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都市第一仙 > 第十七章:学长授课
 
这摆明了就是笑话他们虎头蛇尾,刚才牛皮哄哄地放狠话,嚣张离去,现在却乖乖地老实回来付钱。

行为要多傻缺,有多傻缺。

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吴雄侧头,凶狠的目光扫视一圈,威胁气息十足。

然而这一声笑似乎点燃了众人心中的笑点,即便有吴雄凶恶的目光威胁,他们还是笑了出来。

实在是憋不住。

刚才这一群人还凶神恶煞,气焰滔滔,现在竟然老老实实地去付钱,和他们刚才嚣张离去的样子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狠狠地戳中了大家心中的笑点,有的已经笑出眼泪来。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终于有人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在食堂内回荡,像是一个个巴掌,狠狠地抽打在了吴雄一群人的脸上。

面对一度失控的场面,吴雄恨不得宰了所有人。

可是他不敢,眼下只能强忍着,不去用手捂自己的脸,那样只会让他们成为今晚仙道学院更大的笑料。

眼下也只能厚着脸硬抗,心中默念我不尴尬,我不好笑,尴尬的是别人,好笑的是别人了。

小餐厅的服务员战战兢兢地收了钱,将快要被怒火撑爆的年轻女子给送了出来,临到门口时,还本能地来了一句,“欢迎您下次光临。”

吴雄的脸皮一阵抽搐,还有下次?

一群人压抑着怒火,铁青着脸色,走出了食堂。

四周围观的众人目光奇异地看着皇昭,片刻后掌声先后响起,这些赏金猎人仗着自己资历老,修为高,在学院内横行惯了,很是看不起他们这些学生,如今皇昭也算是给大家出了一口恶气,为他们挣回来了一些面子。

他们自然高兴。

呼。

餐桌前,小胖子福瑞长出一口气,一下子瘫了下来,脸枕着桌面叹息道:“昭哥,你真是牛,竟然把这些赏金猎人都搞的灰头土脸,狼狈离去。”

“借势罢了,离开了学院,我见到他们只有开溜的份。”皇昭也不骄傲,老实地道出了实情,顺便悠闲地吃起了小菜。

“嗯,今晚的灵鱼肉做的不错,里面香嫩嫩的……”

福瑞直摇头,那些可怕的赏金猎人才走,皇昭这就悠闲地吃饭了,心可真够大的。

厉害。

佩服。

很有偶像的英勇气概。

不愧是自己选中的榜样。

看着四周逐渐散去的学生,不少人对皇昭流露出憧憬的目光,福瑞小声道:“昭哥,你好像越来越受欢迎了。”

皇昭目光朝四周瞟了一眼,道:“能考入仙道大学,他们都不傻,知道我给他们留足了面子,这完全是善意,面对强者的善意,他们都知道该怎么做。”

福瑞点头,彻底放松下来,拿起筷子欢快地吃了饭菜,原来他已经给做好了投靠皇昭,就要被学院其他学生针对的心里准备,没想到,大部分学生根本没有敌意,眼下不少竟然已经开始崇拜皇昭了。

那作为第一个狗腿子的自己,岂不是占了大便宜。

想到这里,福瑞心里美滋滋的,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不由得哭丧脸道:“昭哥,有个事我觉得必须和你说一下。”

“什么事情?”皇昭一心享用美食,随意地问道。

“明天就是我们选修功法的课,负责教导我们的都是学生会的人,今天你打败了周龙,还让他大哥周长业损失不小,只怕明天他们会趁机刁难。”

皇昭有些意外,“学生会的人授课,那学院的老师在干嘛?”

福瑞解释道:“我们这个世界开始修仙才十几年,很多的修炼方法都在摸索中,这些老师,还有学院的长老们自然都在干这个,于是教导新生学习功法的任务自然就落在有经验,有时间的学长身上,只不过这些学长大部分都入了学生会,所以才变成了学生会给新生授课。”

“原来这样!那功法好学会吗?”皇昭对于学生会授课倒是没什么担忧,反而更关心功法。

“怎么可能好学,即便是正规考入仙道大学的学生,也有相当一部分直到毕业都无法学会功法,只能选择肄业离开。”福瑞胖乎乎的小脸更是皱成了苦瓜,“按照学院以往的情况来看,一个学生能学会功法的几率只有八成。”

“够高了。”皇昭道,这比上小学,中学,高中,以及考大学都容易很多。

“八成是不低,可是大部分学生都要两年的时间啊。”

皇昭眉头微皱,这个时间确实有点长,于是问道:“怎么会这么长时间?”

