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144章 第 144 章
 
南星点头:“好, 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青疏皱了皱眉:“那你呢?”

南星的眼中闪出几分迷茫:“我?什么我?”

青疏道:“你……喜欢这个职业吗?虽然我知道你是最适合走这条路的,但你也从来没说过自已是不是喜欢。”

南星笑了笑:“我不重要,你的话就是我的意愿。”

青疏:……

苏默言过来的时候, 刚好听到南星的这句话。

这个未来嫂子,还真是没得挑。

他算是发现了, 只要和他们家的人接触过的男人, 都会变成恋爱脑。

莫如深最近好像也有那个趋向, 因为聊天记录里全是他发的肉麻话。

苏默言觉得自已来的不是时候,刚要退回去,就听到青疏叫他:“怎么鬼鬼祟祟的?”

他不好意思的停住了脚步,乐呵呵的说道:“哥, 你们是不是在说悄悄话呢?”

南星觉得兄弟俩可能有重要的事要谈,便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苏默言对他笑了笑,并使了个眼色, 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南星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也同样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两人鸡同鸭讲一番后, 南星便离开了青疏的房间。

青疏莫名奇妙的看着弟弟和南星的互动,有些无语, 问道:“找我有事?”

苏默言道:“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和你闲聊。听说南星接了新剧本, 我想投资。”

青疏疑惑道:“投资?为什么?”

苏默言道:“你不是想捧南星吗?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让人签在姜汁可乐, 自已给他成立一个工作室不好吗?反正南星是稳赚不赔的,肉还是要烂在锅里。”

青疏当然知道要给他成立工作室,只不过最近还需要制造一些矛盾。

他想, 拓荣应该快来见他了, 至少, 会给他打个电话。

就在青疏这样想的同时,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苏默言好奇的看着他的手机,青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苏默言点了点头,便见青疏接起了电话。

对面传来一个嗓音撕哑的男声,他说道:“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

青疏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所以呢?您现在对我还报有什么期望?”

听对方的气音,像是笑了笑,说道:“我亲手把你养大成人,教你识字做人,教你天地之道,你翅膀硬了,就这么跑了?”

青疏道:“首先,我是保姆养大的。其次,识字做人是家庭教师教的。最后,天地之道根本不需要你教,我可以自学成材。补充一点,你赚来的钱,有一半以上都是靠着我的能力。所以,这样看来,我也并不欠你什么吧?”

很显然,对方没想到青疏会说出那么多话来。

有些意外的说道:“你果然是长大了,学会和我顶嘴了。”

青疏道:“只怪我长大的太晚,被你支配的时间过长,做的坏事太多。”

后面还有一句,对家人的伤害太久。

但暂时他还不想让拓荣知道,自已的人生回归了正轨。

可能拓荣很得意自已的杰作,语气里还透着些许洋洋得意:“如果你一直呆在我身边,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孩子,回来吧!我们父子俩,没有隔夜的愁。”

青疏的表情变的异常难看,他冷冷道:“哦,你把我们那种关系,叫做父子?”

拓荣用他那沙哑的嗓音,用自以为十分温和的声调说道:“你要承认,自已是与众不同的。既然有渴望,为什么要压抑自已?”

听到这里,苏默言要恶心死了。

单单是这个声音,听着他就很窒息。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猥琐干瘪,仿佛吐着蛇芯的毒蛇一般粘腻的形象。

就凭那死老头子,还想对我哥哥做点什么?

一想到这件事,苏默言就恨不得打爆那老头的狗头。

青疏却并不生气,只觉得作呕,他声线冰冷的说道:“不过也要感谢这件事,让我彻底认清了你。”

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走不出拓荣那些日子里对他的所作所为。

但如今他却释怀了,毕竟他对自已做不了任何事。

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有些隐疾。

那边的拓荣安静了片刻,说道:“你不要以为自已真的是个天才,那是因为你从未见过真正的天才。你学到的那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青疏猜测,拓荣所说的真正的天才,有可能是自已的父亲青玉。

于是青疏开始好奇,青玉到底是怎样的人。

其实他现在和拓荣,都在藏着手里的底牌。

他不知道拓荣的手里还有什么人,还控制了什么人。

必须要摸清了,才能制定和他斗的策略。

从小时候和他秘密接触的那些人里来看,至少有三张底牌还是他不知道的。

那些人,至少也是和他谢爸旗鼓相当的人。

两人的每一句对话都是试探,青疏接下来又说道:“我当然不承认自已是天才,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用来跟你斗,足够了。怕是你根本斗不过某一个天才,所以才会想在我身上找出优越感?但你有没有想过,曾经你连我的一半水平都不到呢?”

