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 第98章 第 98 章
 
但是还没等谢琪幸灾乐祸完, 就听苏默言又道:“谢先生也不要管。”

谢琪:……

这回兴灾乐祸的换成了莫如深,看到没,你也没有特殊到哪儿去。

老实说他们都很喜欢这样的小言, 但是看他一个人跟别人斗,就总觉得心痒难忍。

那种自家孩子在外面单打独斗, 当家长的却只能看着的感觉不好受。

莫如深只得在谢琪身上找补:“哎呀,谢先生, 这敬语用的。”

谢琪:……

他现在怎么就是不论如何看莫如深都不顺眼,哪怕他之前给自己的资料的确很硬。

没想到一个后生, 竟然隐隐约约有要超越自己的势头。

虽然谢琪觉得钱这个东西一直是主动找上自己的,但如果被莫如深压一头, 他就会觉得不爽。

不过这件事,谢琪却并没有打算袖手旁观。

他不知道便罢了, 知道了就不得不管。

青玉现在这个样子,他唯一的儿子却被自己名义上的外甥压着欺压, 这种事让他怎么都觉得心里不爽。

哪怕他的外祖母,曾对自己的母亲曾经有过救命之恩,但母亲已经去世了,也把这个养妹养育长大了。

就算恩情没还清, 也没有必要让小言来还吧?

合着全世界都得因为他们那点恩情, 满足他们无度的索求吗?

谢琪便没再和莫如深计较,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你们玩儿,我办点事。”

苏默言和他挥了挥手, 说道:“去您的吧琪叔。”

听着这声琪叔, 谢琪笑了一声:“臭小子……”

语气里竟还颇有几分无奈。

直到谢琪离开了房间,苏默言和莫如深才互看了一眼,又不好意思的别开了眼睛。

又忍不住抱到了一起, 嘴唇轻轻碰了碰后莫如深才说道:“谢琪估计去处理这件事了。”

苏默言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莫如深笑:“你不阻止他?”

苏默言道:“我阻止了也不管用吧?不过确实是他的外甥,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针对我。”

莫如深道:“我让小凡去查原因了,他应该很快就能查到。”

苏默言道:“难道不是因为嫉妒我长的又帅又会赚钱吗?”

莫如深被他给逗乐了,说道:“你觉得你这点钱,钱家能看到眼里吗?”

苏默言也笑了,说道:“我知道,是因为我夺走了他在他舅舅身边的位置。”

莫如深再次摇了摇头:“也不太可能,钱逸是钱坤的儿子,上市外企。市值十亿美金,虽然不能和谢琪比,但也不差。钱太太就算脱离了谢家,努力维持着就好,有必要故意往谢琪的软肋上插吗?”

青玉就是谢琪的软肋,苏默言是青玉的儿子,他们这样做,无疑是把谢琪往外推。

苏默言懒得想这些复杂的问题,因为他的大脑又开始进入一片空白的状态。

莫如深知道,他又不太对劲。

却有些担忧的问道:“你这样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坏处吧?”

苏默言在他颈窝里吸了一口气,说道:“坏处不至于吧?就是你太用力的话……会有点疼。”

莫如深将他抱了起来,说道:“好,我轻点。”

这个力度就很难把控,轻的确是轻了,又如隔靴骚痒。

莫如深担心弄疼他,只得无奈的将他放平,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需求那么大,让我怎么办才好?”

而后苏默言便体验到了这辈子最为羞耻难当的扑累,大佬竟然给他口了。

啊啊啊啊啊啊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刺激?

但是真的好喜欢啊呜呜呜呜。

一点都不疼,而且也可以彻底缓解他的痛苦。

就是觉得太难为情了,莫如深你怎么下得去口的?

好在这个过程不是很长,而且还被莫如深给笑话了。

在他耳边一直说着低低的话语:“幸亏小言不用娶老婆,如果要娶的话这可怎么办才好?”

苏默言:……

还不能抗议,每次抗议都被他欺负的更厉害。

男主攻的配置,果然彪悍。

就是结束以后苏默言整个人都觉得不太舒服,不像从前,每次结束都神轻气爽。

这次甚至有点恹恹的,胃里隐隐还犯起了恶心。

他觉得这都怪自己贪得无厌,每次都缠着莫如深索取无度的结果。

好在他心里还记挂着白天的事,洗了个热水澡后又强打起了精神。

叶鸿鑫处理完事情以后便兴高采烈的回来了,一边擦着汗一边汇报着那边的情况:“他们确实还没签合同,但是很奇怪,我一过去他们就给我签了合同。难道是因为看到我们已经开始往店里搬东西了,以为我们和他们那边的人谈妥了?”

苏默言微微皱眉,不用猜也知道这件事是谁摆平的。

不过倒也不必深究,他对叶鸿鑫说道:“我知道了,那今天晚上备食材吧!明天就可以开业了。”

叶鸿鑫应声:“二师弟上飞机了,明天一早就能到,我开车过去接他。”

苏默言有点奇怪的抬头问道:“哦?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啦?”

