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154章 第 154 章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这次他却并没有特别的厌恶。

因为他知道了,自己并非异类。

非但不是异类,据拓荣所说, 他还是出身高贵的皇族血统。

他的父亲青玉是他那个世界的圣子,也就是太子。

就连父亲都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自己还有什么难以接受的呢?

而且他现在也慢慢接纳了不同于世人的自己,就连弟弟都能坦然面对, 更何况自己。

于是他从容的回到了房间, 找出之前谢琪给他的那支麻药。

他看了一遍说明书,十分羞耻的把它推进了那个地方。

说明书上说是有一定的麻醉作用, 会让他的难受消减几分, 但并不是说会彻底消失。

只能说那轻微的麻醉作用,至少让他将痛苦收拢在了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从感受上来讲, 确实比以往好受了许多。

但也是钝刀子割肉, 反而心痒难忍。

他将门反锁住, 打算一个人把这痛苦难当的时日挨过去。

于是关了灯,躺到床上,嘴巴里咬住一条干净的毛巾, 并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这个时间是很难挨的, 而且至少持续两到三天。

但是没关系,比起从前随时都存在的危险,他现在已经安全多了,什么都不用担心。

楼下大厨房里, 苏默言正和苏哲忙碌着, 清洗一堆削成块状的萝卜。

这些萝卜并没有弄脏, 只是用干净的菜刀切过。

洗净削皮剁碎, 再抖上小香葱香猪肉馅儿, 就是上等的饺子馅料。

在他削萝卜的时候他哥就一直在念叨,这么多的萝卜,可以包多少饺子了?

所以苏默言就把这些萝卜全都包成了饺子,吃不完的放冰箱冻起来。

二宝包饺子的技能也有所提升,就连阿慈和小凡也能包几个。

阿仁想试试,结果被谢琪叫去忙了。

神奇的是莫如深都学会了,就是包的不太好看。

这一冰箱的饺子有些奇形怪状,好在馅料都是非常美味的。

南星的巡演定在了津市,但他演完后就立即跑来了京城。

好在下一站就是京城,他便暂时离队,跑来和青疏团聚。

结果发现青疏并不在厅里,便问道:“小疏呢?他出门啦?”

看得出最近南星的心情挺好的,最近队里的人也没再作夭。

毕竟苏默语那边对于拓荣来说已经是一颗弃子了,如今的他,再也起不到牵制的作用。

到了这一步,拓荣只能靠自己。

在人们还不知道的时候,金融圈的五大家族,有三个不得以,开始对谢家进行围剿。

谢琪名下的十九家公司,会在一夜之间受到严重影响。

此时的京城小院里却是一片祥和宁静,苏默言正把煮好的饺子往外捞,苏哲在一旁拍黄瓜。

莫如深在倒红酒,打算和亲朋好友们一起小酌一杯。

南星放下自己的行李箱,让助理出去自己找酒店,结果助理搭上了小凡,和他们蹭住去了。

他左右张望着,问道:“小疏到底去哪儿啦?”

苏默言把饺子端上餐桌,随口回答道:“在楼上啊!他自己房间吧?哦南星,你叫我哥下来吃饺子吧!”

南星哦了一声,又问道:“哪间啊?”

苏默言指了指方向,便去继续忙碌了。

南星一脸喜悦的上楼,这次他也有好几天没见南星了。

他上次在m城呆了几天便去了杭市,又去了津市,下一站便是京城。

京城结束了,他还要去海城,海城结束了这一波的巡演也就结束了。

说实话真的很累,但是为了他的南星,累也值得了。

楼上安安静静的,青疏的房门紧闭。

他没多想,只是急于想和青疏见面,便上前敲了敲他的房门:“小疏,干嘛呢?别睡懒觉了,小言包了饺子,你最爱吃的饺子,下楼去吃吧?”

房间的黑暗里,青疏用力咬着毛巾,汗水已经将他的睡衣湿透了。

很难受,可以说是难以忍受,他觉得气血充足以后,他的欲望期仿佛更加强烈了。

但其实也并没有到忍不下去的地步,因为环境让他很放松,安全感十足。

反倒是因为这种安全感,让他忍不住心如飞絮起来。

凤泽是一种很神奇的体质,他们可以吸引龙元和常人男子。

但他们对龙元体的男人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甚至可以激发出他们绝无仅有的战有欲。

他们身上有与生俱来的孕痣,孕痣在每个月的潮热期会变为赤红色,并散发出属于他们的独特的体香。

南星也是第一次,在青疏的门外嗅到了浓郁的,仿佛冷冽的雪松一般的香气。

让他整个人为之一震,随即一种破门而入的冲动自他内心腾起。

然而他却硬生生的忍住了,转身便想逃离这个地方。

可就在他欲下楼的时候,青疏的门却突然打开了,并问道:“是南星?”