这话很明显触怒了拓荣,他嘶吼道:“你别以为你真的了解我,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这件事我还是知道的。当年我教你的,也不过是些皮毛。还有,你真当我给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全部吗?”

这一点青疏当然也猜到了,不过还是假意试探道:“哦?是吗?不知道你留了什么?”

拓荣却把语气放缓:“你乖乖回来,我会把一切都给你,好吗小疏。”

青疏道:“当然不好,不如我们就试试,最后赢的会是谁吧?”

说完青疏便挂断了电话,在一旁憋了半天的苏默言终于忍不住了:“这老王八蛋的脸是不是比城墙还厚?他妈的,要是让我逮到他,看我不撕了他那张老逼脸!”

青疏:……

他忍不住笑了笑:“阿离,你……别说脏话。”

苏默言却气不过,继续骂道:“不是,哥,你是怎么忍住不骂人的?这种人就该骂死他,让他妈棺材板压不住亲自上来教训他才对!贱不贱呢?”

听着双胞胎的弟弟在耳边骂人,青疏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他起身给弟弟泡了一杯清茶,说道:“在找回你之前,我不知道人的性子竟然还可以这样跳脱。阿离,你是个至纯的人。”

苏默言:???别啊哥哥,我是这本书里排名第一黄的,如果我是至纯的人,那这世界上还有不纯的吗???

青疏道:“不信吗?你的内心是很干净的,纯善且助人为乐,是这世界上少有的。”

这话说的苏默言都不好意思了:“反正我没做过坏事就对了,我觉得只要保有自已的底线,就能称作善良的人吧!”

青疏摇了摇头:“君子善独,其实是很难的。”

说完他起身,推开自已房间的小露台门,说道:“你要是无聊,就陪我一起布阵吧!”

一听他哥说布阵,苏默言也产生了兴趣。

虽然看不懂,但看那造型,应该是他们玉爸所布的那个。

青疏那里拿着那张照片在反复比对,在苏默言来看,这个阵法和照片上已经一模一样了。

可是青疏还是总觉得哪里不对,究竟哪里不对呢?

苏默言若有所思,说道:“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爸爸之前所在的那个医研所,我一进去就感觉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流。他一直呆在那里,身体好像从来没老过一样。说不定,那里会有什么线索?”

青疏听后立即抬头看向自家弟弟,问道:“哦?你能感觉到?”

苏默言十分肯定的说道:“能,而且……我第一次进去,就……那个提前了。所以哥,你也要有心理准备。如果提前了,最好做好应对。”

青疏心道这怎么准备,难道真的要用董医生给他的那个麻药吗?

他觉得,给自已放点血其实挺方便的。

苏默言可能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哥,你现在可不是自已一个人了。身体发肤,授之父母。爱惜自已,才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青疏无奈:“好,我知道,那……我们可以早点去那边看看吗?我很想了解一下。”

苏默言道:“当然可以了,我让阿慈给我们准备专机。”

说完他便给阿慈发了条信息,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他们准备飞m城的飞机。

这一点是苏默言被认回谢家后最方便的,毕竟财大气粗的谢琪,可以给他们兄弟俩提供非常好的物质条件,让他们生活的舒适一点。

苏默言给莫如深发了条信息,跟他说明了一下情况。

莫如深有点不放心他们兄弟俩回去,毕竟这兄弟俩的体质都很特殊。

再一听青玉也要跟着回去,就更不放心了。

最后苏哲自告奋勇,送他们三个回去。

好家伙,本来只有三个老攻担心,这下四个老攻都开始睡不着了。

阿桑忍不住拉了个群叫失意老攻联盟,商量他们要不要跟过去。

最后莫如深说出了他的建议:“悄悄派人保护他们,还是尽量不要跟过去。因为如果我们跟过去了,会给他们一起我们过于干预他们自由的感觉。”

他们当然知道其实事实不是这样的,是他们过于粘小受们了。

老攻们都觉得莫如深说的有道理,便全都大手一挥,放他们去了。

结果悄悄准备了另一班飞机,派了十几个保镖做陪。

不知道真相的四只小受坐飞机来到了m城,这次重回m城,让苏默言的感受很不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