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124章 第 124 章
 
好在事情处理起来也并不算特别麻烦, 莫白丁下半辈子在牢里度过是铁定的。

证据确凿,虽然莫鸿儒的事没办法找到新的证据,可他纵火的事却是板上钉钉的了。

这个还要看最后的量刑,应该属于杀人未遂。

再加上他非法□□, 抢夺家产, 好几项罪名, 够他喝一壶的。

只是可惜, 最后没能成功抓住拓荣。

而且拓荣这件事, 根本没办法对警方说。

这种涉及命理玄学的事,就算说了, 也不是警察能管到的范畴。

你说一个人靠着算命, 来给人改变命运,怎么定罪?

那天阿桑带着六个兄弟去堵他,明明已经把他堵到了死胡同里,进去抓人的时候却不见了。

那个死胡同可是十九层的楼房,他不相信他一个一把年纪的人可以爬得上去。

可他就这么莫名奇妙的消失不见了, 让阿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

不过莫如深是有心理准备的, 一个能把几大家族搞的人仰马翻的人, 哪儿那么轻松就抓到?

看来, 那个叫青疏的年轻人,应该有很大的干系。

处理完这边的事以后, 莫如深就去南省那边。

重点是,想小言了, 特别特别想他。

南省,苏默言这边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事情的起因是莫如深让阿桑多给他派了个保镖, 结果保镖当天晚上就把过来和苏默言谈事情的青疏给抓到了。

保镖们其实也弄不懂是怎么回事, 只得跑去问苏默言, 那个绑着绷带又戴着口罩墨镜的男人是谁。

苏默言立即有些焦急的说道:“你们这些人办事也太没分寸了!他是我的好朋友,怎么可以这么粗暴的对待他?”

保镖也是个直爽的,直接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半夜……爬窗户的那种好朋友?”

苏默言没听出有什么不对,皱眉道:“半夜爬窗户有什么不对吗?”

保镖道:“倒也……没什么不对,您只要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就可以。”

苏默言只觉得保镖奇奇怪怪的,不过想来厉害的人都是有其奇怪之处的。

而且他是阿桑的人,阿桑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道:“你别管了,以后他爬他的,你们看到了就假装没看到。”

保镖十分艰难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好,我知道了。”

退出去后只觉得心里有点纠结,身为言少的保镖队队长,按道理来说应该唯言少之命是从的。

可是他又是领着莫先生的薪水,从情感上来讲,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他。

到最后也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只得去咨询了一下自己的顶头上司。

顶头上司自然是阿桑,他将这件事告诉阿桑后,阿桑整个一黑人问号脸。

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呢?

言少和莫先生的感情非常好,是绝对做不出有人爬窗户进他卧室这种事的。

阿桑觉得,这件事里面肯定另有隐情。

可属下说的有鼻子有眼,是真的抓到了一个年轻人,还是个小鲜肉。

阿桑想了想,没有直接告诉莫如深,而是和苏哲说了一下。

苏哲就觉得不太可能啊,他天天和小言在一起,从来没发现过他和什么小鲜肉在一起。

阿桑却说确有其事,属下百分之百不会骗他。

苏哲只得道:“那我晚上去他房间看一下,先别和深哥说啊!这件事不一定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小言的人品我了解,他不可能出轨,更不可能做对不起深哥的事。”

阿桑嗯了一声,说道:“好,我知道你们兄弟都很好,你也很乖。”

苏哲轻轻笑了一声,心情非常愉快的挂了电话。

心里也开始犯嘀咕,小言出轨?

这可真是个笑话啊!

不过他还是悄悄跑去了隔壁房间,探头探脑的朝里张望。

结果被刚刚从外面回来的苏默言抓了个正着,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你干嘛?苏二宝!”

二宝捂住自己的胸口,娇娇俏俏的样子被吓了个花容失色,说道:“吓我一跳,你干嘛去了?”

苏默言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想来我房间干嘛?”

苏哲有些心虚的说道:“没事呀!就是睡不着,想找你聊聊。”

苏默言看着他的脸,说道:“二宝,有没有人说过你不会撒谎?”

苏哲清了清嗓子,捂着脸颊道:“有吗?”

苏默言道:“有啊!你只要一撒谎,眼睛就往地上看,从小就这样!”

苏哲:……

还真是。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好啦好啦,我承认了。那个……我听阿桑哥说,你出轨啦?”

苏默言:……

噗嗤……

一升狗血从他的肺腑里吐出,他一脸不可思议道:“你家阿桑哥从哪儿听来的不靠谱八卦?”

