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三十四章 骨玉
 
  萧溯水和暖阳坐在屋檐上,月色正好,四下无风,衬着月留树的点点微光,倒是惬意。

  “现下便耐心等着花开咯”暖阳对萧溯水言道

  暖阳往双臂上一枕,靠着房檐仰望星空,萧溯水看着暖阳嘴角挂上了几分笑意。月光下的暖阳一袭白裙,妖娆的身姿被月影勾勒出一道狭长的影子,山崖上的风吹拂过发梢,几缕青丝便随风飘摆着,几分英气夹杂娇弱,几分圣洁夹杂妩媚,一种极度冲突又难明的气质在暖阳的身上极好的融合在一起。

  “萧公子?”暖阳先是开了口,而后缓缓回了头,又言道,“你再这么看着我,月黑风高的,小女子可要喊非礼了。”

  暖阳说完撇了萧溯水一个白眼,萧溯水只得尴尬的笑了笑,说了句:“暖阳姑娘...言笑了。”

  萧溯水轻轻向后依靠着身子,不知什么时候起,月留树上鼓起了一朵朵的花苞,淡淡的香气散在空中,倒和暖阳身上的香气一般,望着天上不时闪烁的星,萧溯水开口道

  “自小便在山中修炼,倒是很久没这般惬意了。”

  暖阳噗呲一下笑出了声,萧溯水回头问道:“在下....是说错了什么吗?竟引得姑娘这般发笑。”

  “倒是没说错什么,”暖阳解释道,“只是两个重伤未愈的人在这说什么惬意,实在太过有趣了些。”

  “这么想来....倒也是...哈哈哈。”萧溯水想着想着也笑出了声来

  二人笑了一会,又渐渐归于平静,说到底在这偌大的江湖中,自己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粟沙,或许忽而某天就散掉了。而好巧不巧的两粟沙,在这浮浮沉沉的人海中相遇,犹如一条丝线牵着一样,两粟沙彼此间便这般若即若离的走了许久,或许这线会慢慢凝视,亦或者如沙般散去。

  萧溯水心中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懂,冥冥中一道声音告诉自己,自己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却又如同镜花水月,触之既碎。

  “花开了。”暖阳淡淡的说道

  萧溯水睁开眼,回头望去。月留树上散落点点荧光,那荧光呈星蓝色,光团一簇簇的,又柔和的紧,犹如柳絮般飘落,落地后又化作一团光晕,成波纹状氤氲开来。不过半刻,整处山巅便被月留花的光晕铺满,点点荧光仿佛星河倒置,被搁在了小小的山巅。

  月留树上的花苞缓缓绽开,月留花本体倒是没那么惊艳,通体纯白,花蕊几点星蓝,只不过被这点点光晕衬着倒是神异的紧。

  “好了,别看了,你该好好疗伤了,”暖阳拍了拍萧溯水言道

  “再看一会,就一会。”萧溯水对暖阳说道

  暖阳白了萧溯水一眼,语气严肃了几分:“快点。”

  萧溯水咂了咂嘴,却又不敢言语,取出了暖阳带来的骨玉,放置在掌心,盘膝而坐运转起内功疗伤。暖阳看到萧溯水乖乖听话也放下心来,静心赏起花来。

  过了不知多久,萧溯水掌心的骨玉泛起了阵阵的微光,一道道纯白的精华围绕着萧溯水飞舞,再衬上月留花开的景象,当真有几分羽化登仙的意味了。

  暖阳看了会,心生无趣,也不知从何处取了个小篮子,足下轻轻一点飞上了月留树的枝头,细细的挑选起月留花来。月留树五年一开花,而自己的香囊又向来用月留花制作,自然不能错过。不出半刻,那一篮便被暖阳装满,而后暖阳便索性在枝头一躺,静静的看着萧溯水疗伤。

  ........

  日出东升,晨起的薄雾打在枝头,露水挂在叶子上,将叶片压得弯下了头,萧溯水缓缓睁开了双眼,手中的骨玉化作了一团粉末,随风散去。

  “这骨玉不愧是少有的灵药,不过一晚的时间,伤势便恢复了大半,接下来只需水磨工夫精心调养便可。”

  萧溯水说着回过头来,本以为能看到暖阳,却看了个寂寞。四下里找寻了一圈,这才看到暖阳竟然挂在树上睡着了,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说来习武之人便是几天几夜不睡也没什么问题,暖阳这般想来还是伤势未愈的缘故。

  萧溯水足下一点飞到暖阳身边,又褪了件袍子给暖阳小心的披上。

  “嗯?你用好了?”暖阳睡意朦胧的喃呢道

  “疗伤过了,我送你回房。”说着萧溯水抱起了暖阳往山下走去

  “花。”暖阳突然喊道

  萧溯水顺着暖阳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树上还挂着个篮子,便又将篮子取了下来,才将暖阳抱下了山。

  山路崎岖,不少弟子正清扫着山上的落叶,萧溯水便沿着这山路怀抱着暖阳向山下走去,一路的弟子看到这一幕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一时不知是背过身去好,还是装作没看到好。暖阳倒是在萧溯水怀里睡得香甜,时不时还用头蹭蹭萧溯水的胸口,像极了一只休憩的花猫。

  萧溯水并未忌讳那些惊讶的目光,反倒是宠溺的看了看暖阳,平日里看着她作威作福惯了,倒是少见她这副模样,萧溯水心里想到。

  不多时萧溯水便抱着暖阳回到了山腰的住处。萧溯水小心的将暖阳放在床上,又帮暖阳褪去了鞋袜,盖好了被子。盯着那精致的面容,也不知是为何,萧溯水鬼使神差的便在暖阳脸上啄了一口,而后又似是怕暖阳惊醒,小心的帮暖阳整理好了被子,悄悄地退出了房门

  床上的暖阳听到萧溯水离去,这才将眼睛悄悄地睁开条缝,确认萧溯水离去后狡黠地笑了笑,想想萧溯水方才的动作这笑容便更加不怀好意了起来。脸上被萧溯水吻过的地方仿佛还有余温,暖阳伸手摸了摸,似乎还能感受到萧溯水的气息。暖阳起身来到铜镜前,盯着脸上被萧溯水亲过的地方,笑容更甚,而后将头上的发饰一一卸去,又用锦帛沾了水,将胭脂擦拭干净,这才重新躺回了床上,打算好好的睡上个回笼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