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 15 章(还真他奶奶的腿儿的脸大!...)
 
走在最前面的苏太太被甩了一身污水,她捂着鼻子往后退,高跟鞋踩到了莫二夫人的脚。

二婶杀猪似的嚎叫了一嗓子,一把推开了苏太太。

苏太太一个没站稳,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如果不是苏哲扶的快,怕是她身上得挂点彩。

但是身上的衣服是幸免不了了,都被甩满了污水和泥点子。

又由于胖婶儿的行动力太迅速,以至于那些保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直到莫二夫人一屁股摔倒在地上,保镖们才终于动了。

一开始苏默言有些错愕,直到胖婶儿的拖把头子被一个保镖给按住,他才忍不住开始担心。

结果胖婶儿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把抱住前排宾利的车轮子,撒泼道:“我看你们谁敢动我,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些人要是敢动我一根指头,老婆子我不把你们这一排车讹下来我就当没在道上混过!怎么着?你还敢拉我?……哎呀快来看呐!欺负我孤老婆子没人管呐!一群人仗势欺人呐!有钱人真是了不起呐!”

苏默言:???

胖婶儿,您老下次再准备这么干的时候,记得提前和我打声招呼啊!

保镖们一个个的也不敢上前,生怕那老太太真有个什么好歹。

苏哲可能是对上次苏默言那一脚有了心理阴影,也不敢上前来。

他把苏太太扶起来,就躲到了后面。

唯有莫二婶一脸气急败坏道:“哪儿来的疯婆子?乡下泼妇有没有点素质?”

胖婶儿冷笑道:“我就是疯婆子,就是乡下泼妇。我再疯再没素质,可没抢别人家产,还把人家孩子赶出家门的。哎哟有些人看的人模狗样,穿的人五人六,怎么办出来的竟是些个猪狗不如的事儿呢?哈哈,还好意思跑到人家跟前来炫耀!还真他奶奶的腿儿的脸大!”

苏默言心里忍不住给胖婶儿鼓掌,这老太太还真是跟他投缘!

经过胖婶儿这么一闹,小区里的老头老太太竟然都围了过来。

一看胖婶儿这个架势,谁都不问原因,抄扫把的抄扫把,拿锅铲的拿锅铲。

一个个的你一言我一语,连句说话的机会都没给他们。

结果那群人竟然也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怎么来的怎么被驱逐出了小区。

除了被胖婶儿泼了一身馊水,一点收获都没有。

说实话这个结果,是苏默言始料未及的。

老城区的街坊们,真是热心肠啊!

也是他前几天埋下的种种善因,还添油加醋的把二婶和苏家的罪行倾诉给了街坊邻居们。

他知道,大爷大妈们闲的没事儿,就爱传这些八卦。

怕是他有个极品养母和极品二婶的事,整个小区的大爷大妈都被宣传遍了。

再有胖婶儿这么个会讲故事的人在,在小区大爷大妈们的印象里,怕是他那个养母和二婶的形象跟格格巫也差不多了。

直到那些人被众街坊赶了出去,胖婶儿才被人扶了起来,全程苏默言连嘴都没插上。

这会儿苏默言才反应过来,上前查看胖婶儿的身体:“您可千万不能再有下次了,刚刚那车多危险呢?万一他们真不管不顾……”

想到这里,苏默言忍不住有些担心。

胖婶儿却是摆摆手,说道:“这算什么?我们九零年拆迁那会儿,闹的比这疯多了。开发商不做人,给我们按平米数算。一米平的平房,换一平米的楼,地皮小院儿都不算面积。甭管你新房旧房,一律按附属物处理。当时我们反应了很多次,都没啥用,最后还是我们这些人厚着脸皮闹下来的。虽说还是按平地,小院子什么的也都给算上了,一户多得一套房子呢!”

苏默言挺佩服胖婶儿的,佩服她对自己的亲近和信任。

不过是因为自己随手给了她孙子一块炸茄合,想不到她就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

苏默言吸了吸鼻子,说道:“胖婶儿,今天如果不是您,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了。他们这一趟过来,怕是想让我交出我男人手里的底牌。您有所不知,如果我男人的底牌被他们拿走了。如果有一天他醒了,我们就彻底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胖婶儿虽然不懂这些豪门里的弯弯绕,却也知道一个孩子被原本奢华成那样的生活,逼到和他们这些平头百姓住在一起。

一个人拖着一个植物人丈夫,带着俩未成年的孩子,得有多不容易。

而那些人却一个个光鲜亮丽,据说一个包就够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吃一整年。

结果,赶孩子出来的时候,却只扔给他们三千块钱。

三千块钱,还是孩子自己攒下来的。

其余的什么账户冻结,股权冻结之类的,大妈们是听不懂。

但他们请保镖开豪车住豪宅,却把人孤儿寡嫂赶出去,的确不是人干的事儿。

上次还听孩子说,他们还在算计他们手里的东西。

是还在昏迷的,小苏丈夫的东西。

胖婶儿拍着苏默言的手,说道:“孩子,你们的底牌留好了。现在苦点累点不算什么,好好给你男人康复。等到有一天他好了,你们的好日子就来了。至于别的,你放心。有咱们在,那些人别想进小区。这小区是咱们村自己的回社区,团结着呢!”

