臂透着王霸之气,寸头更是彰显着他的大哥风范。

他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正是苏默言之前给他买的老年机。

说实话用惯了之前的定制手机,用一下老年机也挺不错的。

此刻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莫老爷子点开信息,鼻子淡淡轻哼了一声。

随即点开那条信息,是个手机号。

他直接点击手机号拨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三声被接了起来。

对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莫总。”

莫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显然有些不忍,却还是说道:“西蒙,有件事要交待你做。”

夕阳西下,天要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