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重生之神话人生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圣地阴谋 打入内部
 
  男子想着出神。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白衣身影,那一张帅气无比的脸,这个人,就是自己现在最大的敌人,生死敌人。
当薛白衣崛起之后,尤其是和圣地成为敌人之后,他就开始注意薛白衣的消息,因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圣地的心腹大患,迟早有一天,自己也会对上他。
但是那个时候,圣地却没有让他出手,现在终于让他出手了,他的目光开始变得凝聚了起来,杀机开始爬上他的脸。
正如圣主所说,这个薛白衣的进步实在太快了,怪不得连除了那几个圣尊之外,其他人都不放在眼中的圣主,亲自下了命令,一定要杀掉薛白衣。
薛白衣能够让圣主下令,即使他死,也是他的荣幸。
他看到那黑色的鬼影蝠使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帘之中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只听到在电话那头传出一个兴奋的声音。
云大哥,好久不见啊!
什么风,让无比繁忙的云大哥,给我这个闲人打电话啊!
实在太开心了,这段时间过得可好。
牧天君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语气之中透着亲切和兴奋。 
云是非听到这个兴奋的声音,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很快,他的脸色便变得彻底的平和了下来。
在家族之中待太久了,想要出去走走。
你也知道,家族的事情,总是那么的琐碎死板,而且,还要和家族之中那些为了利益,勾心斗角的人,彼此争斗,而且,要违背大哥的操守和信仰,去做一些大哥不愿意做的事情。
大哥心累了,我还真羡慕你,现在竟然可以不处理家族的事物。
这个甩手掌柜,当得十分的洒脱彻底。
在电话那头的牧天君的话,很明显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云是非大哥,你别这样说。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要知道,你是除了我老大薛白衣之外,唯一一个让我信服的同龄人。
云大哥的风姿,我打小就对您服气。
而且,我这个甩手掌柜也就混日子,所有的事情,都要麻烦家族之人,让我于心不忍啊!
树大招风,而且,家族之中的那些人,外斗不怎么样,内斗可各个都是高手,如果要是我处理,那么,整个家族还不散了。
云是非听到牧天君的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亲切了起来,那是一种很自然的亲切,但是在亲切过,却只是暗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圣地派过来渗透的人,那么,有这样的一个弟弟,即使为他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那是一种真正的兄弟般的信赖。
他能够从电话之中听得到牧天君的真诚。
但是这一份真诚,当他明白过来之后,将会对他多么的残忍。
而且,这一次,他可是要利用牧天君作为一桥梁,开始打入到薛白衣的内部,然后利用牧天君瓦解薛白衣那个强大的地下帝国。
这一切,都要从这个自己所谓的弟弟的身上下手。
他的声音一顿。
大哥现在虽然看起来在家族之中过得风光,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在风光背后的落寞。
大哥想出来一段时间,天君,你相不相信大哥!
大哥你说的是什么话,我牧天君怎么可能不相信大哥你。
如果我不相信你,我还能够相信谁。
那些事情确实让人伤脑筋,而且,我也知道,像大哥这样有着自己的信仰和操守的人,是不会待在那样肮脏的家族之中太久的。
大哥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当初要不是你在小时候,舍命救下我,那么,我这条命早就没有了。
此恩,如同再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牧天君声音斩钉截铁。
云是非朗声道:“有天君的这一番话,我就没有白认你这个弟弟。“
真不愧是我的好弟弟!
我知道,你现在在罗网之中,罗网我很看好他的发展,而且,罗网的老大薛白衣的行事作风,很符合我的风格。
我希望从上官家族之中出来,进入到罗网之中,到时候,我们兄弟又可以一起喝酒,一起奋斗了。
不过,罗网收人十分的严格,而且上官家与其有直面冲突。
所以,这件事情要靠天君帮我出头了。
电话那头传出牧天君无比惊喜的声音。
云大哥,你真的要过来吗?
你真的要加入我们罗网吗?
实在太好了,真的实在太好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不是在做梦吧。
真没有想到,云大哥和我能够在一起干一番大事业。
我对白衣老大的佩服真是五体投地,竟然连云大哥这样的人才,也能够被老大所吸引。
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薛老大是我的好兄弟,我给他推荐一个实力出众,能力强大的帮手。
到时候,一定要他好好的感谢我!
