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161章 第 161 章
 
虽然买来的玫瑰花起到的作用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但谢琪觉得也没有必要计较这些细节。

只要青玉喜欢,反正给他了,他用来做什么就是他的事了。

于是这一大束胖胖的玫瑰花又变成了一大瓶的护发素, 蓝盈盈的倒还挺好看。

苏默言也着手让董医生改造青玉的房间了, 监控什么的该撤的撤,玻璃墙也去掉了,给他做成了休闲读书区。

还特意定制了他喜欢的红木家具,布置的尽量符合他的审美。

当然, 皇家所用自然和平民是不同的,就算再怎么细尽,也不可能尽善尽美。

好在青玉对这些也没什么要求, 倒是谢琪把他之前山里的用度让人搬到了这边。

大佬给他准备的就是不一样,全都是上等的好货色。

当然, 这些对他来说也不重要。

醒来以后的青玉,便马不停蹄的开始进入到了对拓荣的讨伐里。

很显然,拓荣已经知道青玉醒了,因为他现在对谢琪以及南星的讨伐越来越严重。

国外虽然因为谢琪的一个无意举动而致使谢琪的经理人迅速抢占了所有海外市场, 国内却因为三大家族的围攻而显得有些局促起来。

虽然事情多到让他手忙脚乱, 可哪怕再忙,他也会在忙完第一时间回到青玉身边。

只是二十年没在一起了,他不好意思提出共寝。

而且他还有点自卑, 虽然这二十年来他也有在注意体态,但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 肯定不如当年英俊。

哪怕人人见了谢总都说一句一表人才, 在面对青玉的时候, 他还是忍不住自卑。

肌肉萎缩了吗?

五官还算立体吗?

皮肤应该没有松驰吗?

他自暴自弃那几年, 也曾喝酒消沉过。

青玉却仍然过的十分自在, 每天给大儿子授课,任小儿子撒娇。

青疏可以说是徜徉在了知识的海洋里,每天要么在地下室里研究阵法,要么就在玉爸的读书区里看书绘图。

小言也终于开始他京城的店面铺设计划了,只是他这次没有亲自动,而是把南省那边已经布置成熟了而空下来的大师兄叶鸿鑫调了过去。

而且寒假了,莫如泽和莫如沁也跑来了边省这边。

他们想来边省上学,顺便陪嫂子,结果被大哥一票否决了。

边省这边的教育资源肯定是比不上j市的,不过莫如深想让他们初中的时候去京城读,结果又被莫如泽给否了。

如果他来m城,校霸能考到这边的高中,如果去京城,那可就考不到了。

他们说好了,至少一起读完高中。

如果考到这边,大学的录取分数线还低一点,校霸应该能上个一本体校。

既然不能实鉴,那就在j市读完高中,只能多多督促叶鸿飞学习了。

苏哲却陷入了一个焦虑的环境里,因为他的身体一直没能如愿以偿的进入可孕环境。

董医生一直在帮他调理身体,虽然器官发育很完整,却只是一个摆设。

唯一的可行性是吃激素类药物,但是……董医生觉得,如果靠激素类药物促成,那这项医疗无疑是失败的。

而且苏哲也自处于生育的黄金年龄,二十多岁正是一个人体能最完美的时候。

他希望苏哲可以创造奇迹,却因为一直没有进展,让董医生也挺上火的。

不过这也才两个月的时间,并不着急。

却在为青玉做系统体检的时候忽然想到,是不是可以资询一下他?

这回董医生终于彻底想起来了,他这几天一直不想搭理青玉。

他觉得青玉是利用了他,果然对于青玉来说,谁都可以是一把趁手的工具人。

但是想想连谢琪都可以是他的工具人,自己何德何能,也有此殊荣。

这样想来,当工具人竟然也当出优越感来了。

青玉见他这副样子,终于叹了口气,说道:“董老,还在生气呢?”

董医生气道:“你说呢?你到底给我用了什么药,竟然让我忘了那么多事?”

青玉如实道:“一种方术罢了,跟你们所理解的科学相悖。”

董医生其实可以理解,他并不是唯科学论。

所以会寄希望于青玉,希望他能给出自己一些建议。

董医生说道:“你帮我个忙,之前的事我们就一笔勾销了。”

青玉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在用小言的血做一种实验,当然这种实验是无害的。”

医医生有些心虚,外强中干道:“本来就是无害的,我已经找到基因序列了,不需要他的血也可以制出相应突破口。不过确实,小言的血是突破的关键。”

青玉没再问别的,而是直接说道:“常理来讲,这边的人没有那种生长环境,想凭空多出一组基因,那是很困难的。”

董医生一听常理来讲,就知道肯定还有非常理的情况,立即问道:“然后呢?”

