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穿成炮灰原配的女儿 > 第107章 第 107 章
 
是不是觉得这章眼熟?没订阅够一定比例, 那还得再等等哦!

“这么些年谁养活你的?”

“我住在用我妈的命换来的房子里,我每个月有六块钱的商品粮补贴,还有我妈的二十五块钱的特别津贴, 要是换一家人,因为要养我, 那家人家能搬进这么大的公房里,能每个月有那么多钱, 还不把我当财神爷一样供着?”陈玲玲提醒他正视现实, “敢问陈建强同志,我一个月吃喝超过十块钱?你们吸着我的血, 还说一句养我?脸呢?”

陈建强满脸涨得通红,看起来要打人。

今天晚上就是谁把谁打服帖了,以后表面上维持平静,当然私下里如何是另外一回事了。

还是先下手为强, 挑最弱的那一个上。

陈玲玲趁着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冲向费雅茹, 把她推进房间里。陈建强关门想打她, 她就关门打费雅茹。

谢美玉是陈建强的心头宝,而费雅茹是谢美玉的心头宝,打蛇打七寸吗!

在费雅茹的尖叫声中, 房门被关上, 插销被插上, 房间里只有陈玲玲和费雅茹两个人, 这个时候费雅茹才惊觉害怕。双手撑着小方台说:“你要干什么?”

外头谢美玉拍门:“陈玲玲你开门, 你开门啊!”

费雅茹平时被娇养,跟陈玲玲之间体力差了很大,陈玲玲一把将她扭住, 反手用几乎让她脱臼的力量压在门背后:“我刚才跟你说过什么话,还记得吗?马上放暑假了,陈建强要翻班,你总有落单的时候。”

费雅茹的胳膊被她扭得疼得没法忍受,眼泪哗啦啦地落下,哭着叫:“妈妈!”

门并不密封,声音传到外头,让谢美玉心疼地无法自控,她也跟着带哭腔:“玲玲,你放过雅茹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陈建强使劲踹门:“陈玲玲,你快开门。”

费雅茹压在门背后,反而踹不开,费雅茹被陈玲玲揪住头发,头皮疼地她尖叫连连。

外头眼见门打不开,谢美玉慌忙打开门,想要喊邻居进来帮忙,拉开门却见张阿姨站在那里跟五楼的邻居,鄙夷地看着她说悄悄话,见她出来,笑着问:“美玉啊!这是要干什么呢?”

谢美玉一下子惊觉,经过刚刚的事情,只有看热闹的,恐怕已经没有人愿意来帮忙了,这个时候叫人帮忙,明天的笑话就更大了。

她往里退了一步,关上门。

回头看,费雅茹头发散乱地冲了出来,扑到她身上,哭得稀里哗啦。

陈玲玲站在房门口,脸上带着笑,对着陈建强露出挑衅的笑容,刚才她说得很清楚,陈建强敢打她,她就敢把谢美玉母女往死里打。

捏着陈建强的死穴,陈建强还能怎么样?

她走进厨房,烧了水下了面条,还敲了两个蛋进去,下好面,她端着面条出来,在三人面前,坐在餐桌前,挑了一筷子面条,拿起餐桌上的一张今天的报纸,边看报纸边吃面。

费雅茹两边脸都肿了,别说谢美玉,就是陈建强看着都心疼,他指着:“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玲玲吃完面把筷子放下,拿出手帕擦了擦嘴:“不要问我想怎么样?是你们自己怎么个打算?硬气点,给你们女儿撑到底,那就房子和岗位都不要了,对着我啐一口,打包走人。如果想要房子和岗位,就根据刚才钱主任和陶主任的态度,好好想想该怎么办?决定权在你们,我反正横竖都是庄勇的外孙女,庄燕的女儿,民航子弟。”

陈玲玲进去烧了一壶水,进卫生间去擦身。说是独立厨卫,就是一个贴了瓷砖的水泥台盆和一个抽水马桶,压根没有淋浴和盆浴,毕竟现在还没管道煤气,想要洗澡去食堂边的公共浴室,一个浴室几十个龙头,两三个女人在一个龙头下冲澡,什么隐私都没有,连身上的胎记都被人看得清清楚楚就让人抗拒。

陈玲玲穿过来之后每天都在为要不要去公共浴室里洗澡而挣扎。

擦洗好了,把门打开,可以看到客厅里一家三口正在吃面,费雅茹边吃边哭:“我不要……”

“雅茹!”谢美玉在劝自己女儿,“听妈妈话。”

陈玲玲端着洗衣盆出门,她把衣服晾在自己房间的窗外,以后打定主意井水不犯河水。

等她进两人的房间,他们已经在替费雅茹铺床了,扛过来的就是之前陈玲玲睡的那张单人床。毕竟那张双人床没有办法在这间房里摆下。

夫妻俩把费雅茹的梳妆台又搬了过来,把小方台给陈玲玲留下了。

谢美玉要来拖落地扇,看见陈玲玲盯着她的目光,手停了下来,没拿走。

陈玲玲拿了扫把把房间给打扫了一下,端了清水进来把费雅茹床上的草席给擦了一遍,用电风扇吹着。

自己坐在小方台边上,拿出问已经毕业的邻居借的高二课本,拿出书,继续整理知识点。

上辈子,凡是有点钱的都送孩子出国了,陈玲玲是高中毕业去的美国,学的是数学,辅修金融。所以这辈子参加高考,要把语文融会贯通,毕竟这门课实际上要懂时事政治的,她的思维的未来的全球化,市场经济思维,要是没有答在点子上,高考哪怕简单,思想歪了,就没机会了。

