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万族之尊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死亡
 
这种简单粗暴的终结方式,带来的快感也无可比拟。

就好像是大多数小孩,或者是心智不成熟的成年人,在想要杀死远比自己弱小的玩物时,都会采取“碾死”这种方式一样。

感受着对方的躯体爆裂、鲜血四溢,骨头、经络尽数被自己碾碎,这能让强大的一方感觉到无比的快感。

就好像自己是造物主,是主宰者,可以随意掌控、蹂躏对方。

当然,对于弱小的一方而言,这种死亡方式也是最为憋屈,且万分耻辱的。

“妈的,这该死的家伙...还真是看不起人啊!”

夔牛选择的终结方式,无疑令江风感觉十分愤怒。

这家伙把他给看扁了,也就算了。

现在竟然还想把自己给踩扁?

奶奶的,叔可忍,婶不能忍!

快要失去意识的江风,以自己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调转体内的灵力。

此刻的狂暴状态,还未完全解除。

在狂暴灵力的加持下,江风迅速发动“硬化”技能。

虽说目前的他,还没办法让全身完成硬化。

但是让四肢同时进入硬化状态,倒算不得什么难事。

一瞬间,灰白岩层便像是铠甲一般,迅速附着于江风的四肢之上。

江风蜷起身体,用手臂和腿部护住自己的身躯。

与此同时,高高跃起于空中的夔牛,也兴奋地怪叫着、以一种极为滑稽、扭曲,而又诡异的姿态砸向江风。

几乎是在夔牛的独腿,与江风四肢接触的一瞬间。

那些攀附于江风四肢之上、看似防御力十分强悍的“岩层铠甲”,也于刹那间被尽数击碎。

就好像是纸糊的一般。

几乎是在岩层铠甲破碎的一瞬间,江风的臂骨、腿骨,也悉数断裂。

他的骨头被压得粉碎,失去骨骼的支撑,江风的双臂与双腿就像是面条一般,软绵绵地耷拉着扭曲在一起,看上去格外诡异。

江风也“哇”的一声,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

“妈的,半秒钟都抵挡不了...我还是太弱了啊!”

江风无力地把头偏向一旁,苦笑道。

比起身体上因为虚弱而产生的无力感来,内心深处那种无法主宰自己命运的无力感,才是最为杀人诛心的。

其实早在夔牛一击击溃他的所有防御之前,江风便知道。

即使发动硬化技能,自己也根本不可能抗下这一击。

且不提对方的力量何其恐怖,这一击又是否带有灵力加持。

单从这夔牛足以比拟一座小岛的骇人体型来看,这个家伙的吨位,也早已达到一种极为夸张的地步。

试想一下,一座小岛的重量整个压在身上,这得是什么级别的强者,才能抵挡得住?

别说通脉、炼体、炼神了。

哪怕是寻常腾云甚至是山海境修者,都不可能硬扛下来吧!

而江风明知无用,却依旧选择这么做,只是他心底最后仅存的一丝倔强,以及不甘罢了。

他怎么能够甘愿让对方把自己当做玩具,玩弄致死?

因此,哪怕硬化技就连抵挡对方攻击半秒都办不到,江风也不再留有遗憾。

而夔牛则是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江风刚刚的垂死反抗,他也不在意。

对一个已经执意要把玩具弄坏的孩子而言,为什么要考虑玩具的感受?

当失去了岩层铠甲与双臂、双腿的阻挡之后,江风的胸膛几乎是在眨眼间,便被夔牛给压得整个凹陷下去,简直比纸还要脆弱许多。

他那引以为傲、在同境界中足以称雄的身体素质,在这强大的种族面前,俨然像是一个笑话。

只是这么一下,江风的意识便已经接近涣散,整个人都处于头脑发昏的弥留之际。

“原来我不是主角啊...”

无数血沫充斥着江风的喉咙,导致他无法呼吸。

虽然江风早就清楚,这梦境世界可能比现实世界还要残忍、凶险上许多,压根就不是什么游戏副本。

可是在此之前,他还一直期待事情会有所转机,自己可以抓住机会,绝处逢生。

江风没想到的是,现实竟然如此直来直去,就连任何一丝故事该有的波动性都没有。

他就要这么死去了。

“还真是一个无聊的故事啊...”

江风感觉周遭的一切事物,正在渐渐离他远去。

在血脉解封以后,江风也未曾想逐鹿万界、称霸万族。

但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有机会成为一名强大修者,为双亲报血仇,带领人族在万族战场上扩大优势。

如果故事梗概是这样,虽说有些平淡,但也还算不错。

可没想到,现实就连平淡二字都称不上。

他才刚刚有起势的迹象,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要戛然而止了。

这个“故事”,或者说他的人生,实在是烂透了。

伴随着夔牛的疯狂戏耍,江风的眼睛渐渐空洞起来。

直到他的眼神中完全失去生命气息,都没有合上眼睛。

而他的身体,也早就已经在夔牛的摧残下,变得支离玻碎、惨不忍睹。

那头夔牛并没有在意江风是死是活,也许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这么折腾这个渺小而又羸弱的“玩具”,折腾了多久。

直到这个顽皮的“大孩子”感觉有些疲惫,他才想起这件事来,埋下硕大的头颅,用两只橙红色巨目去查看“玩具”的情况。

实际上,不止是江风的身体被摧毁到惨不忍睹。

就连他身下的整座孤岛,在夔牛刚刚暴虐的游戏中,也早就四分五裂,有大半都已经沉入黑海之中了。

毕竟比起夔牛那庞大的躯体来,这座孤岛也不过只有“浴缸”大小,哪里能扛得住他这么折腾。

意识到自己的玩具与“浴缸”,都已经支离破碎,不能再供给自己取乐以后,夔牛的橙红色巨目中,闪过一丝失望与埋怨。

不知他是对玩具“不经造”的耐久度感到失望,还是在因为自己“失手太快弄碎玩具”这件事,而感到懊恼。

不过,这种情绪也只是一闪而逝。

于他而言,这天地间的绝大多数生物,本就是脆弱而又卑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