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女修”后被魔尊抢了 > 第36章 软肋
 
公孙德施展妖邪之术把楚瀚变成了自己的“肉盾”,这件事霍焰只告诉了越正阳。

越正阳听完他的叙述后,眉心皱出一个明显的川字,感觉这件事真是太棘手了,棘手得让他深感头痛。

因为楚瀚这个“肉盾”的存在,让霍焰投鼠忌器,不得已放走了公孙德。

这说明他十分重视楚瀚,也就意味着楚瀚是他的软肋,而公孙德也很清楚这一点。

被势不两立的仇人知道自己有软肋,就容易落入下风。

像公孙德就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让楚瀚变成为自己护体的人肉盾牌。

只要楚瀚的“肉盾”身份不变,霍焰就不可能再去找公孙德报仇,否则就是间接杀死楚瀚。

甚至就算公孙德主动跑来挑衅霍焰,他恐怕都得咬牙忍住不敢伤他。

因为打公孙德这只老鼠会伤着楚瀚那只玉瓶。

“阿芒,这个楚瀚是什么人?为什么对你来说这么重要?”

越正阳无法不纳闷这一点。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霍焰是何等心急地想要尽快杀死公孙德替父报仇。

没想到他居然肯为了这个楚瀚,暂时按捺住自己的复仇欲望放走了杀父仇人,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霍焰默然片刻,避而不答地岔开话题道:“师伯,你以前听说过肉盾这一秘术吗?”

“肉盾术和傀儡术一样,都是鬼宿门的独门秘术。奇怪,鬼宿门已经没落了上百年,公孙德是怎么学到这些秘术的?”

百余年前,一位鬼修大能一手创建了鬼宿门,是修真界唯一一个鬼修开山创派的门派。

这个门派的术法太过妖邪阴毒,为仙门正派所不容,后来被仙修门派联手荡平了。

鬼修大能就此殒落,门下弟子也基本上全被剿灭干净了,从此修真界再无鬼宿门。

公孙德是怎么学到这些秘术的,越正阳无从得知,但是他显然学得不怎么精益。

因为真正的肉盾术,可以完全替施术人挡掉所有的□□伤害。

譬如霍焰砍向公孙德的那一刀,伤口都不会在他身上出现,只会直接出现在楚瀚身上。

然而公孙德却没能做到这一点,还有一个自己受伤再将伤口转移的过程。

虽然过程很短,但终究还是要自己先吃一下苦头。

不过,越正阳对霍焰解释了一下这种情况后,也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当然,也有可能是你突然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处,让他没有时间进一步完善术法,只能仓促地驱动肉盾术。”

“术法可以施展也可以解除,有没有人知道用什么办法能够解除肉盾术?”

越正阳摇着头道:“恐怕是没人知道了,毕竟鬼宿门已经没落了上百年,门下弟子据说也都死光了。”

霍焰听得心头一阵烦躁难耐,“那咱们自己设法解术可行吗?”

有些术法如果遇上修为深厚的高阶修士,很容易就能被解开,但是有一些就未免了。

越正阳用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口气道:“估计很难。要不等楚瀚醒来后,先问问他公孙德是如何施术的。如果知道过程或许可以试着破解一下。”

一项术法在施展过程中,有时会用到手诀;有时会用到符咒;有时会用到法印;有时还会役使神兵或鬼将。

如果知道施术过程中用了哪一种方式,至少可以缩小范围进行解术尝试。

现在楚瀚苏醒了,霍焰这才知道公孙德之前封印了他的视觉。

他什么都看不见,根本就不知道公孙德对他做过什么。

发现自己的背部和腹部都受了伤时,楚瀚感到十分困惑。

“这是什么受伤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公孙德明明说过他不想想杀我,为什么下这么狠的手?”

霍焰指了一下楚瀚的胸膛说:“那些都只是皮外伤,你再看看你的胸口吧。”

楚瀚下意识地低下头,扒开交领叠襟的亵衣一看。

发现胸口正中央突然多了一个拇指大小、颜色血红的“盾”字,印在白皙的肌肤特别醒目。

“咦,这个盾字是怎么来的?一定公孙德干的吧?”

“没错,他在你身上施了一种邪术,叫作肉盾术。”

肉盾术是什么鬼玩意儿,楚瀚完全不清楚。

不过听起来就感觉不是好东西,霍焰凝重的语气更是让他感觉不妙不妙很不妙。

“什么是肉盾术?”

霍焰尽量解释得轻描淡写,不想吓着楚瀚,但他还是听得心底一阵发寒。

那个缺德缺得没边了的公孙德,居然把他的身体变成了一面保他狗命的人肉盾牌,这也太可恶了吧?

楚瀚这才终于弄明白,公孙德为什么能再一次从霍焰手里逃脱。

因为有他这块人肉盾牌在,他没办法对公孙德痛下杀手,否则死的人只会是他而不是公孙德。

而他身上的两处伤口,就是替公孙德“顶罪”的结果。

霍焰活像疯子一样满世界追杀公孙德,一定要将其除之而后快,这一点整个修真界的人都很清楚。

可是明明可以斩杀仇人的大好时机,他却因为顾忌楚瀚的安危,不得已放弃了。

楚瀚完全呆住了:他居然为了我放走了公孙德,所以他不只是弯了,他还爱上我了吗?

尽管爱不爱的这种话霍焰一句都没说过,但是他的行为比语言更能说明一切。

楚瀚能感到有一份比山更重比海更深的深沉情意摆在自己面前,心里特别乱。

一颗心乱糟糟地呆了好半晌后,楚瀚决定装糊涂:他既然不说我就当啥也不知道吧!

“那……现在怎么办?因为我,你没法杀他报仇了,只能任他逍遥法外吗?”

“我会想办法解开这个术法,在此之前你哪儿也别去,安心呆在这里等我解除问题。你放心,我不会再锁住你的灵力,也不会再把你关在逍遥洞府当囚犯,你也别再想着怎么逃走了。行吗?”

楚瀚当然是乖乖地点头了。眼下这种情况,他的确只能呆在霍焰身边最安全。

因为公孙德那个德性不够心眼却很多的狡诈东西,显然也猜出了霍焰待他不一般,所以才会抓他回去施展什么肉盾术。

现在他就是霍焰的软肋,必须要自觉地躲好藏好才不会害人害己。

从霍焰口中得知楚瀚的视力曾经被公孙德暂时封印后,越正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样就很麻烦了。如果什么都不清楚的话,根本无从下手,想要解除术法完全行不通。”

霍焰咬着下唇想了半天,突然问道:“当年联手荡平鬼宿门的仙修门派,都有哪些门派呢?”

“通天宗、太和宗、蜀山剑宗等各大门派都派出了高手,怎么了?”

“我想,或许可以去问问他们是否对肉盾术的解除方式有所了解。”

仙修界历史悠久的大门派,大都已经传承了上千年。

历代弟子中有飞升的也有陨落的,还有不少修炼多年仍然未能得道成仙的,至今仍在苦苦修炼。因为修士毕竟只是半仙之体,如果不能飞升,寿元终会耗尽,一般活到五百岁左右就会大限将至。

在通天宗、太和宗、蜀山剑宗这样的仙修大门派中,已经修炼了两三百年的修士并不罕见。

如果他们之中有当年讨伐过鬼宿门的修士,没准有人比较了解肉盾术呢?

霍焰果断决定:“事不宜迟,我今日就动身,去这几大门派分别拜访一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