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让法兰西再次伟大 > 第二百二十八章秩序党的反制
 
  离开爱丽舍宫地马塞尔.耶鲁格亲自挑选、培训与部署合适的人员,计划利用半年的时间培养出一个精通东方学的(伪)传教士,将由他与他的团队前往青果为法兰西的商业利益而奋斗。

  至于说热罗姆.波拿巴,交代完任务的他再次进入了贤者模式。

  每天除了必要的社交活动以及部门会议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前往布洛涅森林打猎与野炊。

  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任期快要结束的焦虑,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在这期间,热罗姆.波拿巴所任命的教育部长与宗教部长帕里欧向立法议会提出了臭名昭著的《法卢法》。

  虽然这套法律比历史上要晚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但是它依然还是没有缺席。

  法律要求要建立一个“公公教育委员会”,它由下列人员组成:“主席为教育和宗教部部长、天主教的4名大主教或主教、新教的1名牧师、奥格斯堡信纲教会的1名牧师、犹太教中央教务会议成员1人、参政院成员3人、最高法院成员3人、研究院的3名成员、共和国总统任命的8....从事自由教育的3名代表。

  “法律承认小学与中学皆有两类学校。公共学校,由市镇、省或国家建立与维持;自由学校由私人或协会建立与维持。

  “一切法国人,凡年满25岁,皆可创办中学。必须具备的条件: 5年以上的执教证明、中学毕业会考及格证书、中学教师资格证明。”

  “现有的教会中学只要服从国家的监督,便可继续存在。未经政府批准,不得创办新的教会中学。”

  “中学教育的公共机构是公立中学与市镇中学。”

  该法律规定:“家庭无力支付的儿童接受免费的初等教育。”

  “全体法国人,凡年满21岁并具有资格证明者,可在各地举办初等教育。”

  “资格证书可为执教证明、中学毕业会考及格证书,或教会承认的神父职衔。”市镇小学教师应由市镇议会任命。

  共和国的教育自由被打破,教育受到法律的限制与国家的监督。

  虽说议会中的绝大多数的共和派议员据理力争力图阻拦实行,但是在秩序党占据大多数的议会,这样的声音只会以绝大多数反对票而禁止。

  《国民报》与大洋彼岸的《人民报》将“法卢法”称作了总统献给教会的礼物。

  《人民报》的常驻撰稿人卡尔.马克思博士更是用辛辣的文笔指出了热罗姆.波拿巴虽然披着所谓的“社会主义”外衣,骨子里依然是家长式作风的传统。

  习惯了一项又一项法案出台的巴黎市民对于法卢法的确立依旧保持着冷漠的态度,在他们看来只要没有涉及到他们的根本利益,他们不会反抗。

  至于说什么是根本利益,那就是巴黎的物价以及巴黎的租房价值,还有就是失业率的问题。

  这三项恰恰也是热罗姆.波拿巴的防范重点。

  清除掉一批虫豸的警察部更加听从热罗姆.波拿巴的命令,在相对清廉的行政警察管理下,物价一直保持在一定的涨跌范围之内,使得整个巴黎都在稳中向好地发展。

  像这样怡然自得的时间仅仅只持续了半个月多就宣布结束,巴黎的气氛再次紧张了起来。

  六月下旬,巴黎的天气逐渐的升高,又在巴黎郊区的夜间小道时常能够听到此起彼伏的虫鸣声从漆黑的小巷传来。

  就是在这样的燥热日子里,立法议会突然宣布了一件令爱丽舍宫派更加躁动不安的事情。

  经由立法议会决定,在原有立法议会的基础上建议一直更为快捷的组织,一如当初制宪议会中制宪委员会一般。

  这个消息再次得到了秩序党成员(包括爱丽舍宫派的成员)一致同意,****会作为议会的常设委员会建立。

  就在这时令人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帮助奥尔良派与正统派搭建完****会的爱丽舍宫派突然发现在梯也尔的****会委员名单中竟然没有一个是爱丽舍宫派的成员。

  与此同时,梯也尔用遗憾的口吻向爱丽舍宫派的议员表示:这些名单是由秩序党内部的一致同意。

  直到那个时候,爱丽舍宫派的议员们才明白自己被排除出了秩序党之外。

  老热罗姆亲王找到了奥迪隆.巴罗想要询问缘由,巴罗支支吾吾地表示:这是奥尔良派与正统派一致决定了,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一下爱丽舍宫派慌了神,他们找到了爱丽舍宫的热罗姆.波拿巴。

