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二十三章 南宫舞麟
 


  自武林大会结束,各大门派便先后离开了少室山,熙攘的山门此时又显得有些冷清。

  山林中泛着薄雾,林子并不浓密,日头高高挂着,偶有几束穿过薄雾,洒在地上。天上三只仙鹤飞舞,地上数十马匹奔腾,见了这副架势,便知晓时逍遥一门了。

  三仙立于仙鹤上,趁着晨雾,伴着微光,原本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却不免被这凝重的气氛搅的一干二净。

  “南宫舞麟,旧日里一别到如今已是数十年未见,不知又有何指教。”天诛问道

  南宫舞麟言道:“多年未见,三仙还不是容颜依旧,我又如何敢有什么指教。”

  南宫舞麟,这名字放在当下的江湖鲜有人知,可若是放在十数年前,那便是声名赫赫。其实逍遥一门原本不该只有三仙,旧时逍遥一门师兄妹四人,原本世人口中称颂的当是逍遥四仙,奈何南宫舞麟所修武学有违天理,这才被逍遥一门所弃,才有了当下的逍遥三仙。

  说起逍遥一门,立派并不算久,门下弟子武学尚可,唯有三仙恍若天上人,一身武学飘然出尘,不染半分烟火。旧时南宫舞麟,天诛,屠风,地支四人本是知交好友,一同习武却又未曾拜入名门大派下,虽然天资上佳,却也只是在江湖略有薄名。原本以为这一世江湖便如此匆匆,谁料几人却遇到了一场大机缘。

  那日四人本在切磋武艺,却忽而间地动山摇,本以为是地脉翻腾却只得一瞬。四人前去查看,不远处被天降的异石砸出了一个深坑。那异石通体纯白,看着像一块羊脂白玉,但其上却纂刻着不少奇奇怪怪的符文。四人将其带回研究多时才发现其中竟藏匿着武学秘籍,但怪异的是不同的人能领悟出的武学也不相同,这才有了三仙的寒冰地狱真解,灭世红莲经,和白首太玄经。至于南宫当初所得的武学则更为诡异,单论威能还在三仙之上,唤作杀人经。

  四人领悟出不同的武学后,那羊脂白玉的异石便化成碎片,消散于天地间,恍若从未出现一般。四人耗时多年,勤学苦练,而后创立了逍遥一门,奈何南宫舞麟的杀人经实在太过诡异,若想更进一步唯有一个办法,便是拿人命去填,这才与三仙起了分歧,而后脱离逍遥一门。

  “师妹离开师门多年,此番再度出山怕是不是叙旧这么简单吧。”屠风盯着南宫舞麟言道

  “承蒙师兄厚爱,”南宫舞麟回道,“师妹不才,自创了青龙潭一门,今日来邀请三位师兄与我共谋大事。”

  “大事?”天诛讥讽地笑了笑,“又是什么不堪入目的勾当。”

  “说来,倒也确实有些不堪入目,”南宫看着天诛说道,而后又对着屠风和地支说道,“许是屠戮江湖在诸位师兄眼里也算不得什么。”

  无言良久,屠风才道:“你这般告与我等,便不怕我等阻拦么?”

  “阻拦?”南宫舞麟笑了笑,“若是能拦怕是几位也留我不到现在吧,”南宫说着径自掏出了一把短剑而后又言道,“师兄们若是想要留住我,怕是也不容易吧。”

  “你就不怕我等联合各大门派,届时你又能做得了什么?”天诛讥讽道

  “三仙自然是三仙,深得江湖敬畏,”南宫舞麟言道,天诛听后不屑地笑了笑,而后又听南宫言道,“但诸位又有几分把握,这敬畏不是畏更多呢?”

  “届时三仙联合各大门派,怕是不会有人想是什么江湖危机,而是三仙不满于偏居一隅,终于要对这江湖动手了。”

  南宫一句话将三仙怼的哑口无言,此话虽然难听,但却有几分道理。毕竟江湖虽然对自己几人颇为礼遇,但多半也都是看在武功境界的份上,若真说起来,还当真是畏惧大过敬意。

  “三仙且细细想想,若是愿意共举大事,也不妨来找我。”南宫舞麟笑着说道

  “哼,不送”天诛言道

  言过,南宫舞麟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便离去,屠风对着身后弟子说道:“无名,林鬼,且去通知逍遥一门在江湖游历的弟子,暗中护送各大门派返回山门。”

  “是”无名林鬼齐言

  “慢着,”屠风拦下了二人又言道,“且将我等三人的信号引信带上,若有危机便放出,我等随后就到,我坐镇北方,天诛师弟你去南方,地支你去西方,至于东方的百花谷和冰火岛,且多派些弟子前去护送,希望能撑到我等赶到。”

  “是”

  .........

  另一边百花谷几人正朝着门派返回,路非雨倒是也没再提那几十万银子的事情,自家师妹如今这副模样自己心疼都还来不及。

  “师姐,我们到哪了?”马车里暖阳问道

  路非雨回头道:“快了,日落前应当赶得到渡口,届时在那儿留宿一晚,天亮了便能启航。”

  暖阳嗯了声权当知晓了,看的路非雨一阵无奈,自家师妹原本是多么跳脱个性子,而今这副模样,还真是叫人难以适应。

  路非雨看了看思邪和清云,这才露出笑脸,来时只得思邪一人,与其余弟子也玩不到一起去,许是憋坏了,如今和清云凑起来倒是一副少时的欢脱模样,不时便去捉捉鸟,逗逗兔子,闲不下来。

  不多时一行人便行至林中深处,古树高大茂密,略显阴森,只有几束光照的进来,也略显寥寥。众人不免都提高了警惕,放慢了些速度,以防有什么危机出现。

  马车内,暖阳依旧在运功疗伤,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内伤也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就算暖阳武功绝伦怕也是得静养月许才能动武。若是内伤未愈便动手怕是要旧伤添心伤,便不是月许能养的好的了。

  路非雨总觉得四下里有些什么不对劲,不免将内功运使起来,手中真气凝聚以备不测。暖阳也一边运功疗伤一边留意着四周,到了二人这般境界总会对危机有一种奇特的预知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