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遮天之横压万古 > 第四十九章 金色苦海
 
   尘归尘,土归土,待到烟尘散尽,只剩下凌润的无头尸体,摔倒在原地。这就是大家族的冷酷之处,所留的灵魂印记没有在周宇入侵之时触发,而是等到凌润死后才显现人间,欲杀掉不敬凌家之人。

  周宇知道,他这次惹下了滔天大祸,此事之后,大夏王朝对他来说极度危险。凌家何其庞大,传承久远,底蕴深厚,高手如云,绝不会这样放过他。

  这一次,他将凌润斩杀斩杀,更是灭掉了凌家长老的一道灵魂印记,虽说短时间内并没有危险,可当他们意识到凌润出了意外之后,凌家的反应会更剧烈。

  逃!

  现在唯有这个行动方式,没有其他办法。

  他心神一动,头顶的阴阳磨盘破空而出,将凌润的无头尸体吸纳而起,巨大磨盘转动间,将这具无头尸体生生磨碎,化作了大量的生命精气,通过与周宇之间的联系,源源的生命精气融入他的苦海之中。

  他的阴阳磨盘在上次的锤炼之后,愈显神秘,黑色一半代表毁灭,白色一半代表造化新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二气流转,形成一股诡异的力量,绝对是天地间最本源的法则。

  而且阴阳磨盘内部已经自成空间,与他所修炼的无字黑书正是相辅相成,磨盘转动,可以自动实现生命精气的吞噬与融合,强大无比。

  周宇看着他的‘器’,心中满意无比,神秘,厚重,定然能在其内部交织出道与理,衍生无尽的希望。

  也就在此时,周宇发觉一旁突然光芒大盛,爆发出阵阵海啸般的声音,将他从思索中惊醒,他惊讶的转头,发现姜庆生的苦海那里冲出无尽神辉,金灿灿一片,并且伴随着电闪雷鸣。

  周宇瞠目结舌,惊的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只见姜庆生的苦海那里,神光万道,绚烂如虹,竟然有金色的浪涛在汹涌,且伴随着阵阵电闪雷鸣,那里正在发生着猛烈的海啸,浪涛冲天!

  苦海内发生这种神异的景象,简直闻所未闻,周宇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感觉眼前这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姜庆生本是从未修炼过的凡人,怎么会有如此的异象,自语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姜庆生的苦海中是震耳欲聋的海啸声,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周宇用力拍了自己一巴掌,确信自己没有在做梦。

  “海啸连天,声如雷震,惊涛万重……”他感觉口干舌燥,这一切如同梦境一般,隆隆浪涛声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此时此际,似乎并不是站在茅屋中,而是来到了海岸边,正在面对一片浩瀚起伏的汪洋。

  姜庆生寂静不动,依旧坐在那里,苦海内神华绽放,绚烂夺目,在这一刻涛声不绝,金光闪耀,雷电劈舞,骇浪滔天。

  “那金色的汪洋……难道真的是他的苦海,为什么会透射而出,连外人都可以看到?”周宇惊疑不定,怔怔的看着姜庆生,其苦海灿灿生辉,神华烁烁,海浪阵阵,不断翻涌。

  他已经确定,海啸声的确源自姜庆生的苦海,这实在让人瞠目结舌,本是藏于体内的苦海,竟然真如现实中的汪洋一般涛声不绝。

  周宇站在那里近乎石化,前方隆隆作响,那金色的浪涛像是随时会冲出来一般,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

  “为什么会是金色的?”被海啸声震撼过后,周宇过了很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如果那片金色的汪洋是姜庆生的苦海,未免太过不同寻常了,周宇感觉不可思议。正常人的苦海,那里一片漆黑如墨,看起来死气沉沉。金光寺的引济长老曾经说过,没有沟通生命之轮的苦海,生命精气只能缭绕在苦海上空,至于苦海本身则枯寂一片,没有一点生命波动,或呈墨绿色,或呈漆黑色。

   然而,姜庆生的苦海却是如此的与众不同,跟引济长老所描述的根本不一样。

  “轰隆隆……”

   翻涌的金色苦海上空,不时爆发出阵阵雷电,与滔天的海啸交织在一起,令天地间一片炽烈,海天相连,到处都是璀璨金光,异常夺目。

  周宇紧张的注视着,生怕有意外发生。在这个过程中,姜庆生自己像是没有一点感觉一般,始终寂静无声。。

   足足过去数个时辰,金光才慢慢收敛,海啸声也渐渐变小,又过去足有半个时辰,姜庆生才终于安静下来,他的苦海归于平静,光华内敛,涛声消失。

  见到姜庆生终于平静下来,周宇连忙上前查看,竟发现姜庆生的苦海中不像之前看到姜然的那般死气沉沉,而是在那最中心,有一个金色的小圆点熠熠生辉,无限的生机从其中迸射而出。

  “没有运转的经文,竟然能生生开辟出一线苦海!”周宇震惊的无以复加,这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不多时,姜庆生醒转了过来,双目中神光湛湛,睁开双眼的刹那,整个人一下子灵动了不少,多了一股仙道的气息。

  可是下一秒,这种仙道气韵完全被打破,目光变得呆滞,似乎浑身无力,眼望着前方,口中喃喃。

  “然然,是你爹没用,连你都保不住……”

  在这一瞬间,周宇看到姜庆生的脸显得无比沧桑,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哀,在空气之中传递,让周宇知道了有种绝望叫哀莫大于心死。

  “姜叔,然然暂时没事……”

  周宇有些不忍心看到姜庆生如此模样,开口说到。

  姜庆生闻言,眸中闪亮了一下,但很快又暗淡了起来,“我知道冰云是个大家族的女子,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我不是傻子,从点点滴滴中能够看出她的心思,但我不在乎,只要我们能在一起……”

  姜庆生说这些的时候很悲伤。

  “我以为能够这样平平静静的过完一生,可谁又能想到呢,就在几年前,平静就被打破了,先是她在怀孕中离开,然后是青月,最后连然然都不放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