苏默言的眼泪滑落下来,说道:“胖婶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您。也不知道,怎么感谢……”

街坊们却也跟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劝了起来,蒲扇大爷拍着胸脯仗义道:“谈什么感谢?咱们都是街里街坊的,看到不公平的,怎么不得帮衬一把?再说……小苏你昨晚那下酒菜,我吃第一口就喜欢上了。要是他们真把你折腾出个好歹来,那我上哪儿吃这么好吃的下酒菜去?”

大妈们被老头给逗乐了,一位阿姨一脸无语道:“老张头瞅你那点儿出息!改明儿让你闺女知道了你还在天天喝酒,你看她派不派你孙子杀回来收拾你!”

老张头讪讪的笑道:“没喝多少,没喝多少……就少喝点儿,怪无聊的。”

苏默言也跟着乐道:“张叔您放心,我肯定会给您做出更多菜式的。其实我眼下还有一道顶顶好的下酒菜,张叔您下午要是没事儿,就留在我店里,中午咱们爷儿俩喝点儿?”

张老头一听,嘴巴就开始咂么,说道:“喝点儿不喝点儿的倒没啥,我看你这儿也挺忙的。你胖婶儿一个人,怕是也忙不过来,不如我留下来给你帮忙吧!”

众人心知肚明,胖婶儿也跟着笑话他:“想喝酒就直说,还搞那么多弯弯绕子。小苏你可不能惯着他,他要是知道你这儿有酒,早晚给你喝穷喽!”

苏默言笑,喝点酒而已,这有什么的?

这么可爱的一群街坊邻居们,他很愿意多和他们结交。

然而他一抬头,发现自己又把莫如深给忘到院子里了。

此刻的植物人大佬已经晒成了黑碳,汗正顺着脖子往下流。

苏默言:……

他立即起身把人给推进了屋,一边给他喂水一边道:“对不起对不起,把您老人家给忘了。



和乡亲们打了声招呼后,便回房间给莫如深换汗湿的衣服了。

结果发现他除了背心裤衩遮住的地方,其他地方全都晒黑了。

这就很滑稽,因为他穿了一套自带的背心裤衩。

苏默言一个没忍住,哈哈哈哈笑了半天。

还忍不住拍了好几张照片,别提多搞笑了。

给他简单的擦洗了一下身体后,苏默言又给他换了一套舒服的背心裤衩。

他觉得,大佬这辈子估计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这样的衣服吧?

眼看着就到中午,苏默言便匆忙收拾好了莫如深,还贴心的给他开了空调,便去忙自己的事了。

本想招呼街坊们在这边吃顿饭,结果大家却各自散去了。

只说以后如果出了新菜式,可一定得通知大家过来买。

苏默言拍着胸脯保证,这两天一定满足大家的愿望。

而搞了一通大乌龙的苏家和莫家两伙人,甚至没有各自回家,而是在附近找了个五星级大酒店给两个灰头土脸的太太整理仪容了。

莫二夫人气的一进门就开始大发雷霆:“你们苏家的家教就是这样?不是我说你苏太太,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连个儿子都教不好的吗?”

苏太太也憋屈的要死,却不敢和莫二夫人杠上。

如今苏家有很多要仰仗莫家的地方,莫家老二又是如今莫家的家主。

说来说去,还是苏家不够看。

只得忍着憋屈拿出自己的真丝手帕递给她,说道:“莫二夫人,您还是先擦擦吧!坐下休息一会儿,别气坏了身子。这个酒店我熟,刚刚给你叫了spa和按摩,先放松放松休息一会儿。”

莫二夫人见苏太太识相,便也没再多说什么。

只是仍透着怒意道:“你最好把这件事弄清楚了,为什么突然一帮疯子来帮你那个养子。他现在手里可握着莫如深的底牌,如果莫如深真醒了,那倒霉的可不仅仅是莫家。苏太太,这件事你想清楚了。我想,你也不愿意放弃眼下的好日子。最好问问你那养子,是不是站到莫如深那边了。”

苏太太耐心的应着,直到工作人员过来,她才回了自己房间。

关上门披头便问自己的二儿子:“阿哲,苏默言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