苏哲担心被别人听去八卦,便拉着苏默言去了房间,说道:“我也觉得不靠谱啊!所以才过来看看,八成是弄错了。”

两人坐到小茶几前,苏默言一边吃着小零食一边道:“你跟我说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哲小声道:“他们说,半夜经常有一个小鲜肉来爬你的窗户。”

苏默言:噗……

又是一升狗血喷了出来,他一边笑着捶胸口一边道:“你们笑死我算了,我不是跟你说了,是青疏啊!”

苏哲一脸的迷茫,问道:“青疏?什么青疏?”

苏默言:“就是那个墨镜小哥哥啊!我们一起遇到的青疏,上次救的那个。”

苏哲瞬间就想起来了,说道:“哦哦哦,是他呀!那他为什么要半夜来爬你的窗户?而且他受受的,不像是会对你感兴趣的样子哎!你就算出轨,也应该找一个大猛攻吧?”

苏默言:……这都什么跟什么,我都结婚了,谁要出轨!

苏哲道:“原来他的名字叫青疏啊!真好听,我觉得叫青什么的都很好看哎,你见过他长什么样子吗?”

苏默言摇头,说道:“他一直戴着口罩墨镜,还经常缠着绷带。把自己弄的一身伤,神神秘秘的。而且,他姓青。很奇怪是吧?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姓青的人。”

苏哲道:“青玉先生不就姓青吗?”

苏默言道:“怎么可能?我爸他姓林,他叫林青玉。”

和林黛玉就差一个字,但是比林黛玉还要美。

苏哲有些迷茫的说道:“啊?是吗?我一直以为他就叫青玉,还在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姓青。”

苏默言道:“确实有人姓青啊,青疏就姓青。”

苏哲道:“那你们聊什么了?他今天晚上会来吗?”

一提到这件事苏默言就生气:“别提了,好几天没来了,自从被我的保镖队长抓住了以后就没再来过。”

苏哲一听,笑的趴到了苏默言的腿上。

随即又猛然坐了起来,一脸惊悚道:“小言,你这几天怎么就胖成这样了?”

之前站着觉得还不明显,现在坐在这里,小肚子都突出来了。

虽然他穿着宽松的衣服,可是碰到以后还是非常明显的触感。

苏默言裹了裹衣服,清了清嗓子,说道:“就……胖了点嘛,没什么的。”

然而这次苏哲却没那么好骗了,他伸手摸了摸苏默言的肚子,说道:“胖了可不是这个状态,你老实跟我说,小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苏默言也知道,周围的人不是傻子。

他的肚子挺起来的时候,肯定不可能再继续隐瞒下去。

也知道自己应该和苏二宝坦白一下,毕竟他这段时间内,和他相处的将会是最亲密的。

只是他不知道该找一个怎样的借口,让他知道男人也是会怀孕的。

苏默言眨了眨眼睛,突然就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

与此同时,莫如深已经买好了回南省的机票。

这次回来应该可以多呆一段时间了,毕竟莫家的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

阿桑当然也跟着一起回来了,辅助莫如深办了那么大一件事,这次苏哲的账户上又要多一大笔钱。

只是两人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伴侣正在就怀孕这个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苏哲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苏默言的肚子,说道:“真的假的?这怎么可能?你是男生,我也是男生。而且我做的次数肯定比你多,我都没怀孕,你怎么怀的!”

苏默言无语,你做的多,有什么好炫耀的?

他清了清嗓子,说出了刚刚编好的理由:“其实……是这样的,我之前不是说过么,董医生在做一个人体自主授孕的实验。我做了他的志愿者,接受了一种血清注射。其实我们也没想到会成功,结果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成功了。”

苏默言觉得,这已经是最完美的借口了。

晚点他会和董爷爷解释商量一下,让他替他一起隐瞒的。

谁料苏哲听了苏默言的话却半天没动静,仿佛在想些什么。

苏默言以为他被自己刺激到了,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指,问道:“二宝?你怎么了?”

苏哲回过神来:“没……没什么,你刚刚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苏默言亮出自己的孕肚,说道:“我这都快五个月了,双胞胎哎!你自己说说,怎么可能假得了?”

苏哲的眼神看向他的肚子,竟然露出了十足的羡慕。

苏默言突然就觉得事情不妙,果然下一秒,苏哲拉住他的手问道:“那个……小言,那位董爷爷,现在还缺不缺志愿者?你知道我的,其实我也一直很向往这样。虽然阿桑他并不是很在意,可我特别特别……想要个孩子。”

苏默言:……救命,他觉得自己就多余找这个借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