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七章 死胖子(2)
 


  明月听了道七剑的话,皱了皱眉头,转而又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肉球,问道:“凌潇,你究竟又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被人打成这样。”

  那肉球听到明月问他,眼角的泪似乎是再也挂不住了,冲上前去就要抱着明月哭。明月见状暗道不好,施展开梯云纵的轻功,硬生生从那肉球的头上掠过。

  那肉球一扑不成没了着力,摔了个狗吃屎,便哭的更大声了,嘴里喊道,“七剑师兄,我好惨啊。”一边说还一边擦着鼻涕眼泪,只是这副尊容配上这言语,总觉得有说不出的诡异,单看明月和道七剑头上的黑线便知道二人此刻什么心情。

  明月掠过了凌潇,并未在意凌潇在身后的哭诉,转而将目光投向了旁边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言语的姑娘。

  “姑娘莫怕,”明月向前几步说道,“这当中许是有什么误会,如果姑娘不介意可否与我细说一二。”说着明月将那姑娘扶起,还细细的帮姑娘理了理头发

  “我.....我原本是要回家的,”那姑娘说,“可谁知我在路上走的好好的,这妖.....这胖子却突然跳出来,嘴里还说着些什么轻薄之语,实在叫人害怕。”

  那姑娘一边说着一边啜泣了起来,看的明月束手无策,只得向凌潇投去一道锐利的目光,无声的告诉他,你死定了。

  明月拍了拍那姑娘的肩,安慰道:“姑娘莫哭,我们都不是些什么坏人,可否详细说说那胖子都说了些什么。”

  那姑娘抬头看了看明月,用力的咽了下,似是把委屈全然咽了下去,又楚楚可怜的道:“我在路上走着好好的,他突然跳出来,嘴里念叨着好香,好香,还一副色迷迷的神情,我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若真是这般丢了清白,那便无颜面对父母,只得一死了之了。”

  说着那姑娘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紧皱着眉头,哭红了眼眶,似是万般的悲痛全都写在了脸上。

  “今日真叫萧某开了眼界,”萧溯水说道,“这等败类藏身于太极,实在污了百年大宗的威名。”

  明月听闻此言撇了萧溯水一眼,转念一想便再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手中长剑出鞘直指凌潇,口中还说道,“今日我便为太极清理门户。”

  凌潇见此情形口中大喊:“师姐,冤枉啊,真的冤枉啊。”

  明月长剑刺出,并未有想象中血肉飞溅的场景,但却听见了“嘡”地一声,原来道七剑已然将配剑横在明月的剑前,替凌潇挡下了这一剑。

  “萧兄,师妹,”道七剑说道,“既然凌潇说此事冤枉,那不如来听听他怎么说,再做定夺也好。”

  “是啊是啊,我真的冤枉啊。”肥潇缩在地上,委屈的说道。只是这么大个块头,缩在地上还真是占了不少的地方

  “还不快说”明月道

  “我这不是,大晚上饿了么,然后便想着能不能找点吃的,可师兄师姐你们都在休息,我又不敢打扰。”

  听到凌潇这话道七剑和明月心中大致上便有了个数,只是这缘由似乎还不如贪图美色,实在显得没什么出息

  “我这一饿就心慌,师兄师姐你们也是知道的,”凌潇接着说道,“我就想着出门去找找看,可谁知道这偌大的顺天府入夜后竟没看到几个商贩,就算偶有几个,也是卖些素包子之类的,实在难以下咽。”

  “但这又和你调戏人家姑娘有何关系?”萧溯水问道,旁边角落的姑娘也点了点头应和着

  凌潇继续道:“萧首座有所不知,我生平最爱的就是吃了,在太极的时候师兄说吃的太多了轻功会飞不起来,顿顿都不叫我吃饱,但是我又饿得难受,这一来二去便练成了一个绝学,这方圆一里内有什么食物得香味,我这鼻子都能闻得到。”

  道七剑和明月听闻此言齐齐背过身去,明月还吹着口哨看了看星星,似乎这事和二人全无关系一般,萧溯水见到此景心里只道这太极剑宗怕不是一群逗逼.......

  “你接着说”萧溯水对凌潇道

  “这不是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吃的,却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那味道我再熟悉不过,是顺天府张记的肉脯,二十七种佐料腌制,熏烤后再涂上一层果蜜,香极了!”

  那姑娘听到凌潇这么说,从手边的篮子里取出一个油纸包裹,问道:“可是此物?”

  “对,就是这个,你们不知道,几日前我和师兄师姐进城,他们带我吃过一次,就那一次我就再也忘不掉这味道了,实在是.....实在是人间绝品啊。”

  说着,凌潇还激动的挤了几滴眼泪出来,看的萧溯水嘴角一阵抽搐

  “所以,适才你言道好香,说的便是此物?”那姑娘问道

  肥潇回道:“是啊,说的就是这肉脯啊,我真的冤枉啊。”

  萧溯水摸了摸鼻子,略微有些尴尬,又问道:“既是如此,你....为何不与我解释一番。”

  “解释?”肥潇像是一桶被点着了的火药,说道,“你倒是给我解释的机会啊!二话不说上来就打,噼里啪啦的,我敢说话么,我这要是一分心还不被你卸了!”

  萧溯水此时突然觉得明月的样子倒是有些可取,便也背过身去,吹了几下蹩脚的口哨,装作一副看星星的样子。心下里却是想着,这下误会大了,可怎么办是好。

  就在萧溯水思索时,却突然一眼撇到了那姑娘手中的肉脯,心下里便有了定计划。

  “姑娘,”萧溯水说道,“在下身上尚还有些银两,若是姑娘不嫌弃,可否将这肉脯转售给在下。”

  那姑娘听了萧溯水的话似是有些犹豫,萧溯水见此又道

  “姑娘适才也看到了,在下着实是误会了这位,小.....小兄弟,既然小兄弟说是为了这肉脯才闹出的误会,在下也想尽力弥补一二。”

  那姑娘思索一番言道:“既如此,小女子便将此果脯转赠给少校便是,不论是不是误会,少侠都是出于好心,我又怎能再取钱财。”

  二人你来我往推就了一番,还是萧溯水硬生生将那银子塞进姑娘的篮子里这才作罢。

  萧溯水取了那肉脯送出,又被道七剑许诺了不少吃食,凌潇才算乌云转晴,揭过此事,当然绝不是因为脾气有多好,用凌潇的话说,实在是那肉脯太过好吃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