福瑞对此早有了解,解释道:“功法的循环灵气路线是固定的,可是每个人体内的经脉都会有所不同,虽然大体方向一致,小的分支上却完全不同,有的人甚至左右的经脉都不对称,想要找出适合自己,适合功法的经脉,等于在人才市场找工作,想要完全对口,你满意人家,人家也满意你,有多难,可想而知。有的学长甚至说,这学习功法和瞎猫碰死耗子差不多。”

皇昭目光闪动,想到了更多,自己有本源气,可以随意改造身体,完全不用担心学习功法的问题。

可是夏荷,还有眼前的小胖子……

经历了上午的切磋挑战,皇昭深刻明白了实力的重要性,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在目前的情况下,基本可以为所欲为。

可是在没有获得足够实力的前提下,想要安稳地获得提升,那就必须借助一部分的外在条件了。

否则什么事情都自己搞,哪还有时间修炼,而且什么事情都自己跑,也显得很跌份子啊。

这还只是目前在学院内,一旦出了学院,还要面对更加复杂的局面,帝国皇室,各地王侯,财阀家族,集团势力,还有地下的散修,外国的修仙者。

自己不可能会像现在这样,几句问话就轻松获得需要的信息。

“还需要有自己的人脉。”皇昭心中很快有了决断,想了一下,片刻后有了主意。

其实就是爷爷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打仗靠战友,混社会靠同学,当官靠……”

后面是什么,爷爷当时喝醉了,只说了前面这半句,皇昭觉得有道理,就记了下来,眼下正好排上用场。

“你想早点学会功法吗?”皇昭笑问道。

“谁不想?做梦都想呢,可是光是想有什么用呢?”福瑞失落地说着,忽然一愣,目光雪亮地看向了皇昭,惊奇道:“昭哥,难道你有办法,或者什么秘诀?”

皇昭最近的种种表现都堪称逆天,说是获得了奇遇,背后有高人指点,福瑞一百个相信。

既然皇昭能取得这样逆天的成绩,学会功法,还不是手到擒来,也许能顺便传授自己一些东西,让自己能快点学会功法。

“算是有吧,你相信我妈?”

“信。”福瑞拍着胸口保证。

“既然相信,你今晚就去找夏荷,李山,杜同他们三个,替我传个话……”

福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风风火火地吃完饭,摸了一把嘴,屁颠屁颠地跑出了食堂,直奔女生宿舍而去。

有机会找曾经的校花仙女,福瑞怎么可能会错过。

“这家伙,看来也喜欢夏荷啊。”皇昭看着小胖子离去的背影,莫名地有些心里不舒服,感觉酸溜溜的。

……

第二天上午,接到通知的新生去各自的班级上课,没有老师,果然如小胖子福瑞所言,讲课的是一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学长,应该比皇昭还要小一岁,因为他自称大二学生。

“首先,作为学长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句,学习功法十分困难,大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学长孙显开口就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

没有了解这方面知识的新生果然都傻眼了,一时间脸色变得灰暗难看。

了解过这方面知识的新生脸皮一个个都绷了起来,显得认真,慎重。

孙显很满意大家的表现,稍稍缓和了一些脸色,继续道:“不过大家也不要过分担忧,作为天河帝国最高级的修仙圣地,我们仙道学院在这方面还是有足够多的丰富经验。”

“学长,我们该怎么做呢?”一个小圆脸的可爱女生举手问道。

“很简单,一切都听授课学长的吩咐……”

下面听课的新生微微皱眉,作为各地天骄的他们考入仙道学院,自然有自己的傲气,如今要完全听从一个比自己大两届的学长,心里一时间很难接受。

孙显呵呵一笑,道:“你们可能觉得有些过分了,那我就用事实说话,往年不听从授课学长吩咐学习功法的学生,至今没有一人成功学会功法,这不是我瞎编乱造,你们可以找往届的毕业生打听,学院也有相关的记录,你们可以自己去查阅,或者找学院的工作人员询问。”

此言一出,台下大多数的新生都脸色剧变,变得乖巧老实起来,没有学会功法,就意味着修仙之路断绝,他们可不想要那样的结果。

那意味着,眼下他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必须完全听从授课学长吩咐的一切,至少是在学会功法前,都要如此。

仙道学院内部信息透明,对学生完全公开,孙显只是一个授课的学长而已,断然不会用谎言来糊弄大家,否则下课大家通过自己的渠道一询问,他立刻就会被拆穿。

既然是有的放矢,那就说明,孙显说的是事实。

福瑞有些慌了,忙回头看向一边的皇昭,昨晚他才通知了夏荷,李山,杜同三人,要一起私下里自己学习功法,今天上课就给来了当头一棒,这下子要糟糕了。

皇昭脸色正常,没有丝毫的异样变化,神情平淡地看着讲台上的孙显,就像自己是一个事外人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