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我真是佞臣啊 > 第183章 送你一套影帝级表演套餐【6000、求订阅】
 
  听了宁辰的话,外面那个趴在地上的前朝勋贵。

  生生的把到了嘴边上的话,给咽回去了。

  跟宁辰这个武朝的朝廷大员,说自己是前朝的勋贵。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其实平日里他也会这么说,但,平日是平日。

  平日里说了,他不会挨板子。

  今天他都没说,都挨了五十大板子,等会还要被吊起来。

  如果要是说了,那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宁辰见外面的人不言语了,反而是主动询问道:“你想好你是谁了吗?”

  “我……我是武朝庆周府朝廷命官,你私自打朝廷命官,我一定要上报朝廷。”最终他还是向现实屈服了。

  宁辰拿出手中的留影石,丢给了外面的皂隶:“把这个等下也放到外面放一下,让大家伙评评理。看看他一个武朝的下官,冒犯我这个武朝的上官,该不该打。”

  “是。”皂隶这一次不用经邹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皂隶也看的明白,宁辰才是主角。邹阳这个府尹,主要是陪着。

  邹阳没想到,宁辰这手段,一番接一番。

  看的邹阳都感觉热血上涌。

  留影石当中被打的画面无妨,关键是要是播放出来,前朝勋贵主动承认,自己是武朝朝廷命官这一幕,那绝对是非常的震撼的。

  外面被打的前朝勋贵,也没想到,宁辰竟然还有这样一手。

  这要是让人看到自己承认自己是朝廷命官的话,那以后自己绝对不用再在家族当中混了。

  甚至于他们将自己从族谱当中除名,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宁辰你害我!”外面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前朝勋贵,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去抢夺留影石。

  不过他只是一介儒生,而且还是一个实打实挨了五十大板的儒生。

  所以他怎么可能抢得到留影石。

  “把人拖下去吊起来吧,让一个下身血肉模糊的人,在地上这样爬,你们于心何忍。”宁辰一脸悲戚的开口说道。

  听了宁辰这话,在座的几个人,均是撇撇嘴。

  他会变的如此血肉模糊,都是谁的功劳,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现在说我们残忍了。

  “还不把人拖下去吊起来,然后命人过来,把庭院打扫干净了。”邹阳对手下吩咐道。

  “是,大人。”

  两个衙役,一边架着一条胳膊,直接把人拖到了衙门口,吊起来。

  至于留影石当中的内容,他们自然也会按照宁辰吩咐的放出来。

  衙门外面的情况宁辰不管,这衙门后院,却是推杯换盏的不亦乐乎。

  现在,宁辰才终于找到了一点做佞臣的感觉。

  只是宁辰不知道的是,在邹阳他们这个几个忠于武朝的人眼中。

  宁辰就是英雄,就是他们学习的榜样。

  他们在这里当了几年官的这一口恶气,今天总算是纾解了大半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

  两个衙役也进来,对邹阳和宁辰汇报道:“大人,人晕过去三次了,还要弄醒吗?”

  宁辰听了衙役的话,都错愕了一下。

  正常来说,不是应该第一次晕过去,就过来汇报的吗?

  怎么人都晕过去三次了,才进来汇报。

  这武夫的反射弧,都已经长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邹阳并没有善做决定,而是转向宁辰道:“宁大人你看着人是关起来,还是继续吊着?”

  “咱们代表的是武朝朝廷,咱们武朝是有法家的。咱们得依法办事。所以律法里面,怎么写就怎么办就好了。”宁辰对邹阳说道。

  邹阳点点头,对两个衙役,道:“既然已经惩戒到位了,就把人放下来,让他自行回家吧。”

  宁辰发现,邹阳也够狠的了。

  这又是被打,又是被吊着的,关键还是心理上的打击更大。

  宁辰虽然没有出去看,但是宁辰也大致猜得到。

  外面的人估计都不成人形了,这个时候让他自行回家,跟让他自己游街有什么区别。

  由此也可见,这些年邹阳,被这些前朝贵族给欺负的有多狠。

  但凡能稍稍面子上可以过得去,邹阳都不会这么狠。

  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靠山了,邹阳这也是当补给自己一个新年礼物了。

  两个衙役得令之后,就转身去外面放人去了。

  等两个衙役离开之后,宁辰才对邹阳问道:“邹大人,这个人晕三次,才进来汇报,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刑罚这一块,的确是宁辰的知识盲区。