  早已预料到这一切的热罗姆.波拿巴丝毫没有一丝慌乱,他早已预料到梯也尔会憋坏招。

  作为这个时代优秀的政治家之一,梯也尔可不像是束手就擒的人,他一定会利用自己的优秀去进攻爱丽舍宫派的短处。

  不过,梯也尔没有料到打从一开始热罗姆.波拿巴都不准备在议会和他们斗争。

  在敌人擅长的领域斗争那是找死,为了找个由头训斥这群成事不足的议员,热罗姆.波拿巴才放任一切的发生。

  爱丽舍宫某间会客厅。

  波拿巴派议员聚在一起坐在长条餐桌上默默注视着爱丽舍宫领袖热罗姆.波拿巴,期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砸了吧!搞砸了吧!”热罗姆.波拿巴先声夺人训斥了一句,“你们平日不是都挺能耐的吗?现在怎么被摆了一道,近百名议员直接被人家踢出局了!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热罗姆.波拿巴的训斥让某些认为常设委员会有利于他们的议员垂下头。

  在场的众人都没有料到,梯也尔竟然会玩卸磨杀驴的招数。

  接下来,热罗姆.波拿巴又对着在场的议员数落了好一会儿。

  手持木制手杖的帝国元帅老热罗姆亲王眼见火候已经差不多后,赶忙扮红脸让热罗姆.波拿巴说出解决的办法。

  “陛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公共场合地蒙福尔亲王同样用尊称给足了热罗姆.波拿巴面子。

  “还能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热罗姆.波拿巴当然知道解决的办法,眼下可不能将方法告诉他们。

  谁知道这群议员里面是不是有卧底。

  随后,热罗姆.波拿巴态度缓和道:“我希望你们之后能够稍微有一点脑子,不要总是这样添麻烦!”

  在场的议员只能听从热罗姆.波拿巴的训斥唯唯诺诺说“下次注意”。

  会议结束后,热罗姆.波拿巴又将内政部长费迪南德.巴罗与总检察长巴罗什留下。

  “总统阁下,我……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事情!”内务部长费尔南德.巴罗向热罗姆.波拿巴解释。

  现在的他被他的哥哥奥迪隆.巴罗坑惨了,他已经不奢望能够继续担任内务部长的职务了。

  热罗姆.波拿巴微笑着对费尔南德.巴罗宽慰道:“费尔南德先生,我相信你!你是一开始就加入我们的人。如果我们连你都不信任,那么我们还能够信任谁!”

  内务部长费尔南德.巴罗听到热罗姆.波拿巴的回复后松了一口气,他向热罗姆.波拿巴请求解除自己内务部长的职务。

  “说实话,我并不想解除你内务部长的职务!”热罗姆.波拿巴露出遗憾的表情,“不过,你也知道现在本党的情况,再让你担任内务部长不是救你,而是害你了!”

  “我明白!”费尔南德.巴罗连忙点头说道。

  “还有……请你转告你的哥哥巴罗先生!我随时欢迎他的加入!”本着团结大多数的原则,热罗姆.波拿巴依旧对奥迪隆.巴罗发出了邀请。

  “我一定会如实转告给他!对于他给您造成的麻烦,我感到由衷的抱歉!”费尔南德.巴罗真心实意地对热罗姆.波拿巴说道。

  “没什么!”热罗姆.波拿巴摇了摇头,“对了,费尔南德先生。我记得你好像是一名律师对吧!”

  “没错!”费尔南德.巴罗回应了一句。

  “那么有没有兴趣去最高法院充当总检察长的职务!”热罗姆.波拿巴试探性的询问了一句。

  “总检察长?”费尔南德.巴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巴罗什,这位可是现在的总检察长。

  “我准备将您的职务与巴罗什的职务进行一次对调!”热罗姆.波拿巴将自己的解决方案对费尔南德.巴罗与巴罗什说道,“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本以为自己可能会重返议会的费尔南德.巴罗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尽管总检察长的职位比内务部长来说差了一大截,但是好歹也比看似掌握国家权力,实则只有赞同与反对权力的议员要强上许多。

  听到热罗姆.波拿巴任命的巴罗什当然也不会有任何反对的意见,从总检察长到内务部长那是妥妥的升官。

  内务部长的职务也代表着总统对于他的信任程度。

  费尔南德.巴罗与巴罗什同意了热罗姆.波拿巴的建议,剩下的程序就是两人分别向热罗姆.波拿巴写辞职信,然后热罗姆.波拿巴分别批准之后,再将他们任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