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108章 第 108 章
 
是不是觉得这章眼熟?没订阅够一定比例, 那还得再等等哦!  谢美玉转身过去,三十六了那小身段还是窈窕玲珑,扭着腰去倒了水, 把茶水端给陶主任问:“您吃过晚饭了没有?”

“这不正吃着呢!被小陈拉了过来。你们家不是一直和和美美的吗?怎么今天就闹出这么大动静?”陶主任看向陈玲玲,“玲玲, 你这孩子,听你爸爸说, 你今天打你姐姐了?还跟他对打?”

谢美玉拉了客厅里的落地电风扇, 按下了摇头,给两位扇风:“陶主任、钱主任, 本来这是小事,不过我到底是做后娘的,玲玲又是庄燕姐这个烈士的女儿。要是因为姊妹俩之间的口角传出去说是我对孩子不好,到时候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是分辨不清了。建强既然请了您过来, 您就帮我们一家子调和调和, 给咱们家这个倔孩子洗洗脑子, 让她不要在外边听了什么闲言碎语, 被人挑拨离间了,就跟自家人过不去。”

费雅茹一脉相承边哭边说:“爸爸,妈妈, 我不生妹妹的气, 刚才实在是我不好, 在同学面前说妈妈跟玲玲关系特别好, 没想过玲玲是个小姑娘, 她不希望我把这个事情说给外人听,后来玲玲在那么多同学面前出了我的丑,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哪个小姑娘愿意把这种事情让别人知道。这一巴掌被妹妹打了,大部分的错在我。”

陈建强指着陈玲玲:“你给我好好看看,这么好的妈妈和姐姐不要,成天就知道犟,就知道发脾气。就你这种性格,还能上飞机,还能做空姐?”

一家三口一个个都把陈玲玲往脾气暴躁上靠。空姐啊!服务大领导的人,狠起来连爸爸都要打的,还能上天?

这么一对比,费雅茹可真是明理的孩子,被妹妹打了,还能设身处地为妹妹着想。

陶主任拍了拍陈玲玲的手:“玲玲,别拧巴,就是亲妈,家里有几个孩子,做到你妈这样也难,姐姐都肯让你了,你妈妈也心疼你,你也该懂事。”

钱主任接了陈建强一支烟,边抽边说:“是啊!玲玲,你还小,有些事情别听风是雨,你妈妈过来做后妈不容易。你也要体谅她,对着你,她情愿委屈你姐姐。别人说后妈不好,你就也当成是后妈不好,你是没见过那些坏的后妈,压根不给孩子吃,不给孩子穿,还要打孩子。你妈,真的已经很好了。”

谢美玉过来要揉陈玲玲的头,陈玲玲避过,她摇头:“我承认平时肯定是关心你姐姐多一些,可那不是你姐姐小时候吃了许多苦,难免想多疼她一些。可是对你,我真的是一样看待的呀!”

此刻窗外雷声隆隆,眼看又要下雨,钱主任和陶主任一起站起来,陶主任笑着拍陈玲玲的脸:“过日子互相要体谅,你妈妈这个后妈做得还是到位的。别闹别扭了!跟爸爸妈妈和姐姐道个歉,他们压根不会计较的。好了,阿姨和伯伯要走了,看上去天要下雨了。”

陈玲玲快步到门口,两位主任还以为她要送他们出门,钱主任跟陈建强说:“你看,孩子还是很懂事的吗?你也不要遇到什么事情就发脾气,对不对?”

谢美玉和陈建强两口子送出门,他们家在二楼,此刻楼梯口,此刻刚好是饭点儿,邻居们上上下下见到钱主任和陶主任,打个招呼。

陈家隔壁邻居张阿姨打招呼:“哎呦,两位主任怎么在啦?”

