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 18 章(五个大字:嫂子美食档。...)
 
果然亏心事不能做,做了就容易心虚。

他给莫如泽擦了擦唇角,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发来信息的是个陌生号码,对方的语气很莫名奇妙:小言,我知道你讨厌我,但苏家对你有养育之恩,至少要把这个恩情还上吧?

一时间,苏默言没反应过来发来信息的是谁。

但仔细想过以后,他终于想起来了,发来信息不正是苏默语吗?

他好像要出国了,考上了一个国外不错的大学。

本来苏默言也是要去读大学的,现在的情况就是嫁进了莫家。

苏默言抬手就想把苏默语拉黑,因为原著里这段的剧情十分的让人作呕。

第一次苏哲半强迫原主与他发生关系后,又私底下给他发了很多暧昧信息。

本来已经很痛苦的原主,终于再一次忍不住被他诱骗。

盛装出席了苏默语的生日宴,却与苏哲在楼上的休息室里和苏哲苟且了一整天。

还被苏哲把过程录了下来,动不动就截一段发给他,告诉他自己当时有多浪荡。

原主既羞愤难当,又无法自拔,毕竟他真的很爱苏哲。

所以一看到这个请柬,苏默言就扔进了垃圾筒里。

赴约是不可能赴约的,这辈子也不可能赴约的。

但是一看到苏默语这个阴阳怪气的语气,苏默言就气不打一处来。

就好像这次的生日派对如果他不去,就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其实这个名声对他来说倒也不重要,白眼狼也比被强日要好得多。

可是他在拉黑苏默语时却突然改变了主意,忽然唇角勾出一个弧度,回了一条信息:“去的话也行,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苏默语的信息很快便回了过来:“你尽管提出来,你知道的,我从不与你争抢,不论任何时候都会向你妥协。”

看完这句话后苏默言给气笑了,心道你是不和我争抢,你他妈要的是我的命啊!

一天到晚装小白莲圣母,去国外呆三年回来捡个男主的漏。

什么精心照料,全心呵护。

你早这么精心照料,怎么不自己嫁给莫如深呢?

非要找替身干什么?

他唇角噙着冷笑,给苏默语回了条信息。

苏家,苏默语收到信息后脸上露出了十分难以理解的莫名奇妙。

他歪了歪脑袋,拿着手机下楼去了。

这会儿苏家的人都在家,苏哲的伤大概是好了,正岔着腿躺在沙发上。

苏凛则在看一叠资料,满意的说道:“这季度翻倍了,有莫家的帮助,果然如虎添冀。”

在一旁插花的苏太太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枉费她和莫二夫人虚与委蛇,又是陪笑脸又是受她的气。

看到这些利润后,苏太太觉得是值得的。

苏默语也一边下楼,一边笑着对他们说道:“恭喜大哥,你真的越来越像一方家主了。”

苏凛抬头,看到苏默语的时候,脸上立即露出了宠溺般的笑容。

苏太太更是放下手上的花,起身去给他倒了杯果汁,说道:“大夏天的,快来喝点西瓜汁。”

苏默语接过西瓜汁,乖巧道:“谢谢妈妈,嗯,好甜。”

喝完果汁后,他才说道:“大哥二哥,妈妈,苏默言答应过来了。”

三人同时朝他看了过去,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而后他们又都了然了,毕竟苏默言从小就和小语比。

什么都要比小语好,什么都要让小语先低头。

既然是小语亲自请他,那么必然在他那里认为是小语先低头了。

这样不论是面子还是里子,他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只是三人又同时露出了难过的表情,尤其是苏太太,她上前抱了抱苏默语,说道:“宝贝,每次都要委屈你,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对不起你了。”

苏默语仍是一脸的微笑,说道:“妈妈您在说什么?我们苏家,是要走上巅峰的。我受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等到苏默言有朝一日把自己作死了,他就可以来捡现成的了。

毕竟照顾植物人这种事,自己这双画画的手怎么适合呢?