青玉对他笑了笑,如三月乱花迷人眼:“然后,可以依靠药物的调理,让他来找我吧!”

老头儿高兴坏了,立即说道:“好,我这就让小苏过来找你!”

青玉皱眉,知道这个小苏就是苏哲。

其实他对苏哲是没什么好印象的,因为按照拓荣的安排,苏哲会是影响阿离命轨的一枚关键棋子。

他让苏岑在他的某个命运交织点把那本自己编纂好的警世录交给他,让他可以更好的应对这边的乱子。

谁料今天第一次见到苏哲,却让他万分嫌弃。

长的倒还算说得过去,就是这个体态,怎么能满足得了一名凤泽欲望期时的需求?

拓荣选这样一个来影响小言,还真是瞧得起他!

于是冷冷睨了苏哲一眼,说道:“坐下。”

苏哲心里从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心里就开始打突,他瑟瑟发抖的坐到了青玉的面前,总觉得自己是被进献给帝王的民间杂耍艺人。

毕恭毕敬的给他躹了个躬,说道:“您好玉叔叔,我叫苏哲,辛苦您了。”

苏默言:……

二宝今天这是怎么了?

发的哪门子疯?

却见他玉爸把架势端的更足,睥睨着他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默言:……

难怪二宝吓成这样,圣子殿下您倒也没有必要对谁都释放王霸之气。

有点好笑的说道:“玉爸,你别吓二宝啊!他很乖的。”

苏哲点头如捣蒜:“是的是的,玉叔叔,我真的特别乖,我和小言是最好的朋友啦!”

青玉:……

能和影响你命运的人处成朋友,阿离也真有你的。

不过既然事情并没有发生,小言也没有受到伤害,这件事也便过去了。

青玉给苏哲把了把脉,确定他确实是有符合凤泽体质的脉相。

只是脉相细微,这样的脉象,在他那个时代是属于假象凤泽。

虽然是假象,却也不是没救。

所以民间便有不少偏方,将假象医成真象。

医成了,便是大功一件,医不成,便也只能认命。

只是这种情况非常考验心态,被诊为假象凤泽的那个人可能一辈子怀揣希望,再渐渐失望。

不过眼前这青年情况稍好一点,他已经有成熟的脉象了。

再用他从他那个世界所习来的丹方调理一段时间,就能卓有成效。

于是他写了个药方交给苏哲,叮嘱道:“攒成药丸,每日一粒,记住,不可间隔。”

苏哲看着那药方犯难,却又不敢开口。

还是苏默言替他说道:“玉爸,这里……没有中医。”

是了,这个架空的世界连传统美食都没有,更何况是中医。

有时候某些香料,都是苏默言让人进山里采摘的。

青玉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没关系,下午我带你们进山,这山里草药丰美,随处可采。”

苏哲兴奋坏了,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还能见识到传统中医的魅力。

其实青玉这也不能算是传统中医,他的药性彪悍,其中还有方术的威力。

但他有分寸,是肯定能把人的健康考虑在第一位的。

苏默言也兴奋坏了,他觉得其实玉爸可以在这个世界发展一下中医。

只要可以治病救人,其实没有必要让医疗只拘泥于一种形式。

下午众人便在青玉的带领下进山采药了,本来青玉不想让小言去的,因为他的肚子眼看就要生。

怀着双胞胎上山采药,这对他来说难度着实有点大。

谁料小言却当场给他们表演了一个健步如飞,众人便放心的带他一起去了。

采了一下午的药,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众人才从山里回来。

又用箩筐晾上,准备明天开始搓药丸子。

不但有苏哲的养清丸,还有父子三个以后会用上的抑清丹。

收拾完再吃完晚饭,就已经十点多了。

可怜谢琪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非常想找机会和青玉说说话,却差点在他的小书房里等睡着了。

好不容易等到人洗完澡收拾干净回来了,却是拖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

嗯,很好。

讲个漫长的故事:青玉吹头发。

好在他并没有无视自己,见他一直等在小书房里,便问道:“不睡?”

谢琪看着半天没说话,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说什么呢?

说我想你想了二十年,如今重聚,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青玉是个极聪明的人,醒来这些天,也知道谢琪对他深情不减当年。

他其实挺喜欢这种不是很聪明,却心里只装得下他一个人的人。

傻乎乎的,还怪可爱。

便对他招了招手,说道:“那便过来帮我吹头发吧!”

谢琪的嘴巴微张,以为自己听销售量了。

他说让自己帮他吹头发,要知道头发可是他最珍视的东西。

既然让自己帮他吹,是不是表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