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134章 第 134 章
 
阿桑和莫如深互看了一眼, 苏默言也竖起了耳朵。

莫如深问道:“哦?您怎么确定当年那个小女孩的尸体就是张淑玲?”

老汉点了个烟袋,表情陷入了回忆中:“别人确实跟她不熟,因为他们娘俩不在村子里住。说起来也挺可怜的, 淑玲的妈妈智力有缺陷, 她爸外出做生意一直没回来过,都说他遭遇了不测。这几十年过去了, 也没个音讯, 可能人真没了。淑玲妈妈虽然智力有缺陷,但真疼女儿。靠着采摘白果和一些山货过活, 日子倒也过得去。因为她也摘白果, 我也摘白果,就经常搭个伴儿啥的。有时候她拿不动,我还帮她拎一下。小丫头挺伶俐的, 上树可快了。才六七岁, 猴精的。我记得那段时间,一连好几天,小丫头没出现。我去山上他们家里看了一眼, 才知道她们娘俩好久没回去了。”

“她们俩在这边没什么亲戚的,淑玲奶奶是个老寡妇, 早就死了。再加上她们也一直不在村子里, 也没人关注。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女人, 带个孩子, 谁管啊?我也就偶尔留意一下,但十几天过去了, 人没等到, 一场大雨过后, 冲出了小淑玲的尸体。看那样子, 死了得有十来天了。唉,怪可怜见的,我就买了张草席,把她给埋了。”

苏默言皱眉问道:“为什么不报警啊?难道,您就不怀疑这里面是谋杀案?”

老汉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可能不是很了解我们这个地方,别说三四十年前了,就头几年水库里还经常冲出不孩的尸体。或者是不慎掉进去的,或者是游泳淹死的。是后来政府加盖了护栏,情况才好一点儿。四十年前这里偏僻的很,捞到小孩尸体也就随地掩埋了。有父母的通知父母,没有父母亲戚的,碰到好心的才给收个尸。”

苏默言觉得自己在和平年代大都市里生活的久了,差点忘了还有生活在穷山恶水的人们。

老汉抽了一口烟袋,说道:“我可以带你们去她的坟前看看,偶尔我还去给她摘几朵野花,除除杂草。”

苏默言又觉得不对,几步追上老汉问道:“那张淑玲的妈妈呢?您不是说,她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吗?”

老汉摇了摇头:“没找着,我留意了那么长时间,一直没找着。八成也是死了吧!”

人活着,就有迹象,除非是死了,否则不可能几十年一点音讯都没有。

苏默言问老汉:“您老没有亲人吗?”

老汉仍是摇头:“要是有亲人,我会记挂一个疯女人和她的孩子吗?”

可能正是因为这老汉和张淑玲母女一样,都是这世界上无牵无挂的人,才想着给彼此一点温暖。

很快,老汉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坟包的前面。

看得出,老汉已经很仔细的给小朋友做坟墓了。

坟头上还有个枯萎的花环,坟前摆了一盘炒好的白果。

老汉看不出情绪,只说道:“我偶尔过来和她说说话,不过也是一两个月也才过来一趟。”

平常的时间,他也得想办法为生计奔波。

苏默言突然有点想哭,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像他们这样的人。

寂寂无名的生,再寂寂无名的死。

临走前苏默言给了老汉一笔钱,并告诉他山下有一家养老院,每月应该花不了多少钱。

老汉也没有推辞,他知道凭自己一辈子也赚不来这些钱了。

至于会不会去养老院,那就是他自己决定的了。

回去的路上苏默言整个人都很低落,他有点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来渡劫的,只是有的人是高端局,有的人是普通局。

他觉得自己的劫也应该属于高端局,青疏的局是更高端的局。

有人需要忍受寂寞,有人需要忍生死别,有人需要忍受病痛或生离。

但所有人的目标却都是一样的,正向的幸福。

他相信,哪怕人间有恶,对的一方肯定是正义的一方。

莫如深揽着他的肩膀,说道:“虽然入秋了,但我怀里至少是温暖的。”

苏默言转头看向莫如深,心脏就这样被击中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和莫如深是莫名奇妙的关系。

哪怕来后自己怀孕,并对他产生了喜欢,甚至感情越来越深厚了,他都觉得他们的关系莫名奇妙。

但此刻他看着莫如深,突然就觉得,自己和他并不是莫名奇妙,而是命中注定才对。

苏默言将头枕在他肩膀上,轻轻嗯了一声。

回到家的时候,谢琪也回来了,看上去神色有些凝重。

几人一碰面,就知道肯定都有话说。

于是众人一商量,就都去了一楼的小书房。

谢琪问道:“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

莫如深答道:“找到一个线索,现在在顺着这个线索往下查。”

苏默言问道:“是查张淑玲失踪的父亲吗?”

