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开局签到茅山位面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黑毒苗
 
  江林眼神微眯。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就是想要在拜月先生的教内,找些关于中原南盗侠夫妇的记载罢了。”

  “南盗侠?”拜月明显愣了一下,似乎看起来他并不知道李三思夫妇。

  江林也不敢确信拜月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就算真的是拜月给李三思夫妇下的蛊,那他现在又能如何?

  拜月春风拂面,没有拒绝。

  “江林朋友请随便观看,教内任你通行。”

  然后两人往拜月教而去,一路上拜月一直在和江林交流着关于天文地理的知识,让拜月眼界大开,高高兴兴地去思考江林告诉他的日心说和地心说了。

  。。。

  拜月确实大方,给拜月教众下了命令,可以允许江林在拜月教中肆意行走,不得阻拦,这大大方便了他查阅资料的速度。

  李三思夫妇是为了偷取毒龙胆才中蛊的,所以江林首先就把目光放在了毒龙胆上。

  从拜月教的典籍中可以查到,在苗疆,有一条赤虺河横贯北边,也被当地人称为赤水河,因为河水形似血液一般血红因此命名。

  这赤虺河中,居住着一条数十米长的巨龙,能上天入地,口喷红雾,雄霸在这赤虺河附近。

  因为它喷出的红雾蕴含剧毒,能够阻挡中原人的入侵,而且苗疆普遍养蛊,所以当地的苗疆人开始供奉此条巨龙为蛊王,也被中原人称为毒龙,而毒龙胆之名也是由此而来。

  其实这赤虺河中,是一条数十米长的巨蛇,有剧毒,因为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缘故,颇有些智慧,一直以来和苗疆达成了共识,苗疆人用活人祭祀它,它也偶尔帮助苗疆人。

  不过这一切被十余年前李三思夫妇的到来破坏了。

  江林都不用猜就可以知道,这毒龙活了很长时间,它的毒胆正是无上的解毒灵药,李三思夫妇为了救皇甫英,毅然而然来了苗疆杀了它,取出蛇胆。

  后被苗疆人下蛊而逃,回到余杭镇没有多久就死去了。

  而拜月教中明确记载,毒龙乃是由一支黑毒苗祭祀,守护部落也正是黑毒苗。

  在拜月教中,黑毒苗是最大的一股势力,也是黑苗能和白苗在争斗中缕缕取得上风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擅长使用毒蛊。

  一般的苗人培养蛊,有着各种各样的方向,比如白苗中不少人都是培养药蛊,这种蛊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也被称为蛊医,还有人培养寄虫蛊,这种蛊虫一般不会害人性命,但是可以用来防身。

  最厉害,也是最神秘的就是毒蛊了,由黑毒苗掌握,他们会选用无数的虫子或者毒蛇等五毒之物,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活下来的那一只蛊就是最优良的蛊虫,甚至苗疆还有斗蛊大赛。

  在历届斗蛊大赛产生的蛊王中,还是黑苗蛊人居多,比如金蟾蛊,金蝉蛊,毒龙蛊等,位列苗疆三大蛊,一旦被这等蛊虫下蛊,哪怕是阳神真君级别的高手也得饮恨。

  “想来,李三思夫妇就是死在了这黑毒苗之手了,他们最是忠心拜月,是拜月的左膀右臂,看来事情还要从长计议。”

  江林现在是不可能一人单挑整个拜月教的,唯有等到他和拜月一样,入道成功,那时候才有资格能够傲视天下。

  现在,江林只能暂时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之后,江林在南诏国中暗中打听关于黑毒苗的事情,虽然黑毒苗势力强大,大多数苗人听到黑毒苗三字就仓惶掩耳,但是也有部分白苗一直看不过去黑苗的所作所为,就把黑毒苗给江林讲得清清楚楚。

  据了解,黑毒苗不仅拥有拜月教中众多高层位置,连巫王手下的许多高官,同样是黑毒苗出身,他们为了能够培养出更多的毒虫,在整个南诏国掀起了一场不灭毒虫的行动。

  整个南诏国中,山林土地间,毒虫遍地,导致很多百姓都不敢驱逐毒虫,反而要把地盘让给它们,还要上供拜月教,剥削非常严重,常有人直接饿死当场。

  “怪不得这等小国几十年后就被灭了,不灭不行啊,后来建立的大理国虽然也不怎么样,但是至少可以给大部分人一个吃饱穿暖的机会,连黑苗和白苗之间的斗争也被抚平,这也是大理国能比南诏国要长久得多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今朝堂上,还有以南蛮将军为首的白苗能够和黑苗抗争,可是拜月教作为黑苗最大的势力,他们可是在教中训练了庞大的军队,若不是巫王不希望看到南诏国发生战争,尽量维持二者之间的和平,恐怕南诏国早就发生战争了。

  不过巫王越来越信奉拜月的话,导致如今黑白相对的局势越发地偏向黑苗。

  就连白苗之首石公虎,在十年前就是因为国王的不作为,一怒之下辞官而去,更是助长了黑苗的威风。

  江林在南诏国一待就是数月时间,他在这里寻访蛊道,想要了解这种看似邪恶,其实也蕴含大道的路子,以增加自己对于丹神合一更多的领悟,期间还和拜月继续谈论科学一道,让拜月越发觉得江林的才华不凡,一度邀请他加入拜月教,愿以教士之位待之,不过都被江林婉拒了。

  他可不想加入这样以信仰为自身全部的教派,人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祛除了感情。

  拜月的洗脑很成功,他一边讲述了自身领悟的大爱之道,让所有的教众都跟着他一起迈入了这看似大爱,实则无爱的道路。

  教中之人往往觉得拜月的一切行为都是正确的,包括拜月自己,他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错误。

  其实拜月自己都不明白爱是什么,他虽然领悟了自己的道,但是这却是自我之道,他坚持着自己领悟的是大爱之道,其实是无情道,他视天下苍生为玩物,为了验证爱的存在,他不惜用整个南诏国的子民的生命来见识一下巫后青儿的女娲之道。

  和这样的疯子论道数月时间后,江林也有些受不了了,他决定离开这里,回到余杭镇,让李逍遥带着他去寻找到剩余的几颗灵珠,也正好去所谓的仙灵岛上看一看。

  他最近数月的时间内,虽然修为有些长进,但是确实不多,哪怕有着数次签到获得的玄精丹相助,可是,上清大洞真经依旧被牢牢困在阳神之前,处于真丹巅峰。

  丹神合一他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是两者的融合总是觉得缺了那么一丝契机,让他无比的难受。

  “契机,契机,道家讲究因缘际会,也许只有放下,我才能得到。”

  江林有些恍然,他最近对于丹神合一太过于执着了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