  虽然宁辰有一个朋友叫曹刑。

  但是根据宁辰对曹刑的了解,还有没人能够活着,在曹刑的手底下,晕三次过去。

  基本上都是晕一次就招了,或者晕三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邹阳没想到宁辰对这个事情有兴趣,不过宁辰问,邹阳自然是要回答的:“宁大人,这个其实算是我们庆周的特色了吧。之所以晕三次再来汇报,是取了事不过三的意思。”

  宁辰听了邹阳的解释,人都无语住了。

  这算是什么,刑罚版的谐音梗呗。

  “让宁大人见笑了,这些都是前朝的那些余孽想出来的。”邹阳看着无语住的宁辰也再度解释道。

  “这些前朝的余孽,为了附庸风雅,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宁辰对前朝的这些遗老遗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

  邹阳看了一眼宁辰手边上的请柬,道:“宁大人要不我先陪你去茶室休息一下,等下我命人把那些前朝余孽做的诗词整理过来,先给宁大人你过过目。”

  “也好。”宁辰答应了邹阳的提议。

  虽然宁辰不觉得,前朝的这些余孽。

  在诗词的水平上,能够超过诗仙、诗圣、诗鬼。

  但是知己知彼,总归还是没有错的。

  宁辰和白夭夭,跟着邹阳去到了旁边的茶室。

  其他官员则是各自的提出告辞了。

  以他们的级别,能够陪着宁辰吃一顿饭,已经很不错了。

  接下来,就是大佬之间谈事了,就没他们什么事情了。

  宁辰在茶室当中,刚喝了几口茶,负责收集前朝那些勋贵文章的人,就抬着几十大本的诗词文集,出现在了茶室。

  全看当然不可能。

  宁辰就是随手抽了基本,翻了翻。

  随意的翻看了几本之后,宁辰发现,这些周朝的勋贵写的诗词。

  基本上都是风花雪月,无病呻吟。

  堆砌辞藻者远多过描绘意境者。

  别的不说,就这样的诗词,前朝想要翻盘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把手头上翻过的一本书,丢了回去,宁辰道:“这些都抬下去吧。”

  邹阳挥挥手,两个人把书抬了下去。

  书被抬下去了,邹阳又把庆周府的堪舆图,给拿了出来。

  然后指着堪舆图的一处,对宁辰道:“宁大人你看,这个位置,就是听雨轩所在的位置。

  这个听雨轩是前朝勋贵所设立的,名义上是以文会友,资助读书人的地方。

  但是背地里大家都明白,所谓的资助,无非就是提前拉拢而已。

  听雨轩的正前面有一条河,河名……”

  宁辰打断了继续往下说的邹阳,对邹阳问道:“邹大人,你给我说这些,你是觉得他们可能会对我出手吗?”

  邹阳道:“宁大人,虽然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咱们还是要防备着一手。万一宁大人你表现的太过出众,前朝的这些余孽,真的狗急跳墙。我们也好有准备不是吗?”

  虽然宁辰觉得,有自己师姐在身边。

  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安全的问题,但是邹阳这是好意,宁辰不能辜负人家一片心意。

  “邹大人,咱们继续。”

  “前面这条河,河名……”

  接下来邹阳详细的给宁辰说了一下,他会在什么地方布置多少人。

  会在河面上,布置多少条属于他们自己的船。

  同时还说明了,他们自己的船会插上什么样的船旗。

  让宁辰知道谁是自己人,这样一旦需要逃脱的时候,也不会弄错了。

  听着邹阳在这么短时间想出来的计划,宁辰也明白了,为何邹阳能够在庆周这个前朝贵族盘踞的地方,待这么久的时间。

  在才思敏捷的同时,还能做到滴水不漏。

  邹阳的确是一个人才。

  邹阳给宁辰说完之后,就下去布置他说的这些事情去了。

  宁辰倒是没有到处乱逛,就在茶室里面,喝喝茶看看书。

  等日薄西山,漏刻指向酉时四刻。

  宁辰起身活动了一下微微有些僵硬的身体,对白夭夭道:“师姐,咱们该去赴宴了。”

  白夭夭点点头,而后起身跟着宁辰,一起去后院取了马车,然后准备去听雨轩赴宴。

  因为已经知道了地点,所以马车还是自动驾驶。

  只是在快到地方的时候,竟然还堵了一会马车。

  今天的听雨轩,明显比往常热闹了一倍不止。

  在有心人的散播下,很多人都知道了,今日的这场文宴是怎么回事了。

  武朝的文状元,百家学院的院长,代表了武朝官方学问实力的代表人物宁辰,来跟前朝的文化来一场激烈的比拼。

  不管等下比拼的内容怎么样,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抛出来,就已经足够吸引一大票人过来了。

  宁辰在后面堵了一会,才轮到宁辰停车。

  宁辰和白夭夭从车上下来,看着排队等着核验请柬的队伍。

谷</span>  宁辰对白夭夭道:“师姐,你说我现在要是掉头回去,他们会不会非常抓狂?”