南星顿住脚步,他的喉咙已经干痒难耐,忍不住滚动了一下喉结,说道:“是……是我,小疏你休息吧!”

说着他迈步便要下楼,却被青疏叫住了:“你来一下。”

南星觉得自己应该走的,然而鬼使神差的,他却乖乖被牵引着一般进了青疏的房间。

青疏关上门,背对着南星,虽然他的表面上仍是十分冷淡的,实际上已经被煎熬的十分痛苦了。

而南星一进入房间,更是被这浓郁的香味深深的包裹住。

他觉得自己今天逃不掉了,而且他也不想逃了,他喜欢了青疏那么久,那么久。

从一个青梅竹马,到一个情窦初开,再到终于确定自己的心思。

哪怕他不懂,哪怕他一直回避,如今他也不想再放过他了。

南星开口道:“小疏,你知道你带我来你房间的后果吗?这些年你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从来不让我靠近。我知道应该尊重你,所以也从来没靠近过。可今天是你叫我进来的,你既然叫我进来了,我是不会再出去了。”

青疏仍旧在忍耐,他只问了南星一句:“南星,你在我身边,究竟想要什么?”

南星没有回避他这个问题,直言道:“我想要……你。”

青疏转过身来,整个人已经被那万足之虫抓挠般折磨的痛苦难当了。

他解开自己的一粒纽扣,仍能清晰的,一字一顿的说道:“好,你要吧!但你记住,今日你做下的一切,来日要承担何止十倍百倍的后果。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如果来日你承担不住了,可能也没有机会离去了。”

如他的父亲谢琪,如莫如深,他们为了青家这几个男人,怕是要背负一辈子。

南星上前将他惯入怀里,说道:“你觉得我怕这些后果吗?我连南家的荣华富贵都不要了,我还怕什么?命给你可以吗?小疏,我做的还不够你信任我吗?”

后面的话南星已经说不出来了,那香味过于霸道,仿佛自己越爱他,越容易被这香味掌控。

厚重的门关上,隔音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只是楼下的苏默言很奇怪,为什么南星上楼叫哥哥下来吃饺子,叫了这么半天还没下来?

不光哥哥没叫下来,连南星也回不来了。

他奇怪的想上楼去看看,结果一走到二楼的楼梯口便闻到了门缝里飘出来的香味。

别人不懂,他是懂的,立即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哥哥他……他亲自给南星开的门?

南星很好,长的好看,人品也没得说。

他们如果可以好好在一起,他举双手赞成。

而且看这个样子,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这对哥哥来说是好事,毕竟他每个月都要面对的事情,只有一个靠谱的对象能帮他解决。

于是他悄悄跑去书房,在二楼过道处放了把椅子,上面贴着:正在维修。

那边只有哥哥的房间,只要别人看到这把椅子,肯定就不会过去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会问一句:“咦?青疏和南星呢?”

苏默言的统一答复是:“他们出去了,不用管他们。”

虽然大家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单独出去,也只是调侃一句南小星的机会来了。

第二天一早,苏默言便兴冲冲的冲去了,结果仪器还有工作中,还有三个小时才结束。

他失望的打算三小时以后再过来,转头却碰到了也过来查看情况的青疏。

苏默言的八卦之魂迅速的燃烧了起来,他扯着他哥上看看,下看看,一脸奇怪道:“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你们昨晚做过了没有?南星也太温柔了吧?”

青疏皱了皱眉,腰疼,腿疼,……那个地方疼。

苏默言放开他哥,高兴的仿佛中了五百万:“哥哥哥,是不是以后南星就是我嫂子了?”

青疏不是很懂,这个称呼好像对,又好像不对。

嫂子的确是哥哥的配偶,但是这个配偶的属性又确实不太符实。

相较于小言的兴奋,青疏却是一如既往的淡然表情。

他先是上前查看了一下仪器的运作,发现还在工作后便坐回了书桌前。

苏默言一脸神奇的看着他哥,说道:“哥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青疏停顿了几秒钟,终于回忆道:“有。”

苏默言的眼中放着精光,问道:“哦哦哦?哥你想说什么?”

青疏终于开口道:“我想问问你,如果……我不想要孩子,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

这个问题,倒是把苏默言给问懵了。

因为他也不知道啊!

他都是怀上了才知道原来自己能生的。

没办法,他只得发信息给董医生,结果董医生给了他们两个答案:“第一个,戴套。第二个,七十二小时紧急避孕药,原理是一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