“玲玲跟小陈夫妻有点口角,我们来关心关心孩子。我们劝好了,就回去了。”陶主任站在门口说。

谢美玉探出头来:“小姑娘岁数大了,心思多了,不晓得在外面听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回来就说爸爸妈妈对她和姐姐没有一碗水端平。”

“怎么会呢?美玉你这个后妈真的是做得没话说的了,有你这么个后妈是玲玲的福气,我是从娘胎里出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后妈可以像你这样对先头老婆留下来的孩子好成这样的。每次听你说给玲玲买了这个,买了那个,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我对自己女儿都没这么好。”张阿姨满口说着谢美玉的好,不过那个口气有点酸不拉几。

主要是她老公和陈建强一样是机务,她老公比陈建强还大六岁,到现在级别还没陈建强高,工资比陈建强还少两块钱,最近又在一起竞争机务主任的位子,陈家出点什么事,张阿姨最开心了。

这些话听着怪怪地,谢美玉还不能说什么,她只能温温柔柔地笑:“是啊!只是半大不小的孩子,不知道受了谁的挑拨,觉得我们俩对她不好?”

“哦呦,谁挑拨啊?你这么巴心巴肺地疼她,还能挑拨得起来。”张阿姨过来戳陈玲玲的脑袋,“你这个小姑娘哦!真是没良心!不要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后妈,居然听别人家的挑唆。”

有张阿姨来挑事儿是再好不过,陈玲玲从鞋架上,把一双一双鞋往外拿:“这是爸爸的鞋,这是妈妈的鞋,这是姐姐的。”

他们一家三口,清一色的牛皮鞋,陈玲玲最后拿出了她自己的一双塑料凉鞋:“这是我的。”

陈玲玲却不依不饶,走到费雅茹的面前:“说呀?怎么舌头打结了?”

“我妈怎么没有给你洗?”在陈玲玲强盛的气势下,费雅茹这话问得太没有底气,心太虚。

“要不要去找体育老师,问一下,你妈给我洗裤子那天,你有没有请生理假?反正那天我是没请,我还跑了八百米。”陈玲玲冷笑了一声,“给你一个亲生女儿洗脏裤子,还要说成是我的沾上的,来表现你妈对我的母爱?你妈就是演戏,也要略微有点谱儿吧?”

“不是,那是因为……”

费雅茹刚刚开口,就被陈玲玲截住,她学着记忆里谢美玉装模作样,莲言莲语的话:“还不是咱们雅茹年纪小,连晚上垫一块毛巾都不肯垫,弄成这个样子。小孩子吗?难道还能怪罪她?费雅茹,你说是不是啊?”

这话让费雅茹更加狼狈不堪,其他同学满堂哄笑,费雅茹此时此刻恨不能去死,气血全部往脸上涌,也不顾外头大雨瓢泼,哭着往外冲去。

费雅茹消失在瓢泼大雨中,她的同学全部转过头,陈玲玲耸耸肩走到黑板前,看着上面的画:“做人要诚实。”

说完她继续画图,雨还没有停,楼道口挤着男生和女生,刚才陈玲玲和费雅茹的话,实在让人尴尬,不过对于陈玲玲来说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被尴尬话题沉寂了一小会儿,少男少女八卦的心是无法遏制的,高二的男女生在那里窃窃私语:“费雅茹的妈妈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这么说来,费雅茹的妈妈对陈玲玲不是很好喽?”

“这叫不是很好?这是很不好啊!”

“不会吧?陈玲玲是烈士的女儿,也是烈士的外孙女,她怎么敢?”

“不知道,但是看费雅茹说不出话,跑了,看起来这事儿假不了。”

“陈玲玲可真凶,她也是什么都说得出口。”

“就是要说出来,要不然咱们还以为费雅茹的妈妈很好呢?”

“跟你们说件事儿,费雅茹说她工作差不多定了,她要去民航做空姐。这怎么可能的啦?费雅茹的妈是百货系统的,跟民航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可能进民航?就是进来扫地,那也不容易,更何况是空姐?”

“就是呀!就算她后爸是机务主任,是个领导,这么多的职工子女在排队,也轮不上她这种继女吧?”

“……”

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给陈玲玲提供了很多信息。

雨势渐渐小了,一个个学生冲入雨里,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家都在隔壁的小区,走回去就五六分钟,大不了回去擦一擦,换件衣服就好。

李伟峰先写完,跟陈玲玲和方圆圆打了声招呼:“我先走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