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三十五章 风起
 
  半月时光,匆匆而逝。原本平静的江湖,被青龙潭这么一搅,表面看着到还相安无事,暗地里却已是暗流涌动。

  百花谷,听雨水榭建造在谷内的湖面上,建筑共有三层,建造之初本意是用来游玩休憩之所,后来暖阳觉得这处所在风景实在不错,便干脆搬来此地处理谷中事务。

  半月过去,暖阳的气色也好了起来,端坐在居中的首位,手中握着一纸书信,愁眉不展。半晌,暖阳细细读过了信上的内容,将信纸放下,叹了口气,这才对一旁的路非雨说道

  “果真如萧溯水所言一般,各大门派都遭到了杀手的袭击。”

  路非雨点了点头,而后言道:“不但如此,这些杀手还有意的展露了独属于各大门派的武学,虽然只有一招半式,但正是如此才更容易引人怀疑。”

  “师姐,”暖阳叫住路非雨,“你可还记得那日袭击我们的杀手所用的是何种武学?”

  “那用长刀的杀手看路数有几分冰火岛的意味,至于那和你我交手的为首之人,一身阴寒武学倒是说不清楚,看着有些像五毒,但又不敢确定。”路非雨分析道

  “思邪。”暖阳叫道

  “在”

  “你去将萧首座请来一同议事吧。”暖阳言道

  “说来,各大门派难不成还真的能相信青龙潭的诡计不成?”路非雨抱怨道

  “相信倒是不至于,但是心下里有几分疑虑怕是便够了,现在怕的是我们都不清楚,青龙潭此番出山究竟意欲何为。”暖阳言道

  路非雨似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对暖阳说道:“若是由三仙出面,聚集八大门派齐力抗击青龙潭,那岂不是任凭青龙潭何等诡计都可一力破之?”

  “这便是此番最巧妙的地方,”暖阳说道,“试想如果青龙潭根本不存在,一切不过是三仙的自导自演,那又当如何?”

  暖阳如此一说路非雨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若当真如此,那一切不过是三仙的安排,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为了顺理成章的手握江湖罢了,路非雨喃喃道:“若当真如此,那真是,,,,真是太恐怖了。”

  半晌后路非雨又言道:“既然我们想得到,那其他门派也必然想得到,贸然派出刺客刺杀各大门派对于三仙一统江湖没有任何助益,这不是也佐证了三仙并无此心么?”

  “你愿意拿一门百年的基业去赌么?”

  暖阳只一句话便将路非雨怼的怔怔无言,几次开口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讲些什么好。

  不多时,思邪带着萧溯水进了听雨水榭,萧溯水朝二人拱了拱手倒是也不客气,自己寻了处位置便坐了下来。

  “萧首座既然来了,我便不拐弯抹角了,不知萧首座可还记得那日交手的刺客中,为首之人所用的武学是何出处。”路非雨朝萧溯水问道

  “自然记得,”萧溯水回道,“那为首之人虽然极力隐藏,但是招式之间还是能看出与我五毒一门的玄冥掌法同出一源。”

  暖阳用指节敲了敲桌子,而后说道:“依你所见,若此事当真是青龙潭所为,那他们究竟要做些什么。”

  萧溯水想了想,倒是并没着急作答,反倒是问起了暖阳:“你不觉得这件事里,透着些蹊跷么?”

  “蹊跷?”

  “对。”萧溯水解释道,“这群杀手似乎并不是为了杀敌而来,抛开三仙安排一切的可能性,若青龙潭当真如三仙所言那般,那袭击我等不说易如反掌,也不至于如此焦灼,这些杀手的实力恰好高过各门派一线,却又未超过太多,看着就像......”

  “就像特意在等三仙来援一般.....”暖阳接过了话头

  “正是,”萧溯水继续说道,“若是这般,那一切便解释的通了,此番不过是为了让各门各派不至于被三仙联合,更是为了吸引各门各派的注意,从而掩盖青龙潭真正的图谋。”

  “只可惜青龙潭的图谋我等还不得而知。”路非雨言道

  “就算如此,青龙潭也没必要搭进去如此多的人手吧。”暖阳皱紧了眉头说道

  萧溯水张了张嘴,似是有话要说,又将话头咽了回去,这一幕被路非雨看到眼里,便开口说道:“萧首座有何高见不妨直言。”

  “高见倒是谈不上,”萧溯水回道,“只是之前在一本古籍中曾经看过,一些上古时候的禁地往往需要大规模的血祭方能打开。”

  “你是说,青龙潭找到了一处上古遗迹?”暖阳问道

  “一种猜测罢了,如今还未寻查到什么线索,不好作何定论。”萧溯水说道,“待我修书一封,看看我五毒一门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届时再做商讨也不迟。”

  “也好”暖阳回道

  萧溯水朝二人拱了拱手,便径自起身离开了听雨水榭。待到萧溯水走后暖阳才叹了口气。

  “师妹你也别太过烦忧,江湖纷乱又不止我百花一门,静观其变便是了。”路非雨宽慰道,而后又说道,“倒是你和萧首座的事情,可有结果了?”

  暖阳嗔怪地看了眼路非雨而后说道:“时下江湖纷争渐起,他是五毒首座,我是百花谷首座,我二人掌管江湖两大门派,不论是谁都不可能在这会轻易放下,师姐还是不要玩笑了。”

  “江湖的纷争何时平息过?难不成便因为你二人是两门首座,便不能在一起了么?”路非雨反问道

  “欸,”暖阳叹了口气,“师姐,现下我当真无心思虑这些问题,待此事过去再说可好。”

  路非雨心知劝不动暖阳,便也不再多费口舌,默默看起了百花谷的公文来。暖阳自顾自地泡了壶茶水,斟好了一杯抿了一口,茶水苦涩,回味又带着些甘甜。暖阳朝窗外看去,窗外景色正好,日头高高的挂着,却不见几朵云,偶有几只飞鸟飞过,带起一阵啼鸣。‘若这江湖如这景色一般干干净净的,那该有多好’暖阳心底想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