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我要极快书阁 > 宦明 > 30、学习新程、先拜圣人
 
  几人坐而论道,既谈论着近来朝廷发生的事,也会谈及学术上的问题。

  若论及学术,肯定以陈献章为雄,这点毫无争论。其人博览群书,经史子集无一不通,当世有名通文博古之辈,众人与之相谈,除了个别自己无法接受的地方,无一不是受益匪浅。

  一番交谈后,章祀对于陈献章的情况,也算是了解了个大概。

  陈献章此次来江西,本是去崇仁县看看吴与弼坟墓,却被赵艮拉了过来。

  至于黄潜,纯粹就是听到陈献章来了,所以跟着过来凑热闹,也想看看赵艮口中的神童,到底是否有才。

  至于赵艮,这次到不止是送陈献章来上犹,还有是为前几天递到衙门的卷宗。

  章爵破的奇案,按察司上下无不与有荣焉,按察使已准备上表皇帝,在皇帝面前好好褒奖章爵一番。

  这种好事章爵自然是欣喜万分,虽然仅仅破得两个案子,没什么大不了,但至少名字已经落在有司衙门,而不会像以往那样籍籍无名。

  正事谈完,众人便吟诗作对,继续着士大夫阶层的逍遥。

  论及写诗陈献章绝对个中好手,故而这场雅聚中,陈献章是其中主角。虽然章祀也偶尔佳作,但众人并未将一个孩子算在里面,所以仅仅只是记载心里。

  次日赵艮便与黄潜决定离开上犹,而黄潜走前还将身上玉珏摘下,对章祀说了一句:“卿当八座,勉之!”

  章祀也并未在意,点点头回答:“谨记大宗师教诲!”

  黄潜这种勉励的话,只有等他发达了才有用,籍籍无名的时候,也只是一句期望而已,无实质性内容,所以章祀并不曾放在心上。

  黄潜、赵艮离开各自馆舍之后,并没有先行直接回到按察司衙门,反而换了一身寻常衣服,潜入乡村询问百姓,章爵为官如何。

  章爵在上犹的名声,那是不必赘言,有人问及的时候,基本上平民都是赞不绝口,甚至除了个别的劣绅,一般都对章爵赞誉有加。

  至于章祀则开始了他新一轮的学习日程。

  天光乍泄,云隐徘徊,绵雨稍霁,暖阳高悬,上犹境内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青山披着碧绿的外衣,溪水高涨,随着小涧高山直下,汇入江河湖海。

  春阳扶风,杨柳依依,雨过天晴之后,四野尽是弥漫着泥土芬芳,道丛四处青草,积累着昨夜落下的露珠,直到撑不住的那一刻,这才低下高贵的头颅……

  章祀一如既往早早起床,按照往常习惯一番洗漱之后,就是练箭、吃饭,直到所有完毕,这才迈着小步,往新建的学堂而去。

  学堂位于县衙左侧,是章爵新搭建的一个庐棚,大概两丈见方颇显宽敞,不过里面设施极为寒酸,仅仅数张座椅横序摆放,其他笔墨纸砚归于案上,东首边上还有一张孔子画像,一个小案上面放着一个香炉,用来点香求学所用。

