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十一章 施主何故
 
  苍翠古山,百年古刹,两道身影恍若惊鸿飘摇其上,惊起阵阵飞鸟。

  “阿弥陀佛,施主何故。”

  那声音平和而又浑厚,内里掺杂了真气,虽然语气平和,可是听到的人却不那么好受。路非雨和暖阳的轻功一顿,缓缓落地

  “来人可是重九大师?”路非雨运气周天后问道

  良久,并无回应,只听咯吱一声,沉厚的木门被打开。透过木门向内看去,一个年岁并不大的和尚双手合十,诵念佛号,正是重九。

  那和尚并不魁梧,纤细而不乏阳刚,许是年岁不大,身上并未有那些老和尚的腐朽,明明是佛家人却莫名的带着些儒雅。少年如玉,一身素白的袈裟缀着些金色的花纹,手中攥着一副紫叶檀香串的佛珠,再加上多年香火的侵染,不论是身上的味道还是这人的味道,便都有些出尘了。

  “阿弥陀佛”重九诵念佛号,“这少室山本是清净之地,还望施主勿怪。”

  路非雨笑了笑,对重九说道:“此番百花谷上山乃是应了少林之约,百年大宗便是如此的待客之道么?”

  “阿弥陀佛,贫僧并无此意,只是......”

  重九话还没说完便被路非雨打断,只言道:“阿你个头。”而后真气运转,一身磅礴的内力恍若山洪一般带起阵阵空爆

  反观那重九,只得无奈的摇摇头,果然主持说得对,女人生气起来便没什么道理好讲。重九运起内力,人与天地便契合了起来,时而若临渊。时而又飘渺不见其踪

  ......

  身后,清云和思邪才将将追上便看到这副场景,不由得一愣,朝暖阳问道:“首座,这是....怎么了?”

  “诺,”暖阳也不知从何处变出了些果仁,递给清云二人,又说道:“不过是打起来了而已,等等他们吧。”

  思邪清云一阵语塞,心下言道,不愧是暖阳。

  ......

  路非雨内力运转,起手便是素云掌,这掌法是百花谷长老们才有资格学习的,一共也就不过风起,落云,孤雁三式,但每一式都蕴含千百种变化,可谓鬼神莫测。

  此时路非雨所用的便正是素心掌第一式,风起。风起一式讲究的便是以快打快,层层内力堆叠,每一掌都叠加在上一掌余力未消之时,愈战愈强。

  路非雨几掌拍出,犹如涛浪连绵不绝,向重九攻去。重九足下轻点,避开了路非雨的攻击,立身于寺门上,手作拈花状,微微一笑。熟知少林武学的人定然能看出,这正是少林绝学拈花指,所谓佛祖拈花,迦叶一笑正当如是。

  重九手指连连点出,灿金色的真气凝聚,化作朵朵花瓣,乍一看只觉得十分美艳,非要挨上几下后,才知道这世间的美好大多并不如看起来那般。

  路非雨不敢怠慢,手中招式一变,化作落云,一改之前以快打快的招法,反而松弛有度,一招一式间皆有大势相辅。



  路非雨落云一出,那灿金色的花瓣仿佛触碰到了一层无形的壁垒,化作点点金光消散。路非雨招式再变,化作孤雁,一掌拍出尽是苍凉悔过之意,此招取孤雁难鸣,有去无回之意,需由磅礴的内力支撑。单看其威力变已是恐怖,何况其内还蕴含了武学意境,让人难防。

  反观重九并未惊慌,闭上了双眼,犹如一木雕般立于寺门上,双手合十,口中只诵念一声“阿弥陀佛”,身后竟浮现出一道金色的法相,那法相面目像极了重九,也如重九那般双手合十,诵念佛号。

  接着,重九睁开了双目,那法相亦然,眼中瞳孔肉眼可见的化作金色,恍若神威。重九手掌轻轻向前一推,并未掀起半分波澜,而那法相就不同了,只此一推变是狂风呼啸,风云变色,一个巨大的掌印浮现,拍向了路非雨,连带着周遭不知躺了多久的落叶都被卷起,朝着路非雨飞去。

  铛,这一声仿佛是晨钟,又好似金铁交击,只觉得这山门的清净自这一刻起,便彻彻底底的碎了个干净,又或者不止这处山门......

  一击落下,路非雨噔噔蹬地后退了三步,暖阳见状连忙飞身向前,一掌抵在路非雨的后心帮其卸了劲力,转而对着重九说:“大师还真是好功力,果真是....名不虚传。”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重九诵念佛号,又言,“施主何故?”

  这打斗说来话长,实则也不过数十个呼吸,还是等了好一会才等到百花谷的弟子追上山来。暖阳扶着路非雨,清云思邪立于左右,便齐齐地进了少林的大门,而重九也并未阻拦,侧开了身,让了一条路出来。

  进了山门,这少林并未如外界想象的那般繁华,不过是青石的地面,铜筑的香炉,满打满算也不过道七剑几个剑鞘的银两,对于百年大宗的盛名来说已然不能说是低调,可谓是寒酸了。大殿庄严,数人高的门柱撑起了少林的威严,却也并未见到多余的点缀,也不知是少林都是如此的性子,还是.....真穷。

  “不都说少林的秃驴富的很,光是香火钱便数不清楚?”暖阳怼了怼思邪问道

  “许是,财不外露。”思邪道

  暖阳听了觉得甚有道理,点了点头,却未发现一旁的路非雨白眼简直要飞到天上去了。

  兜兜转转,几人这才越过了少林寺的前山,来到后山。前山不过是香客们诵经祈福的地方,而这后山才是少林众人生活的地界。

  进了后山,与前山可谓天壤之别,虽然没有前山哪般宏伟的大殿,但是居住的房屋无一不是乌木做梁,苏木做柱。地上铺的也不再是青石,统统换成了汉白玉,怎么看都是一副仙家做派。

  “大师这山门,还真是别出心裁啊。”路非雨看了看重九言道

  “阿弥陀佛”重九只念了声佛号

  一旁,暖阳和思邪相视一笑,总觉得这少林没白来,似乎那些银两在此刻都有着落了。

  “你说,要是把这些地砖都挖走,能卖多少银子?”暖阳看着思邪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