  “你可以试试。”白夭夭鼓励道。

  前朝的这些余孽,虽然给宁辰送了请柬,也是准备把宁辰当主角。

  可是他们却根本没给宁辰应有的待遇。

  显然从一开始,他们就在开始给宁辰下马威。

  宁辰这个时候要是离开的话,固然他们会说的非常刺耳。

  但是,同样他们也会非常抓狂。

  不管给宁辰多少下马威,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当面打败宁辰。

  可是忙活了一通下来,宁辰直接走了。

  还是因为他们不懂礼数的原因走了,这种事情就算他们说得再难听,也会理亏。

  就在宁辰这边,打算试试就试试的时候。

  听雨轩里面一阵动静,然后很快里面有人迎出来,并且准确的找到了宁辰。

  “我们本打算亲自去请宁大人光临,没想到宁大人自己来了。是我照顾不周,还请宁大人勿怪,勿怪!”从听雨轩里面出来的人,上来就对宁辰来了一个大礼。

  宁辰看了一眼白夭夭,白夭夭并没有给宁辰任何表情上的提示。

  不过宁辰却知道,自己显然是没法试试让前朝的这些余孽抓狂了。

  人家这都是拿捏的非常精准。

  一方面给足了宁辰下马威,另外一方面也做足了礼数。

  现在宁辰走的话,就显得宁辰理亏了。

  所以现在就看宁辰怎么应对这个事情了。

  宁辰看了一眼,明明是满脸堆笑,实则一点都没有邀请自己进去的听雨轩老板,微微一笑说道:

  “秦老板言重了。我们武朝跟其它朝代不同。

  其他朝代面对文人,都要分个三六九等出来。

  但是我武朝不一样,我武朝认为,在文华面前人人皆平等。

  我们武朝觉得,我们都当铭记我们都是儒圣弟子。

  在儒学面前,除了儒圣这位至圣先师外,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我这是完全习惯了我们武朝对文人的习惯,不知道你们还保留前朝这种文人尊卑的陋习。”

  宁辰一番话说下来,直接让听雨轩的老板,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

  这一巴掌打回来,直接打中了要害。

  读书人最看重的是什么,尊重。

  这种尊重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尊重,还有对儒学的尊重。

  宁辰的一番话,无疑即给了对他们的尊重,还给了对儒学的尊重。

  反观听雨轩的老板,则是直接落了下风。

  “宁大人误会了,我们对文人也是一样尊重的。”听雨轩的老板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补充了一句。

  宁辰点点头,道:“听秦老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真担心,秦老板还记着前朝的那些陋习呢。既然秦老板接受了我武朝对文人的态度,那我就代天下文人,谢谢你们秦氏的转变了。”

  听了宁辰这话,秦老板连忙伸手去扶。

  他可不是客气,是纯粹不能让宁辰来感谢。

  这要是真的被宁辰感谢了,岂不是坐实了,他们前朝人为的给文人划分尊卑一事。

  不过他伸手过去,却发现宁辰站在那里,连腰都没有打算弯一下。

  可见宁辰就只是说说而已,根本就没有打算有任何行动。

  这一回合,再次完败。

  “宁大人,我们里面请吧,外面风大。”秦老板动作一变,主动对宁辰说道。

  这点小心思还能瞒过宁辰,宁辰直接道:“没事,我身体还行。等前面查验好了,我再入内。不能坏了我武朝,对文人的规矩。”

  秦老板见自己的计谋失效,眼中闪过了一道厉色,不过面上依然是堆笑的说道:“那就辛苦宁大人了,我店里还有客人需要招待。”

  “你去忙,不用管我。”

  秦老板拱手一下,然后就转身走了。

  只是在他转身的瞬间,脸上的笑容就全部都消失了。

  原本他们计划的很好,觉得按照计划,即可以打压宁辰,又不会让宁辰跑了。

  结果所有的计划,反而被宁辰利用上了。

  直接让宁辰,在庆周文人面前,给武朝刷了一波好感度。

  庆周的文人,因为受他们秦家的影响和恩惠。

  所以庆周府的文人,跟武朝其他地方的文人还不太一样。

  他们心里更加认同前朝,对武朝反而没太多感觉。

  可是刚刚宁辰的一席话,无疑触动了他们。

  回到了店门口,秦老板面色阴冷的嘀咕,道:“既然你愿意等,你就慢慢在外面等吧。”