  这也是陈献章所要求,他称学习不在奢简,惟在用心,若想求学破庐也可出进士,若不想学习朱门也能有纨绔。

  一番争执不下,章爵便按照陈献章要求,让章熹、还有长随帮着搭建了这个学堂。

  至于为何没有衙役帮忙,那是因为国法限制,私役他人可以要挨板子、罚钱,不过要是给钱便不在此例。

  然而章爵并没有这么做,仅仅只是一个小学堂而已,没必要浪费钱,找那么多人。

  章祀打开门扉,进了学堂里面之后,才发现陈献章,还有他的伴读,申福源的幼子,年仅十岁的申恪,居然早早坐在位子上,翻看着《四书五经大全》。

  《四书五经大全》分为《五经大全》,《周易大全》、《书传大全》、《诗经大全》、《礼记大全》、《春秋大全》,以及《四书大全》六种。

  由胡广等奉明太宗之命撰写,书内弃各家注解不用,唯独收录宋儒注解,以为儒学正宗。

  《四书五经大全》包罗明儒正统注解,是明代科举答案重要参考资料,凡明代读书人,而且一开始就有意考功名之人,必然需要熟读《四书五经大全》。

  盖因如果读了此书,而且全部融会贯通,换言之其它书即使不读,也有可能中第。

  如若不读,就要转头去看《四书章句集注》,以及《诗》、《书》、《礼》、《易》、《春秋》六经三传的相应的注解,不然在考试之时,就不可能答题正确。

  章祀见到老师和他的书伴申恪居然到来,神色有些不自然,上前行礼:“学生拜见老师!”

  陈献章神色如常,指了指东首的孔子画像:“先拜圣人!”

  只要是学堂,基本上都是先拜孔子,这是当世所有儒者都坚持的事,哪怕私塾也同样如此。

  往日章爵忙于公务,学习上面的事,基本上都是章祀自学,或是邢氏在一旁教导,所有并没有养成这个习惯。

  如今陈献章接受了章爵聘请西席这个重任,那么教学事宜,当然一切应该走上正轨路线,而绝非往日那种懒散方式。

  章祀听后趋步走向孔子画像前,手掌盖手背,微微一拱,整个人屈身下拜,对这孔子大礼参拜。

  然后再回来对着陈献章行礼:“老师。”

  陈献章这才放下书籍,指了指面前的座位:“坐!”章祀坐在位子之上后,陈献章再说:“你并没有来迟,我也不曾有芥蒂,只是我年龄大,睡眠浅而已,并非是你有错。勤学固然没错,但是为师还不是那么顽固不化之人。”

  陈献章年逾七旬,睡眠自然要少了很多,每日基本上卯时初刻便醒了,因此早早就从公馆来到学堂。

  而陈献章教学数十年,哪里又会不知道,年轻人要比他嗜睡?

  他更加知道,因为自己的早到,章祀必然心生焦虑,因此温言相劝。

  章祀心里一块大石这才落下:“学生省得。”

  一开始章祀还以为陈献章要学黄石公哪般,考验他一下,听到解释之后这才释解,遂将一颗战战兢兢之心,缓缓放下。

  “不过日后要记住,上学、下课都要向圣人行礼,这是对学问最基本的尊重。若非圣人,你我安得有今日在此写书?”

  这句话章祀倒是非常认同,上古之时书籍都被权贵把控,寻常百姓只有位登权贵,才能触摸到书籍知识。

  然孔子与人不同,先以其母所授知识,以及所学的知识融会贯通,然后跻身于鲁国之中。

  将学识通达之后,又四处游学集一身学问开山收徒,将所有知识本领,尽量向普通民众倾送,这才有了汉代私学遍地开花,人人都更有机会向上攀爬。

  诚然孔丘做的还不够,不能全部向普通民众倾泻知识,但能做到他那一步,已然是破天荒。

  自从孔子大势收徒之后,诸子百家诸多学派,这才意识到,自己学问传承在于无数平民,于是纷纷效仿,在民间讲学。

  如果没有孔子的举措,那么今日恐怕依旧还是书籍在贵族流传,私人不得有半片书犊。

  当然这也归功于印刷术与造纸术的发达,没有这两样东西,就算是一千个孔子,最后只是还是流传于权贵之间,而非流传于市井之上。

  可正因为有了启发,这才有了后续。续后者必然大功,先启者不可无功。

  大多权贵并不会去想普通民众,更不会给自己多多树立竞争,若有可能,他们会高唱国家只需要精英即可,普通人读书也无用之类。

  盖因其从本质上,便是不想与人竞争,更不想与普通出身,却是天资卓越之辈竞争。

  ps:求推荐、求月票、求追读、求收藏,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