莫如深给了苏默言一个聪明的眼神,在这个故事里一共三个人失踪。

除了死去的张淑玲,还有一直失踪的张淑玲的父亲。

如果能找到张淑玲的父亲,再确信他与钱瑗并无亲子关系,就能证明她是冒认了。

但当年这件事的可操作性并不是很强,谢老夫人也并不是那么好骗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实经过,才让钱瑗成功取代了张淑玲呢?

还有一个疑点,就是真正的张淑玲是怎么死的。

如果只是她死后被钱瑗取代了,那钱瑗也只是一个小偷。

如果……

众人不敢想象,谢家这几十年来,是不是一直养着一个杀人犯。

谢琪大概知道了他们的调查方向,便说道:“我今天和她见面了,我们果然猜的没有错,她的确是拓荣的人。”

虽然这件事在他们的意料之内,但拓荣真的仿佛是一个无孔不入的人。

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是在拓荣的掌控之中的。

一个人精通命理学,且能通过它来给一些人改变命运的机会。

相信多数人得到这个机会,都会选择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鬼。

毕竟没有人愿意一辈子生活在底层,那阴暗不见天日的地方。

苏默言问道:“您问她了吗?”

谢琪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儿子,爸爸有分寸。我知道名与利是她舍不下的,所以她在确定自己手握名利前,是决不会出卖我的。因为钱家现在是生还是死,全在我一念之间。”

当然,最终还是会让他死。

只是在死之前,她必须要把青玉还回来。

苏默言又问道:“那她当年到底对我玉爸做了什么?”

谢琪说道:“她暂时不会说的,因为她知道那是她的底牌。不过她很快就会说了……”

说起来也是老天爷帮他,钱家靠着陈力打开了国内奢侈品市场。

谁料陈力今天一早被双规了,是谢琪很亲近的一个朋友传来的消息。

这样一来,钱家在国内的市场就会受到排挤。

这个圈子就是很现实的,一旦某个势力倒台,新的势力就会迅速取而代之。

连带着旧势力的连襟,也会跟着一起受到牵连。

钱家作为陈力的人,自然会被新上来的势力排挤在外。

不出一个月,钱家很快就会无以为继。

其实不用一个月,当天回到家,钱瑗就已经坐不住了。

她多方找人打听,终于打听到了消息。

想不到陈力那么大一个大佬,竟然真的说进去就进去了。

难道这真的是所谓的人不可有邪念,一旦生了邪念,就会被现世报吗?

又想到自己三十多年前所做的事,瞬间一惊。

她以前从来不相信什么现世报,如果这世间有现世报,那为什么那个女人还不死?

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月都找她要钱,仿佛一个无底洞。

她却因为那个原因,不得不受她掌控。

钱瑗很是气恼,却也知道,自己怕是别无选择了。

当初她立誓要一辈子受拓荣的掌控,这样他就会给自己指点应该怎样走才能一辈子荣华。

可是这条路已经死了,而她联系了拓荣那么多次,他却一直装死。

拓荣到底在干什么?

他不会是不管她了吧?

钱瑗一晚上也没睡好,第二天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却看到儿子宿醉归来。

顿时便气不打一处来,披头把钱逸骂了一顿。

钱逸也是赌气,扭头就离家出走了。

惹得钱瑗更是气闷不已,心里觉得委屈,她这么努力的撑着,究竟是为了谁!

这时那个女人又发来了要钱的短信,开口就是五百万。

她真把自己当成了下金蛋的母鸡了?

五百万,怎么好意思开口的!

一下子接二连三的事故向她扑来,这回她真的要招架不住了。

难道真的要放弃对拓荣的承诺?

单方面撕毁契约,会有什么后果?

当初她的确发过毒誓,说如果背信弃义,就让她不得好死。

可如今她顾不得那么多了,不是她背信弃义,而是拓荣先生先弃自己于不顾的。

眼看着一周之内倒了十几家门面,钱家投资的一切,就要打了水漂。

这可是钱家舍弃海外市场,背水一战的全部身家了。

钱瑗不想让钱家倒了,她必须要想办法保住钱家。

于是终于拿出手机,拨打了谢琪的手机号。

谢琪等这个电话,也是等了足足一周。

不过如果不是他在背后对钱家倒台的推波助澜,怕是不止要等一周。

谢琪接起电话,便听钱瑗刻意压制住颤抖的声音说道:“大哥,我有一些陈年旧事,想和你谈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