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156章 第 156 章
 
有了这次实验的成功, 兄弟两个都很兴奋。

青疏又将收来的成色最好的玉石放进了雕刻仪器中,仪器开始运行后,他又开始寻找别的玉石。

原来开启阵法的关键是玉, 他想仿制一个一模一样的离坎大阵。

只是这阵法过于繁杂,如果想要重造,怕是至少得花上十个亿。

而且他的手法不太行, 估计浪费的情况也有之。

想想又算了, 十个亿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几天青疏和小言没有做别的,每天都在用不同品种的玉石来制造阵眼。

为了方便记录数据,他们没再轻易尝试,而是将所有的阵眼都收集了起来。

直到制做出了十枚不同品相的阵眼后,才终于将那块古玉放进了仪器里。

搞的苏默言也很紧张,他反复问了青疏好几遍:“会成功吗?这个会成功吗?”

青疏反倒是并不担心了,他直述道:“相传,这块古玉是华国唯一一名女帝的口含之物。不过, 并不是。它的玉色很润,且无阴寒之气。它可能是随葬品, 但肯定不是含在口中的。”

苏默言还有点担心:“那它会不会是邪物啊?万一会带着煞气怎么办?”

青疏:“……小言, 你小说看多了。”

苏默言道:“不是,哥,我经常听人说血玉。据说血玉是血沁, 是腐尸的血沁到了玉里,邪性的很。”

青疏叹了口气:“阿离, 亏你还是现代人。在如今的科技下,什么样的谣言不能止?血是无机物, 一般埋到地底下后就被碳化, 不可能沁到玉里。一般常见的血沁都成暗红色或红褐色, 这都是铁元素致色,而非血沁。”

苏默言:……

原来哥哥是技术流,确实,是自己没了解过。

青疏将那块沁了红色的玉放进仪器中时还说道:“玉是有灵性的,尤其是经过精心雕琢的玉。如果它认定自己的身份,会忠心护主。如果它不认,的确有可能扰乱主人的气场。所以来路不明的血玉,不戴是明智的。”

苏默言觉得自己涨知识了,缓缓点了点头,觉得哥哥说的都是对的。

雕刻玉石的时间仍是十三小时,两兄弟无事可做,便出了地下室。

捂了这几天,苏默言的脸色都白了好多。

一出来就看到青玉抱了一大束的玫瑰花,他以为琪爸又整那告白的一出,转头就看到小凡拉了一拖拉机的玫瑰花回来。

苏默言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小凡,小凡无奈道:“玉先生的每股护发素只剩下了一半,我又给他送了点过来。”

苏默言:……

玉爸的头发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废花。

他这一车的玫瑰能做二十瓶,一瓶用三次,三天用一次。

这么算下来,最多也只能用两个月。

养不起养不起,如果不是琪爸有钱,这么个尤物是真的养不起。

殊不知我们青幽国的圣子殿下,别说想用玫瑰花,就算想要一车天山雪莲,也自会有人给他送来。

青疏其实也不是很懂,父亲为什么对头发有那么大的执念。

不过也只是区区一点花,他喜欢便好。

然而青疏却十分眼尖的发现不太对,他立即上前拉住青玉的胳膊,说道:“阿离,父亲的眼角是一直都有一颗红色的泪痣吗?”

苏默言也跟着凑了过去,果然发现青玉的左眼角下有一颗深红色的小痣。

可是之前明明没有的,为什么突然就有了?

青疏道:“我问问琪爸,他应该知道。”

说着他拿出手机,给谢琪发了条信息。

很快,谢琪的语音信息回了过来:“是有的,红色米粒大小。但是他爱美,我以为他觉得丑,所以点掉了。”

青疏问道:“那有没有他从前的照片呢?”

谢琪很快便给他拍了一张照片过来,照片里的青玉看上去也就二十岁的样子。

比现在年轻很多,简直就是苏默言和青疏的结合体。

在他的左眼角下,的确有一粒米粒大小的红痣。

对比下来,就和现在的红痣一模一样。

其实仔细看来,这粒红痣竟然是星形的,而且是四芒星。

苏默言说道:“玉爸最近有什么异常吗?他好像……也没做过什么吧?”

除了搞了一车又一车的玫瑰,一切如常。

青疏突然就想起来了:“不,他确实没做过什么,我们做过!”

苏默言也想到了:“啊对!我们启动了一下那个大阵,所以说那个大阵是直接作用于他的吗?”