这厢陈玲玲在认真复习,打算备战高考。隔壁房间里,费雅茹自从来陈家,一直都是住着大房间,突然跟父母挤一个房间,还是睡这么一张之前陈玲玲睡过的单人床,她躺在上头都恨死了,夜里一直在呜咽。

费雅茹的哭泣声,让谢美玉的心都纠在了一起。

她躺在床上,看着身边已经睡了的陈建强。

重生回来,她顶着压力,果断跟那个会打人的男人离婚,带着孩子嫁给了陈建强,这些年陈建强确实对她千依百顺。

她想要的不仅仅是他的千依百顺,还有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好的前途。雅茹上辈子太惨了,高中毕业后被安排进了国营商店做售货员。

后来嫁给边上仪表厂的小伙子,到了九十年代,夫妻俩遇上下岗潮,那个艰难,夫妻俩一生劳碌,最后城市改造,他们市中心的十五个平方的房子换了郊区六十多个平方的房子。好好的城里人成了乡下人。

想起这些,谢美玉就心疼自家姑娘,她这辈子怎么能让她过这样的日子,她一定要让她成为人上人,不要嫁给那个没用的男人,如花一样的水灵小姑娘最后成了一个肥胖的中年大妈。

谢美玉再次下决心,绝对不能让自己女儿重走上辈子的老路。

明年就改革开放了,以后民航会大发展,未来二三十年空姐都是一个吃香的职业。这个年代空姐嫁得都特别好,这是一条捷径。

一定要想办法让女儿进民航,成为空姐,飞上蓝天。她才十六岁。

原本想走的路,先疏通关系,让孩子进民航,先成为地勤,再想办法走路子,让领导把陈玲玲的名额让给女儿,让女儿上飞机,陈玲玲成为地勤。

为了这个事,陈建强已经忙活了半年,领导都没答应,现在想进来搞卫生的都一堆人,更何况是人人羡慕的空姐。不过上头有领导说了,只要陈玲玲自己答应放弃,就能换给雅茹。

这些年她已经把陈玲玲养成了一头小绵羊,可谁知道一眨眼功夫小绵羊成了大老虎,就今天一天,她就把他们运作了这么久的局面完全打破了。

不能这样,绝对不能这样,一定要想办法,让陈玲玲把名额让出来……

谢美玉翻来覆去想了一夜,终于有了一个想法。

谢美玉娘家是逃荒而来上岸之后,扎根在江城的棚户区居民,那个地方脏乱差,他们家楼下母子俩,老娘解放前是个站街的,解放后经过政府思想教育之后,嫁给了一个解放前拉黄包车,解放后在纺织厂做辅助工的四十多岁的木讷男人,婚后两人生了个儿子。

这个女人就从来没消停过,去个地方就勾三搭四,被斗,剃光头了都不知道安分,男人死了之后更是变本加厉,这样的女人教养的儿子能好吗?十足的二流子,平日里偷鸡摸狗。还想吃天鹅肉,前些天她回娘家,这个女人还过来问她,食品商店有没有年轻姑娘,介绍给她儿子。

老娘是只鸡,儿子是个二流子,谁家姑娘肯嫁给这种人家?

记得上辈子八十年代,这个二流子把一个刚刚分配进纺织厂的小姑娘给祸害了,出事了这个二流子还口口声声说要跟人搞对象,姑娘的家人宁愿不要脸皮,也要让公安抓他,最后这个二流子才按照流氓罪给判了死刑。

不不,这样太恶毒,陈玲玲还是一个小姑娘,她也不希望陈建强的女儿被人糟蹋。

谢美玉侧头听着还在啜泣的女儿,告诉自己,不是她心黑,实在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不能让女儿重复上辈子的凄惨人生。

谢美玉拉了客厅里的落地电风扇,按下了摇头,给两位扇风:“陶主任、钱主任,本来这是小事,不过我到底是做后娘的,玲玲又是庄燕姐这个烈士的女儿。要是因为姊妹俩之间的口角传出去说是我对孩子不好,到时候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是分辨不清了。建强既然请了您过来,您就帮我们一家子调和调和,给咱们家这个倔孩子洗洗脑子,让她不要在外边听了什么闲言碎语,被人挑拨离间了,就跟自家人过不去。”

费雅茹一脉相承边哭边说:“爸爸,妈妈,我不生妹妹的气,刚才实在是我不好,在同学面前说妈妈跟玲玲关系特别好,没想过玲玲是个小姑娘,她不希望我把这个事情说给外人听,后来玲玲在那么多同学面前出了我的丑,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哪个小姑娘愿意把这种事情让别人知道。这一巴掌被妹妹打了,大部分的错在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