而且,您放心,你在帮派之中的地位,绝对不会低。
如果有谁和你过不去,那么,就是和我牧天君过不去。
那么,这件事情就要多靠兄弟了,不过,我不希望天君兄弟为了我的事情太过为难。
所以,这件事情如果能够办得成最好,如果办不成,就不要勉强。
到时候,让兄弟在集团之中不好做人,那么,哥哥也过意不去。
说完之后,挂断电话,他整个人陷入到沉思之中去。
他要考虑下一步的阴谋,凭借着薛白衣和牧天君的关系,他是一定能够进入到罗网内部的。
但是任何的集团,都是利益的集合体,自己要是想要瓦解罗网,必须在这集团之中处于中心的地位。
当薛白衣遭遇到上午的尴尬事情,或者确切的说是被栽赃的事情之后。
很快,关于那个李心如,还有冯琪的资料,被雯梓的情报机构收集完毕,被蝎子送到薛白衣的面前。
蝎子那习惯性阴沉的声音响起。
老老大,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不单单在杭城有着恐怖的人脉,在省一号的面前说得上话,而且,在燕京也有着巨大的人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太子女,她的爷爷,正是那九大巨头之中排名第五位。
现在你拒绝她,要是她小心眼,给你使绊子,我们得小心了。
女人心眼最小了,就连我家轻语,吃起醋来,那心眼小得跟针眼似的。
薛白衣看着那桌上的情报,眼睛之中闪过一道意外的神色。
因为他没有想到,在杭城还有这么大一条鱼,而且,自己不明白情况之下,就拒绝了这条大鱼的邀请。
如果要是真如蝎子所说,这个女人是一个小心眼,到时候,趁机报复自己,那么,这件事情确实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
虽然他未必怕了对方,但是对方的身份实在太惊人了。
而且,被誉为燕京与雨墨并列第一美女的女人,背后不知道有多少有能量的男人想要讨好她,只要她透出这个对付自己的意思,或者对付自己的集团的意思,那么,自己的势力,甚至包括自己,将会麻烦不断。
虽然不怕,但是处理这些麻烦,也会麻烦死。
他苦笑的摇了摇头。
女人可不能轻易的得罪,她们的心眼最小了。
尤其是我得罪了她的秘书,那个秘书不知道会在她面前给我说多少的坏话。
真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找麻烦,麻烦可找上门来,不过,既然对方找上门来,那么,我们也不能退缩。
给我查清楚她举办酒会的真正目的。
在旁边的蝎子点了点头。
好!
我马上找雯梓调查!
而在杭城的那最神秘的西子园顶级会所之中,杨昆仑看着在自己的面前那个让自己痴迷的女人,眼睛之中的惊艳之色不言而喻。
但是听到自己的这个干姐姐的话,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起来。
这个薛白衣,竟然连姐姐你的面子都不给。
特地给他办的酒会都不给面子参加?
心如姐,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免得掉了面子,如果他薛白衣真的要对我动手,那么我也不是软柿子。
说出这话之后,他的眼睛之中闪过一道狠色。
薛白衣不给自己的心如姐面子,比起打他的脸来还要严重,他也不希望自己心目之中的女神,因为自己而被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给亵渎。
看到杨昆仑这样子,李心如摇了摇头。
你啊你!
真是一点都不成熟,人家如果要是真的要扫我面子,也不是这个扫法。
这件事情是我的秘书没有处理好,好了,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努力去做到。
你终究要成熟点,别动不动意气用事,拼一个你死我活的。
她的眼睛之中闪过一道责备的神色。
但是这责备,却让人的心分外温暖。
听到李心如的责备,虽然是责备,但是却让杨昆仑的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
他举起手中的酒杯。
心如姐,这件事情,委屈你了。
我听您的,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有时候,我就是冲动。
尤其是见不得他薛白衣无视你,不给你面子。
我就不信,他一个地下势力的混混,一个外来户,真敢对我和我父亲动手。
如果他真的动手了,那么,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
李心如看着杨昆仑,眼睛之中闪过一道凝重的神色。
沉声道:“你知道吗?这个薛白衣,你不好动他,现在他目前连打下六个省份的地盘,其中还有两个是经济最为发达的省份,这意味着多大的利益,我想你也清楚,但是却没有人使用官道上的力量对付他。”
杨昆仑看着在自己的面前,惊艳绝伦的李心如,眼睛之中露出疑惑和倾听的神色。
“为什么?”
李心如眼睛之中闪过一道落寞。
因为他有一个不逊色于我的女人,甚至比我更强的女人,这个女人是一个让人敬仰的女人,也是一个让人见过之后,永远不会忘记的女人。
她虽然很少过问江湖事,但是当初的这个女人,可是征服了太多的上一代红色成员,这些红色成员,现在已经成为真正的掌权者。
如果是公平竞争,倒也是罢了,但是如果真的有人动用官场上的资源对付他,那么,将会遭受那些上代红色成员的全力打击。
不少有这样打算的人,都受到了那些上代红色成员的警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