当时中作用了一秒钟,震下了绳锁和玉石上积存的灰尘,他们并未看出什么异常。

谁料这仅有的一秒钟,却真的对玉爸产生了作用。

苏默言道:“哥,我觉得这个阵一经启动,我们的玉爸就可以回来了。”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苏默言的声调竟然还有些哽咽。

青疏也觉得是这样,可他们却不敢轻易的启动大阵了。

明天,等到古玉的雕刻一完成,他们就打算把大阵启动。

兄弟俩本来还想出去转转,喝杯奶茶吃点小吃,今晚再睡个好觉。

这会儿他们突然有了心理负责,不想出去了。

苏默言问道:“要叫琪爸回来吗?”

青疏却摇了摇头:“琪爸他已经经受不起失望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这件事做好,再给他一个惊喜。”

苏默言也赞同,说道:“那我们明天先试试,突然好紧张,万一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呢?”

青疏立即否认道:“不会的,玉爸他有反应,就说明一定是他,他一定就守在门外,只要门开他就能回来。”

苏默言也狠狠的点了点头,一想到他在那一端等了二十年,心就开始抽痛。

父子连心,他们相信,玉爸也是这样想的。

这十几个小时真的非常煎熬,当天晚上,苏默言和青疏甚至是在书房里度过的。

好在他们没有真的熬一整夜,凌晨两点的时候,两兄弟窝在小床上睡着了。

青疏其实一直担心,小言的肚子已经八个月大了,怕他的身体会熬不住。

但看来其实还好,怀孕并没有对小言造成什么影响。

反倒是看上去精神状态极佳,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虽然睡的很晚,但第二天一大早兄弟俩就起来了。

董医生不知道他俩神神秘秘的在鼓捣什么,但他知道,他们鼓捣的东西一定非常重要。

机器还在运行,距离雕刻结束还有四个小时。

但是他们谁都不想等在书房里了,非得眼睁睁看着它完成倒计时不可。

苏默言觉得他们两个可能是太紧张了,便道:“要不我把玉爸接下来吧?”

他就近在身边,也便于他们观察他的情况。

结果苏默言一回头,就发现青玉竟然下来了。

不但下来了,还给他们一人拿了一杯奶茶。

青疏上前接了过来,眼中含着感动:“昨天我们俩说要去喝奶茶,结果没有去,他今天就给我们送过来了。”

苏默言点了点头:“所以这就是骨肉亲情啊!哥,我觉得我们从前所受的苦,所有的委屈,在玉爸的面前全都不值一提了。”

青疏点头:“的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仪器终于停留在归零那一刻。

苏默言看着归零的倒计时,说道:“哥,你取还是我取?”

青疏缓缓深呼吸一下:“我来吧!小言你照顾好爸爸就可以。”

苏默言点头,又起身去一旁打开了摄像机,他觉得这个过程是值得记录的。

青疏则取了阵眼,缓缓朝离坎大阵的方向走去。

一旁的青玉正歪着头看着他们,他仿佛明白,又仿佛不明白。

只是在青疏把玉放到阵眼中的时候,走到了大阵的旁边,手指微勾,将其中一块玉石上的绳结解开了。

随着古玉雕琢的阵眼被放到了大阵中,如同上次那一秒的气流一般无二,大阵又开始仿佛崩紧了般颤抖了起来。

灰尘簌簌落下,刚刚被解开的绳结处竟有细微的电流声传来。

苏默言刚刚也注意到了青玉的小动作,他想那处一定是这个大阵的关键之所在吧?

青疏将阵眼放好后,便退了回来观察青玉的状态。

只见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径直朝阵眼的方向走去。

苏默言刚要跟上去,却被静疏给拦住了:“让他去,他不论做什么,肯定有他的理由。”

虽然他和弟弟一样都很担心,但他知道这是他们的父亲能否醒来的关键时刻。

就在他们交谈的同时,青玉的周身却突然无风自动。

就仿佛有巨大的能量从阵眼中冲了出来,直冲到了他的身上。

以至于他的头发,衣服都跟着剧烈的飞动。

苏默言用力抓着青疏的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种奇异的场景,只觉得自己在看玄幻小说。

又忍不住的担心,担心玉爸会有什么危险。

青疏也担心,但他们却必须要冒这个险。

拓荣想尽办法,机关算尽,为的就是不想让青玉回来。

他们偏不让他得逞,因为青玉的回归,肯定意味着什么。

那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三分钟左右,能量波动渐渐小了下去。

两兄弟立即上前却查看,却也不敢打扰他,只等他自己缓缓睁开了眼睛。

青玉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还是那双漂亮的凤眸,却明显有了活人的气息。

兄弟两个高兴极了,刚要开口叫一声爸爸,却见青玉的眉心猛然皱了起来。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身体踉跄了一下,朝地上倒去。

两兄弟大惊失色,立即一左一右的扶住了他。

青疏大声道:“阿离,快请董医生过来!”

说着他背起青玉,朝外面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