刚好他要去国外上学,三年后,正是那件事的交叉口。

苏家母子真的对这个小儿子委屈求全,又聪契无比的特质给彻底征服了。

苏太太拉着他的手,说道:“如果不是你们兄弟三个,我们苏家怕是自此要走下坡路了。”

虽然当初她是别人眼里的嫁进豪门,但那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

苏家是靠着她公公爆发起来的,而后接触的都是高门子弟。

打从嫁进了苏家,原本在小圈子里骄傲自满的她被频频教做人。

所以她才会经常在家里办茶话会,把儿时的一些玩伴请来,享受她们的吹捧。

到如今终于扬眉吐气,把之前那些和苏家同样高度的小门小户踩在了脚下。

就连顶层的豪门,都要给她一个面子。

搭上莫家这条线,真是走对了一步大棋。

苏默语眼含笑意,乖顺里透着睿智:“是我们苏家气运本该如此,当然,还有哥哥们的努力。”

最重要的,当然是我明里暗里给苏家助的力了。

否则就凭苏默言作天作地的性格,苏家怕是要被他连累死。

只希望二哥可以努力一点,早点把苏默言搞定。

可能他也只是一时生气,不过没关系,只要明天他肯来,自己自有办法对付他。

但一想到苏默言那莫名奇妙的要求,他的心里就忍不住犯嘀咕。

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过不重要,只要知道,他最后的结局是死就可以了。

发完信息后,苏默言便给莫如深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出门忙自己的事了。

结果一出门就发现,小院儿里又排起了大长队。

原本满满两盆的青椒,此刻已经少了大半。

排在后面的顾客开始着急:“要没了吗?没了吗?老板限个量吧!让我们都尝尝。”

胖婶儿见队伍还在增长,立即对刚出门的苏默言道:“小苏你快让大家别排了,就算一人两根也不够卖了。”

苏默言立即站到了队尾,阻止大家继续排队,并好脾气的劝道:“明天再来吧客人,明天我一定多做点。”

来晚了的食客七嘴八舌的问苏默言:“嫂子,茄合还有吗?明天能做点茄合吗?”

还有人问:“肉夹馍下午不供应吗?我们下午晚上的也想吃。”

“嫂子不考虑多雇几个人吗?或者干脆干个店吧!”

“您这托管干着也没意思,还不如专注做美食呢是吧嫂子?”

……

苏默言满头黑线,只得说道:“您放心吧,明天我一定尽量满足几位。这样,我们明天下午三点准时供应,大家尽量早点过来。茄合青椒都会做,还会再推出一个新品。至于专门开店的事,目前来讲还不太现实。毕竟我男人需要我照顾,一时间半会儿也离不开人。”

这时队尾有个年轻人开口道:“嫂子不考虑请护工吗?我们医院有专职的护工,可以照顾植物人。如果嫂子需要,我可以帮忙问问。”

苏默言一听,立即问道:“哦?可以帮忙做复健吗?”

小年轻道:“能,复健擦身喂食喂水按摩,他们是专业的,这些都不在话下。”

苏默言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可以给我个联系方式吗?”

小年轻给他一个名片:“嫂子您给我打电话吧!今天晚上我回去就给您联系联系。”

苏默言一脸感激的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

对方摆手道:“嫂子客气啥!能帮到你,不也是帮我们自己?我们就是想吃嫂子做的菜,护工到位了,嫂子不就能专心做菜了?到时候,我们也就不用排那么长的队了。”

苏默言对现在别人一口一个嫂子的说话方式已经习以为常了,强装着欢喜道:“原来是人民医院的赵医生!您说的对,以后我肯定会努力做更多的美食回报大家的。”

排队的众人也高兴极了,没排上队的也看到了希望。

然而外围的一个胖胖的男人,却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了。

苏默言则从厨房里拎了一袋刚刚的烤青椒灌蛋,递到了青年医生的手上,说道:“赵医生,没别的好东西招待您,这是我刚刚做的,您拿去尝尝。”

没排到的顾客羡慕的看着赵医生,恨自己没办法帮到嫂子。

赵医生嘴上推辞着,手上去迫不及待的接了过来,笑眯眯道:“哎呀嫂子你可真是客气,真的不用,真的不用!”

没排上队的顾客:呵呵。

好在排上队的顾客,每人都买到了两根,一根青椒塞肉,一根青椒灌蛋。

拿上美食,大家嫂子长嫂子短的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嫂子也十分的心满意足,因为今天一天,他卖了足足两千块。

除去成本,一共赚了一千五。

胖婶儿和老张头也欢天喜地的一人分得了一兜子的好吃的,这大概就是内部福利吧!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中时,一个胖胖的年轻人敲响了小院儿的栅栏门。

苏默言三人出门一瞧,只见四个人抬了个大招牌站在外面。

胖胖的年轻人一脸热情道:“嫂子好,嫂子,我吃过您的美食后真的是念念不忘。见您这儿也没有招牌,便给您送了一个过来。”

苏默言的唇角羊癫疯般的抽动着,只见招牌上写着五个大字:嫂子美食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