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三十九章 突围
 
  柳芸儿和丫鬟将身上带的物件悉数取了出来,除去一些用不上的衣物还有不少药物以及暗器。行走江湖的侠客多多少少身上都会备上些疗伤丹药,小心些的还会备上不少毒药以备不时之需。柳芸儿也不例外,日前再江州城二人便没少采买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至于暗器那便是源自于藏锋山庄了,虽说藏锋山庄以铸剑而闻名,但是作为铸剑师打造些趁手的暗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因而柳芸儿和丫鬟出逃时便没少搜罗,没想到今日正好用得上。

  柳芸儿和丫鬟先是将暗器尽数涂抹上了毒药,又将那针状的暗器埋在山壁前唯一的入口。毒针原本就细小,再加上夜色的掩护,就算是目力再好的人也难以看清这地上埋了密密麻麻的毒针。

  二人埋好了毒针并未闲下来,将先前带的衣物取出,又将衣物上的金线银线取下,在地上的泥土中搓了搓,如此一来就算是火把照耀也不会看到任何反光。柳芸儿轻功运使,飞上枝头,将树枝向外折去,直到树枝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方才停下,又以衣物上的金线银线将树枝绑好,再将两根细线绑在一起打了个活结。这结扣还是柳芸儿年幼时和柳观海去东海游历时和当地渔民习得的,若是两边用力除非是将丝线扯断,不然不论如何都解不开这个结扣,可若是中间受理只需轻轻一碰结扣便会解开,东海渔民常常用这种结扣来捕鱼,今日柳芸儿倒也要看看能钓到几条大鱼。

  柳芸儿和丫鬟按照此法又布置了数个陷阱,直到手中再无暗器这才停下,远处火把离二人也愈发的近了,未出半刻便有黑衣人发现二人所在,明晃晃的火把打在山壁上,将二人的影子拉的狭长。

  “二位真是叫我们好找啊。”黑衣人的头领对着二人说道

  “事到如今各位还有必要遮遮掩掩么?”柳芸儿言道,“我藏锋山庄一向以和为贵,从未得罪过什么仇家。”

  “怪只怪你命不好,捡到了不该捡到的东西。”那黑衣人说道

  “那便多说无益了,”柳芸儿说道,“说起来青龙潭对我藏锋山庄有几分了解?”

  “柳小姐还有什么要交代?”那头领不屑的说道,“大可与弟兄们言明,说不定那日心情好还能帮小姐留下句遗言。”

  “藏锋山庄源自上古祝融一脉,以巫蛊之术起家,其后才以铸剑而闻名,此地已被我以秘法下了巫蛊之术,诸位若是不怕死的,大可上前来试试。”柳芸儿言道

  那头领并未在意,只想着是柳芸儿想要拖延时间寻得逃生之法,便对手下的黑衣人用了个手势。一应黑衣人得了命令一拥而上,朝着柳芸儿二人冲去。

  柳芸儿并未惊慌,手中假意捏了个法诀,嘴里又念叨着些叫人听不懂的咒语。那些黑衣人缓步上前一步步朝柳芸儿逼近,却忽而听得“啊”的一声,一个黑衣人应声而倒。身旁的同伴撤下他的面纱,只见他面色乌黑,嘴唇紫青,甚至来不及多说些什么便没了气息。

  “不要理会她的装神弄鬼,一起上。”那头领对黑衣人说道

  一众黑衣人接着朝柳芸儿围了过去,但是局势并未有任何的好转,随着一声声闷哼,一个个身影倒下,扯下面纱都是一副嘴唇紫青面色乌黑的模样,偏偏身上却看不出任何伤口,这让一众黑衣人有些慌乱,不敢再上前。

  “许是地上布置了陷阱机关,用轻功从天上走。”那首领发话道

  黑衣人听了后也似乎是想明白了些什么,一个个轻功运使朝着柳芸儿飞去。柳芸儿一早设下的丝线此刻便有了用处,只听,嘡嘡,几声,树叶纷动,无数的暗器犹如雨点一般朝着黑衣人射来。黑衣人大多都运使着轻功,躲闪不急,偶有几个强行坠地却也被地上的毒针刺穿了脚心不多时便咽了气去。一众几十人的队伍此刻冲到柳芸儿身边的除了那首领竟不足五人。

  “倒是小瞧了你,”那首领言道,“此刻你还能有什么花招不成?”

  柳芸儿并未答复,与丫鬟交换了个眼神,长剑齐齐出鞘朝着黑衣人杀去。此番布置的陷阱已然超过了柳芸儿的预期,坑杀了大半的黑衣人,二人此刻全力突围应当还有一二分的机会。

  柳芸儿二人所用的剑法并不是藏锋山庄沿袭的正统蜀中剑法,而是少时柳观海为二人寻得名师所学的芙蓉剑法,最适合女子使用。取剑势轻盈灵动之意,一触即退,以快打快。

  柳芸儿长剑一刺,接下了对面首领的攻势,而丫鬟则是一人挡住了其余两个黑衣人的进攻。那头领所用的武器并不常见,是一件奇门兵刃判官笔。那头领以判官笔运使棍法倒是正奇结合,更为精妙,所用的棍法并不罕见,江湖上也算广为流传,叫八卦棍法,以力破人,以点破面。

  二人方才一交手,柳芸儿便险些拿不稳手中的长剑,只得加倍小心,所有的招式一沾即走,绝不多留。那头领所用的棍法虽然平平但不知是天生神力的缘故还是内力深厚,一招一式都带着罡风,将地上的落叶卷起。

  二人你来我往交手了数十回合,柳芸儿渐渐落入下风,但是反观丫鬟那边的情形却大有不同。一手芙蓉剑法在丫鬟的手中少了些许灵动,更多了些凶狠,不多时那两个黑衣人身上便挂了彩,只要柳芸儿能撑得住,不多时丫鬟便能拿下那二人。

  那首领显然也预见到了危机,一手八卦棍法连连朝柳芸儿点去。柳芸儿躲闪不急,只能以长剑横档,硬接下那首领的攻势。奈何柳芸儿本就不以武力见长,而那首领更是以力压人的好手,长此以往落败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柳芸儿心下着急,手上的剑法却不见颓势,反倒是连出险招,以求逼退对方。又战了十数回合,柳芸儿心下突生一计,一剑接下了对方的攻势,朝后退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