叶鸿鑫一脸的骄傲,说道:“这件事您就不用管啦!”

结果第二天一早,刚出机场的苏哲,就看到了骑在三蹦子上,在马路边牙子上等他的叶鸿鑫。

苏哲:???

他转身就想往回走,假装不认识这个山炮。

叶鸿鑫却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乐呵呵的说道:“二师弟上哪儿?快上车吧!不是说好了我开车来接你?”

苏哲气道:“这就是你说的车?这是什么破车嘛!我要去打车,太丢人啦!”

小娘炮吱吱歪歪的声音,半条街都听到了。

叶鸿鑫却生拉硬拽的把他拖上了三轮车,乐呵呵的说道:“别呀别呀!师父都天天坐,你当徒弟的讲什么排场?”

于是苏哲就这样被三蹦子突突突的带进了十万大山,整齐的发型被吹的乱七八糟,衣服也搞的脏兮兮的。

早就知道边省条件艰苦,原来这么艰苦的吗?

他从三蹦子上下来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边满腹抱怨的往里走,一边拿小镜子补着妆:“人家的形象可是很重要的,不知道我是古遇的门面担当吗?”

叶鸿鑫乐呵呵道:“你现在也很门面,走走走,我带你去见师父。”

两人便一起来到了青玉的小院子,一进小院子,苏哲的表情都变得庄重了。

叶鸿鑫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说道:“你这是怎么个反应?师父还在等我们呢。哦,你还不知道吧?其实林先生是我们的师爷爷,他是师父的亲生父亲。”

苏哲差点把手里的小镜子扔到地上,一脸惊奇的问道:“亲生父亲?真的假的?你没在跟我开玩笑吧?”

叶鸿鑫小声道:“没有,真的是,他们真的是亲生父子。”

苏哲心道难怪,他们长的也太像了。

随即又觉得怪怪的,玉先生不是谢大佬的恋人吗?

啊……贵圈好乱。

这样想的时候,他忘了自己曾经有多乱。

此刻苏默言正在青玉的小院子里陪伴着青玉种兰花,他有很多漂亮的花盆。

上次苏默言和谢琪一起采摘回来的兰花被谢琪单独种在一个白色的花盆里,长势不太行。

种兰花的青玉很呆萌,苏默言听到动静后回头看了一眼,朝两个徒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苏哲和叶鸿鑫同时停住了脚步,便见青玉很利落的将兰花种好,浇水施肥,一气呵成。

苏默言给他鼓着掌,说道:“爸爸你好棒,以后可以开个花房了。”

青玉却只是对他淡淡一笑,吐出一个字:“不。”

苏默言:……

啊,爹咪,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他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的确十分可爱。

看在你又好看又可爱的份上,我还是……尽量宠着你吧!

又想着今天有正事要忙,便边起身边道:“我先去忙,回来陪你哦爸爸。”

青玉却转过头来看着他,歪了歪脑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苏默言对他笑了笑,起身便要朝两名徒弟走去。

却是一阵天旋地转,头脑瞬间就空白了。

青玉瞬间上前去扶住他,眼中满是焦急,虽然他不会说,眼神却很明显的关切。

叶鸿鑫和苏哲也立即上前来扶他,两个徒弟也吓坏了。

尤其是苏哲,一脸埋怨的数落叶鸿鑫:“你怎么照顾我弟弟的?当徒弟的不应该多给师父分担吗?这都低血糖啦……”

恰好疯子医生路过,他穿着一身无菌服,应该是刚从实验室里出来。

探头朝里看了一眼,问道:“这是怎么了?”

这会儿苏默言已经缓过来了,刚要摆手说自己没事,结果一开口却又一阵恶心涌上心头。

再加上头重脚轻,耳边也传来阵阵嗡鸣声。

虽然这种感觉会因为这小院子里的磁场时而缓解,时而又冒出来,但也挺让他恼火的。

青玉看向他的表情却略显迷茫起来,疯子医生却直接进来说道:“都别愣着了,现成的仪器,查查到底怎么回事。先验个血常规,看看各项指标。再做个脑电图,头晕无非几种情况,我们逐一排查。”

然而青玉在听到脑电图三个字的时候,却如临大敌一般将苏默言护到了身后。

反反复复只说一个字:“不,不,不……”

苏默言整个人都有点懵,胃里翻江倒海,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躲在暗处的大黑小子终于忍无可忍了,他一把上前抱住苏默言,说道:“还等什么?赶快送去检查啊!”

结果把苏哲和叶鸿鑫吓的嗷嗷叫,尤其是苏哲,大声嚷嚷着:“啊啊啊啊他他他他诈尸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狼了。

感恩支持,两百评论有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