  说完秦老板对门口负责核验的伙计,传音道:“核验的慢一点,我们有的是时间。”

  感觉到前面的速度慢了下来,宁辰也猜到了,前面玩的阴谋。

  不过宁辰不仅不打算拆穿,还打算为他添砖加瓦。

  “世界你帮我把这浩然正气书送上去。”宁辰把一片描写了雨水的诗词的浩然正气书,偷偷的交给了白夭夭。

  白夭夭扫了一眼浩然正气书上面的诗,对宁辰道:“你只是想要这里下雨而已,用不着这么麻烦。”

  “师姐你……”

  宁辰话都没有说完,天上就开始下起了雨了。

  宁辰显然低估了妖法的能力。

  “师姐,可以让这雨水再冷一点,再凉一点。”宁辰对白夭夭说道。

  白夭夭点点头,下一刻这雨就变成了凄风苦雨。

  一时间在外面排队的儒生们,一个个都有些瑟瑟发抖了。

  儒生的身体,完全没办法跟武夫相提并论的。

  门口的伙计虽然看到下雨了,但是依然还是严格的执行老板的命令。

  至于秦老板,看到突然天将冰雨。

  反而是觉得,这是老天爷都在帮自己。

  他倒是要看看,宁辰究竟有多能挺。

  等了大概一刻钟不到时间,宁辰直接从队伍里面走出来,朝着大门口走了过去。

  站在二楼看到这一幕的秦老板,不由得心头冷笑连连。

  “什么狗屁的一视同仁,都是扯淡。”

  宁辰快步的来到了门口的地方,直接上来就质问道:“此刻天降大雨,你们不该让我们所有人都先行进入避雨吗?”

  门口跑趟的冷声,道:“我们只是按照规矩行事。”

  跑趟的刚说完,秦老板就再次出现了。

  “宁大人。宁大人。这外面风大雨大的,还请宁大人快里面暖和一下。”

  宁辰直接退后一步,而后掷地有声的道:“秦老板,我来并不是为了我自己求一个温暖。

  我是为这外面站着的所有儒生发言。

  秦老板如果真的如你自己所言,真正的尊重文人的话,还请秦老板先让大家进去。”

  见到宁辰的时候,他就已经料到这样的情况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让宁辰专美人前呢。

  “宁大人我这就安排所有人进去,不过还请宁大人先进。”

  宁辰再次后退一步,让自己完全站在雨中,同时用上了浩然正气,道:“不用。我既然已经离开了队伍,就代表我放弃了我的次序。所以此刻我的次序,应该是最后一个。秦老板还是先让大家进去,我再进去就好。我武朝重来不会因为官位,来给文人排序。更加不存在什么大人先走这样的陋习。”

  这些穷酸文人喜欢什么,宁辰太知道了。

  比如说宁辰现在表现出来的,就是他们喜欢的。

  前朝的这些余孽,觉得自己能够拿捏宁辰。

  但是宁辰却是可以拿捏全厂的儒生。

  你不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想要让我在庆周府儒生面前颜面尽失吗?

  我就直接借着你的舞台,让你请来的观众,直接欣赏一场影帝级别的表演。

  因为浩然正气的作用,再加上宁辰已经完全的脱离了队伍,站在了凄风苦雨之下。

  所以此刻的宁辰,显得那样的突出。

  尤其是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投下来的一束光,更加让宁辰显得那样的秉正。

  所有被前朝余孽请过来的观众,此刻心中皆是产生了触动。

  他们发现武朝对于外人,根本不像是前朝这些人说的那样不堪。

  宁辰朝廷从三别的大员,为了不破坏一视同仁的规矩,都愿意站立在凄风苦雨当中等他们入场。

  至于秦老板此刻完全傻眼了。

  他是真没想到,宁辰还能这么玩。

  此刻被架住的反而是他了。

  要是他再不放人的话,那之前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请大家进去。”不能对宁辰发火,只能把自己火气都撒在伙计身上。

  连续走了七八个人儒生之后,突然有一个儒生,对站在雨里面的宁辰施了一礼。

  宁辰先是一愣,然后还了一礼。

  趁着还礼的功夫,宁辰瞄到了那个儒生腰上垂落下来的府衙的腰牌。

  显然这是邹阳安排的。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然后就有第三个。

  接着后面的人,不管是否情愿,他们都必须照做了。

  否则的好,不仅仅会显得他们异类,还会显得他们不懂礼数,以后就没办法跟小伙伴愉快的玩耍了。

  而前朝的这些余孽,看着这样一幕雨中礼让图,牙都要咬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